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你超市数码化也传承邻里文化

从小在母亲店里帮忙的New Econ集团董事陈俊更对迷你超市有深厚的感情,他希望能把邻里守望相助的超商文化传承下去。(何炳耀摄)
从小在母亲店里帮忙的New Econ集团董事陈俊更对迷你超市有深厚的感情,他希望能把邻里守望相助的超商文化传承下去。(何炳耀摄)

字体大小:

中小企业

SME专版

小超市崛起·市场新势力

小超市在货品种类方面不及大型超市,但胜在能提供更亲切和个人化的服务,销售的产品具有特点,能弥补市场缺口。

小超市在运作上也比大公司更灵活,能根据市场变化快速反应。

不拘泥于格局,把眼光放远,必能开创新的商业天地。

与街坊建立的深厚情谊和关怀是迷你超市的最大优势,New Econ集团董事陈俊更认为,这种邻里文化应该传承下去,但要让第二代接手生意就必须走向数码化。

相信较年长的人对宜康迷你市场(Econ MiniMart)连锁店有印象。30多年前,当一些杂货店还在用挂在天花板的铁罐装现金时,使用收银机、环境明亮整洁的宜康迷你市场显得格外先进。这个曾遍布全岛各地的大型特许经营品牌,是许多人购买日常用品的首选地点。

随着时代的变迁,越来越多消费者喜欢到商品多元的大型超市购物,小商铺面对激烈竞争。

New Econ集团董事陈俊更(36岁)自小就在母亲位于义顺的迷你超市帮忙。

2002年,他母亲因为健康欠佳,要求四个孩子中排行第二的陈俊更暂时代为经营。不过,店内采用的传统经营方式令他大感头疼,于是他大刀阔斧地采用数码工具提高工作效率。

原本修读生命科学的他自发学习零售管理和数码科技。虽然生意规模不大,但数码转型过程依然艰巨。

他遇到的难题同其他中小企业相似,包括年长员工对电脑系统的抗拒以及须要把大量营业资料输入电脑,但他努力不懈,将问题逐一解决。

迷你超市看似一门小生意,但一名偷酱油的老人让他深刻意识到,这类商店是社区内无可替代的存在。

他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他检查库存和监控画面发现,住在附近的一名年长者每次到店里买饮料时都会偷一瓶日本酱油放在口袋里。

他当时的第一个反应就是报警,但之后打听了老人家的家庭情况,知道他喜欢以酱油配粥的习惯,于是劝他别再偷窃。

“还有一个向我们买面粉做糕点的顾客。在年除夕夜,她发手机短信请我们晚一点关店,因为她要送自己烘焙的黄梨挞给我们。这种亲切温馨感是我们的优势,这种互助的邻里文化是科技无法取代的。”

特许经营商终止业务加速数码化

陈俊更在2008年正式接管母亲的商店,一切上了轨道,可是特许经营商恒威集团(Hanwell)在2017年宣布终止宜康迷你市场的特许经营业务,让这些小商铺顿时失去方向。

少了特许经营商的带头,许多前宜康迷你市场成了普通杂货店,没有优惠活动,更没有行销宣传。在讲究数码化的今天,有些迷你市场甚至还在使用简单的收银机结算,用笔记账,要在数码时代与其他杂货商竞争,实属不易。

陈俊更说,大家接到停止经营的通知后都很担心害怕,因为若没有进行大量团购,供货价格可能较高,付款条件也可能收紧。不过,对迷你超市有深厚感情的他,希望能保留这个独特的邻里文化,于是决定与另外五家迷你超市联合成立新的特许经营公司New Econ。

新公司以高效数码化和多渠道销售的全新姿态开拓本地零售市场,首批加入的迷你超市共有13家,负责推动数码化的是担任集团董事的陈俊更。

除了改善运作效率之外,New Econ也强调多渠道销售的重要性。公司的标志设计灵感来自救生圈,代表“提供协助”,而中间的线条代表“线上、线下”,因为公司在网络平台销售产品,也维持实体店经营。

要从零开始数码化很不容易。一些店家担心学不会新科技而有些抗拒。此外,许多业者虽然已开始采用销售点(point of sales)系统,但多数只使用系统的结账功能来取代收银机,不懂得如何利用系统收集的销售数据以了解销售趋势。

陈俊更说:“新公司一定要推动数码化,否则没有第二代愿意从父母手中接过生意。如果没有数码工具,年轻人最多做五到10年,不会长久。传统经营方式没有把资料输入电脑备份,也不会做数据分析,难以掌握库存情况。在预测商品销售趋势时,也全凭预感。”

陈俊更于是同其他店家分享经验,也开设手机应用聊天群让各店家发文,互相交流学习。

迷你超市的新高效经营方式吸引年轻人入行,陈俊更的弟弟在2018年加入家族生意。

与电商平台合作开拓销售网络

冠病疫情导致许多人居家办公和学习,为了避免到较远并且人较多的商场,许多人选择到住家附近的迷你超买日常用品。

疫情暴发后,每家New Econ迷你超市的平均人流量比之前高出5%,而且一次过购买的东西也比之前多。

疫情也带动网络购物消费趋势,正好推动New Econ往电子商务世界发展,公司与电商平台合作开通网络销售渠道。迷你超市散布于新加坡多个地点,顾客在网上订的货由最靠近的商店送货,速度因此比从单一地点的货仓发货更快。

缺点是迷你超市的商品种类和存货少于大型超市,顾客可能无法从住家最近的迷你超市订到所需物品。若从较远的商店调货运送,则会加重送货成本,对利润不高的小生意来说难以长期维持。

尽管如此,这个网络销售难题成了改善运作的契机。

陈俊更说,若有店家经常接到某个产品的网络订单,而自己又多次出现存货不足的情况,就能从这项网购数据中了解到这个产品的需求多大并更准确地预估销量,以准备足够存货,这凸显了数码化的重要性。

疫情之后,人们可能回到办公室工作,迷你商场的就近优势可能被削弱,但陈俊更并不担心。

“如果你在疫情期间不尽量提升生意模式,提供更多销售渠道,疫情之后,可能会面对人流量减少的问题。”

他认为,做足数码化工作,开拓网络业务,生意就能蒸蒸日上。

三之三

本专版每逢星期四刊登。欢迎商团提供资讯,请传真到63198125或电邮到zbcj@sph.com.sg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