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业控股股东应投票发声

字体大小:

在今年内,新加坡报业控股(SPH)股东将得对公司的命运做出抉择。这家公司曾是著名的蓝筹股,但如今却陷入困境,主要因为媒体广告收入出现结构性下滑。

这股跌势已反映在公司股票上。尽管公司已将业务多元化,进军其他非媒体领域,例如房地产、老年护理服务和学生宿舍,但股价却从2014年的4元水平跌至2020年11月的1元左右。

事实上,去年6月,报业控股因市值缩水,达不到列入新加坡海峡时报指数成份股的门槛,从该指数剔除,显示它急需采取行动重振旗鼓。

这项行动如今以重大重组形式,拟议分两个步骤进行。首个步骤在5月宣布,涉及将亏损的媒体业务分拆,转入一家担保有限公司(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简称CLG)。第二个步骤在8月宣布,由吉宝企业(Keppel Corp)献议收购及私有化。

两者都须股东批准,前者将于本周五(10日)的特别股东大会上进行,后者则在今年底前的特别股东大会,取决于10日特大的投票结果。

在10日的特大上,股东须对两个议案进行投票。首个决议表决是否通过转入CLG来切断与媒体业务的关系。CLG是一个非营利机构,起始将从报业控股获得8000万元现金和3000万元股票的财务援助。

这实质上是一项重大业务的脱售,须获得50%参与投票的股东投赞成票。

9月10日的第二个决议是将每一股管理股转换成一股普通股及采纳相关的新公司章程。这是为了确保报业控股不再受《报章与印刷馆法》规定每名股东持股顶限仅为5%的限制。

由于该提案涉及更改公司章程,因此须得75%赞成票。

坚持保留媒体业务 没有商业意义

值得注意的是,这两项决议都须通过,吉宝的交易才能进行。同样值得注意的是,提交委托代理投票(proxy voting)的表格,以及注册出席线上特大的截止日期都是明天(7日)下午2时30分。

在最近与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简称证投会)的对话会上,报业控股首席执行官伍逸松谈到平面媒体的结构性长期下滑、阅读习惯改变,以及公司数码和网上计划的收入无法弥补平面广告的下滑,尤其是分类广告。

他形容剥离媒体业务为“艰难”的决定,但如果媒体业务继续是公司的一部分,而且因营收继续下滑而在可预见的未来继续预期亏损,股价可能继续承压。

他说,媒体业务的账面价值约为2亿5000万元,如果继续蒙亏,将须减值。报业控股计划注入CLG的1亿1000万元现金和股票,大致上相当于几年的亏损。

如果两项决议都在9月10日获得批准,CLG将可自由地寻求上市公司受《报章与印刷馆法》约束而无法获得的新融资选项。

这基本上是该提案的财务顾问所得出的结论。报业控股董事会的财务顾问Evercore Asia在8月17日致函指出,拟议的媒体业务重组“符合公司和股东的整体利益”。

Evercore指出,通过投票支持重组,股东将不会承受“媒体业务可能发生的重大和经常性损失”。此举将让该公司能“制定明确的战略方向,把重点放在房地产业,以及学生住宿和老年护理的相关领域”。

总的来说,这些建议很难找到争议。毫无疑问,平面广告不再像以前那样有利可图,坚持这条路线没有商业意义。

目前探讨吉宝献议为时尚早

在证投会和报业控股的对话会上,伍逸松表示收到了超过20份关于报业控股非媒体资产的献议。这个竞争过程由董事会指导委员会监督,最终选定吉宝企业,因为它提出了最好的献议。

根据吉宝的献议,股东每持一股将获得0.668元现金、0.596个吉宝房地产信托(Keppel REIT)单位(估值0.715元),以及0.782个报业控股房地产信托(SPH REIT)单位(估值0.716元)。根据献议提出时的价格,每股报业控股股票总共可得2.099元。

如果献议获接受,报业控股将除牌,成为吉宝企业子公司。

不过,现在开始剖析该献议的好处为时尚早,因为只有在9月10日的特大上通过两项决议,它才会成为选项。否则,报业控股可能最终仍得持有一个亏损的业务,或仍受《报章与印刷馆法》约束,或两者皆是。在这种情况下,吉宝的计划将无法进行。

因此重要的是,股东要关注投票的截止日期,让自己的看法和声音被听见。

作者是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会长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