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雷: 远景科技要助我国更快实现碳中和

远景科技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雷说,公司旗下的远景智能把全球总部设在新加坡,因为我国是全球领先的智慧城市,可以借用实践平台改善和开发产品。(受访者提供)
远景科技集团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雷说,公司旗下的远景智能把全球总部设在新加坡,因为我国是全球领先的智慧城市,可以借用实践平台改善和开发产品。(受访者提供)

字体大小:

张雷说:“提前实现碳中和对新加坡的成本并不高。但是你会更好地促进绿色科技的应用,为绿色科技提供很好的应用场景和实践,那你就有机会去制定这些绿色科技的标准、绿色金融的标准……我认为,新加坡2050年后达成碳中和的目标不够快,应该加快在2040年达成。”

远景科技集团(Envision Group)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张雷,被媒体形容为“逐风而行的能源颠覆者”。他颠覆煤炭、颠覆石油,现在正力图用软件和能源互联网来重构全球能源秩序,继续当一个充满激情的“追梦者”。

《联合早报》通过Zoom会议软件远程访问人在上海的张雷(45岁),他分享了创办远景科技的理念,以及与新加坡的合作关系。

张雷出生于江苏一个企业家家庭,大学毕业之后他拒绝子承父业,独自到伦敦留学,后来在当地从事金融工作。较少人知道的是,他当时担任能源策略分析师、从事衍生产品工作,包括产品定价、分析和风险管理,都跟能源相关。他的本科是系统工程和运筹学。

2006年年底,他离开伦敦金融业回中国,隔年在家乡江阴创立远景。那时他30岁,颇有“三十而立”的意味。

他告诉《联合早报》:“我希望做更有意义的事情,去解决人类面对的一个真正的挑战——气候危机。所以选择在30岁时,回到了中国。”

为力挽气候危机,人类历史正第一次从化石能源转到可再生能源和清洁能源等。总部设于上海的远景集团,一开始便以“为人类可持续的未来解决挑战”为使命。

张雷目前是国际能源署(IEA)旗下“以人为本”全球清洁能源转型委员会的成员之一。

远景集团共有三大业务,即智能风机和智慧储能方案供应商远景能源(Envision Energy),构建开放式智能物联网操作系统EnOS、提供智慧发电、楼宇和城市方案的远景智能(Envision Digital),以及智能电池科技公司远景动力(Envision AESC)。

值得一提的是,远景智能以新加坡为全球总部。它在2018年标得新加坡政府科技局(GovTech)的项目,承担我国智能物联网操作系统的开发和服务。它的本地私企客户包括星桥腾飞集团(现已并入凯德集团)和吉宝企业等。

为何选择新加坡作为远景智能全球总部?

张雷说:“我们认为未来的智能物联网,会更好地服务于万物互联的世界,而城市是一个很重要的场景,从智能交通、智能楼宇、到智慧的能源,再到一系列的港口、机场。

“新加坡本身已经是全球领先的智慧城市。有这样的一个实践,我们就能够非常好的来改善我的产品、开发我的产品。只有这个市场它本身是最领先的,有最佳实践,才能够开发我的好产品。同时,这些好的产品也就能更有说服力地拿出来推广。”

此外,新加坡是国际化、东西方认可的文化交汇。“对于我们远景智能的全球化战略,这非常重要。”

远景科技也希望帮助新加坡更快更好地实现碳中和。例如,如何更好地应用分布式的可再生能源,更好地利用周边国家的绿色电力去制作绿色的氢能(hydrogen),包括绿氨(ammonia)。

张雷解释,绿氢和绿氨若能够更好地运输到新加坡,新加坡整个电力系统将可以脱碳。绿氢或绿氨能够弥补间断性电力的每一个挑战,同时成为零碳的能源来源。

他表示,通过智能物联网能让楼宇的能效更高,让机场、港口变得更绿化、更智慧,让交通更有效率,让无人驾驶或绿色的电动汽车,包括充电网络,成为电力系统的一个平衡方法。

助新加坡塑造新电力系统

所有这些,将帮助新加坡塑造一个新型电力系统。“这个新型电力系统肯定是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碎片化、波动式的、非常随机、非常复杂的一个电力系统。”

张雷说:“这场转型不仅是能源的转型,也是整个工业体系的转型。未来人类的工业,将会基于新的能源系统。”

比如说,新加坡的石油化工业,未来可以变成使用绿色氢能发电,并变成更好的生物合成技术(合成生物学,synthetic biology)的生态中心。生物合成是“新石油”。因此,新加坡应该大力发展绿氢和绿氨,这也可以帮助新加坡的石化行业,降低它的排放,并有效地转型到合成生物学方面。

怎么能够让这些产业能够培养起来、抓住机会呢?

张雷说:“新加坡应该先人一步,先要提前实现碳中和,不是被动应对。提前实现碳中和对新加坡的成本并不高。但是你会更好地促进绿色科技的应用,为绿色科技提供很好的应用场景和实践,那你就有机会去制定这些绿色科技的标准、绿色金融的标准。核心观点是,一定要把零碳看成是新加坡的一个非常好的机遇。”

他说:“我认为,新加坡2050年后达成碳中和的目标不够快,应该加快在2040年达成。”

远景科技制定了目标,要明年年底实现公司运营碳排放归零,并在2028年结束前,帮助公司的供应链达成零碳目标。

他说:“你虽然没有风力,但应该有想象力,比如说在荒岛上建设光伏发电并输送到新加坡,比如说在澳大利亚生产绿氢和氨,再把氨船运到新加坡。这些都是可以做的。日本便是很积极的在做,它离澳洲那么远,但却作出大承诺在澳洲生产绿氢和氨。

“新加坡也没有石油,但却能有石油工业。新加坡的绿色能源,也可以从这些国家进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