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业控股媒体重组高票通过 分析:吉宝私有化非媒体业务成功可能性高

字体大小:

报业控股●重组媒体业务

集团预计10月到11月间召开特大会,让股东针对吉宝的收购计划投票。这是一项协议安排,须获75%股权支持才能通过。

新加坡报业控股(SPH)重组计划第一步获得股东高票通过,分析师预料,吉宝企业(Keppel Corp)接下来对集团提出的非媒体业务私有化收购献议获得通过的可能性高。

基金管理公司Azure资本(Azure Capital)总裁黄耀前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媒体重组献议获得通过与预期一致,因为媒体业务呈下行趋势非常明显,要维持营运需要大量资源。

对于报业控股的长期股东来说,报业控股的业务已经和早期不同,无法期望公司继续派发丰厚的股息,把媒体业务剥离出来是正确的选择。

报业控股重组的下一步是让股东针对吉宝提出的私有化献议表决。

两项决议获压倒性支持
为吉宝献议铺平道路

新加坡证券投资者协会会长杰乐(David Gerald)发表声明说,两项决议获得压倒性的支持,为吉宝的私有化献议铺平了道路。

“我相信报业控股股东会作出对他们有利的选择。他们应仔细考虑吉宝的献议并投票。”

黄耀前说:“我相信股东投赞成票的可能性很高,因为两家公司在多个领域都具有协同性。”

按照吉宝8月提出的收购献议,报业控股股东持有每一股,可获吉宝企业支付0.668元现金,外加0.596股吉宝房地产信托(Keppel REIT)以及来自报业控股的0.782股报业控股房地产投资信托(SPH REIT)。根据7月30日两只REIT的闭市价计算,收购报业控股的献议价是每股2.099元。

维权投资公司Quarz新加坡公司研究主管徐智鹏受访时说:“重组计划获得高票通过,主要原因相信是吉宝提出的私有化献议为报业控股股东提供了保障,以相等于每股账面价值的公允价格退出报业控股的投资。相较之下,房地产发展商的股价往往比每股净资产值低30%至40%。”

因此他认为,吉宝提出的私有化献议会取得成功。

分析师:
消除长期财务压力

银河—联昌(CGS-CIMB)分析师殷嘉薇也表示,表决通过在她预期之内,因为这消除了报业控股在更长期范围内承受的财务压力。

她认为报业控股股东看好吉宝的收购献议,收购价2.099元比报业控股的最后交易价格1.94元高出8%,为股东提供了确定性。

银河—联昌分析师林秀琪指出,这项收购对吉宝也有利,将扩大集团的基金管理业务。

报业控股预计在10月到11月间,再次召开特别股东大会,让股东针对吉宝的收购计划进行投票。这是一项协议安排(scheme of arrangement),须获持有至少75%股权的投票股东支持。

与此同时,吉宝企业股东也须投票决议收购献议,门槛是获得超过50%的股东支持。淡马锡控股是吉宝企业的大股东,持股约21%。

报业控股昨天开市前要求暂停交易,下周一将恢复交易。吉宝企业昨天上涨8分或1.55%,报5.23元。

特别股东大会问与答

新加坡报业控股在特别股东大会前,发布针对股东提问的一系列回应,集团董事长李文献医生和执行总裁伍逸松在昨天的特大回答了股东在线上提出的超过15个问题。《联合早报》整理以下几道主要的问题和答复。

·为何报业控股向担保有限公司(Company Limited by Guarantee,简称CLG)提供资金?为什么小股东要承担媒体业务重组的成本?为什么政府不承担媒体重组的成本?

答:媒体业务在短期内预计继续亏损,尤其是在不削减成本的情况下,但削减成本会影响媒体业务保持高质量素质的能力。

重组媒体业务意味着集团承担一次过的成本后,未来不必为媒体业务提供资金。

政府愿意为CLG提供资金,但集团需要为CLG提供初始资本,相当于几年的预期亏损。换言之,股东蒙受一次过成本,之后不再被媒体业务亏损拖累。

要政府承担重组成本,即意味着要纳税人承担,纳税人会问,为什么要救助报业控股的股东?

由于《报章与印刷馆法》的规定,报业控股在过去37年内在纸媒广告领域处于几乎垄断的地位,股东在这些年获得了巨大的回报收益。因此当市场转变时,受益的股东要作出一点点贡献,并非不合理。

虽然这一次过的贡献是痛苦的,但在长期内,抵消了所需承受的媒体业务亏损。

对于这样一个重要的公共机构,让它能继续为新加坡人服务并提供公共利益,这是合理的。

·为何不脱售甚至关闭媒体业务?

答:董事会对所有利益相关者都要负责,这包括股东、读者、客户以及媒体业务员工。

因此董事会不能草率行事,必须平衡所有利益相关者的利益和需求。

媒体业务扮演重要角色,是新加坡人和国际读者可信赖的高质量新闻和信息来源。在新加坡的多元种族社会,媒体业务以浅白的方式提供新闻和资讯,为多元化种族社群服务,也保持了新加坡的媒体多元化。

尤其在冠病大流行期间,疫情措施的沟通和公共教育非常重要。考虑到媒体业务提供了公共利益,在提供高质量新闻和信息扮演重要角色,关闭业务不是一个选项。

此外,媒体业务的出售、关闭以及关闭任何报章,都要获得监管当局的批准。事实上,关于媒体业务的所有选项都要获得监管当局批准,当局支持了重组选项。关闭媒体业务也会蒙受巨大的财务成本。

·为什么选择在冠病疫情最糟时剥离媒体业务?管理层难道不该等到冠病疫情数年后结束才考虑?

答:媒体业务的潜在亏损预计持续,纸媒营收一直呈下滑趋势,这预计不会在疫情过后转变。数码广告营收的增长无法弥补纸媒广告营收的下滑。

管理层采取了大量的成本控制措施,要在维持新闻质量的同时进一步削减成本的空间很小。因此,媒体业务的亏损预计会持续并扩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