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egance Uniforms Pte Ltd 老板弃高薪吃苦创业 营业额一度50万

赛斯瓦尼是优雅制服的设计师,除了为“Cotton Planet”提供设计概念,也按客户需求量身定制个别的活动制服。(苏秉苓摄)
赛斯瓦尼是优雅制服的设计师,除了为“Cotton Planet”提供设计概念,也按客户需求量身定制个别的活动制服。(苏秉苓摄)

字体大小:

档案

创业:2011年

行业:制服

员工:3人

从月入近万元到连吃饭都得“斤斤计较”,从坐拥两间房子到没薪水可领,从电脑软件公司顶尖销售员到寂寂无闻的初创公司老板兼唯一职员,这些起伏跌宕,都是徐俊聪为创业而吃过的苦。

44岁的徐俊聪2011年底成立优雅制服有限公司(Elegance Uniforms Pte Ltd)后,用了两年时间立定决心,在2013年辞去高薪的软件销售员一职,全心投入自己的制服事业。

正如他所言,创业的首两年是最艰辛难挨的,“生活起了很大的转变,以前吃自助餐或上酒店餐馆,想去就去,现在连经济饭菜都得选择便宜好吃的,尽量省吃俭用。”

不仅如此,曾打破无数营销业绩的他,忽然成了“从没听过”的小公司老板,过去殷勤的客户都对他冷淡漠视,屡屡被拒于门外,毕业自新加坡国立大学电脑工程系的他非得要有强大的心理素质,才能坚持下去。

“创业第一年,我天天在榜鹅联络所一张小桌子,利用那里的免费网络办公。日晒时,背后一片炙热;下雨刮风时,为保护电脑不被雨喷湿,自己一身湿。”

走过这条创业之路,现在,公司旗下的品牌“Cotton Planet”,成功以柔软舒适、设计别具一格的特色,占有本地制服市场的一席之地,疫情前的客户多达300多家,多来自银行、酒店、大餐馆和大机构等,营业额一度达50万元。 

2017年,他收购了海外一家制服工厂,进一步扩大销量,提升品牌。此外,他也打算进军礼品市场,为客户提供多元化服务。

然而,疫情打乱了整个商业布局,不同行业的抗压和回弹情况参差不齐,“我们做的是公司或活动制服,冲击很直接,像银行路展活动、有规模的餐馆、航空或酒店旅游业,订单几乎绝迹;园艺设计或垃圾收集工作等行业,影响则不大。”

重接订单有“劫后余生”感觉

随着疫苗面世,经济逐步复苏,他开始接到建筑业和航空公司的订单,“有种劫后余生的感觉。”

但他认为,至少需几年时间才会赚回在疫情期间蒙受的亏损,“疫情期间我亏了近60万元,现在还在亏钱,靠着储蓄和银行贷款维持运营开销。”

什么原因让他甘之如饴?“帮人打工,不管是顶尖销售员还是公司总裁,努力的事业最终是属于公司的,而且有时不是自己想做什么就能去做,能力无法发挥到极限。我觉得人应该向希望与梦想一步步前进,不畏艰苦,总有一天梦想会因努力而实现。”

徐俊聪自小家境贫困,母亲在他还差半年大学毕业时骤逝,经济顿时陷入困境。孑然一身的他一毕业,马上投入职场,练得一身敏锐的商业嗅觉。

此外,他也善用网络的市场宣传威力,专营谷歌或电邮行销,“我的客户只有一成经由朋友介绍,其余都是网搜联系的。毕竟我们卖的是制服,员工一般也不太清楚制服来源。而且现在居家办公后,我连客户长得什么样子都不知道,只听到声音,主顾的关系也较机械化。”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