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2年 小心通胀与加息风险

字体大小:

我国经济接下来将面对的更大威胁,或许并不是疫情。过去两年,各地中央银行的主要挑战是为随时出现的下一波疫情做准备,减缓对经济及就业可能造成的影响。如今,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威胁似乎比疫情还大,新加坡也不例外。

如果说2020年是全世界很不开心的一年,那么2021年应该是心情起伏的一年。好几回看见有光,以为是隧道尽头,却原来只是隧道与隧道之间的对接点。

冠病偷走2020年,也偷走2021年的大部分时间。这两年仿佛是一起过的,不知道可有人跟我一样,对于在2020年和2021年发生的事总是搞不清日期?以为是2021年的事情,翻查日记本才发现原来是2020年。

一年前迈入2021年之际,我们满怀希望疫情最坏的时刻会在新的一年结束,然而反反复复的疫情让新加坡重开经济的过程一波三折。准备迈入2022年之际,奥密克戎变种毒株的出现,再次引发社交活动将重新受到限制的担忧,所幸政府只是针对性地收紧疫苗接种者旅游通道(VTL),多数人的社交活动并没有被打乱。

一个星期前,随着我们对奥密克戎有了更多认识,政府调整了应对方式,感染奥密克戎的冠病患者无须一律送往指定设施隔离,而密切接触者也不必隔离,改为七天的健康风险警告。同时,对多个非洲国家的旅游限制也解除了。

这些都意味着我们正回到与冠病共存的轨道上。

虽然奥密克戎是近两年来传播性最强的变种毒株,但各方面的数据显示,它的致命性不像之前的德尔塔那么厉害。根据英国的初步数据,受奥密克戎感染导致住院的概率比德尔塔低50%到70%。南非的一项研究也显示,新病毒的感染迅速见顶,症状也不严重。

从目前的迹象看来,这个变种病毒应该不会改变经济复苏的态势,对经济的影响预料在一两个季度后或许会消退。然而,经济复苏的步伐被打乱在所难免。

比如说,刚过去的圣诞节和元旦,本来是餐馆做生意的好时机,但因奥密克戎的出现,五人堂食的限制始终没有放宽,餐馆原本指望这个假期出现的复苏没有出现,只能期待来临的农历新年。

无论如何,从去年底佳节购物商场的人潮来看,国人似乎已经做好跟病毒共存的准备。周末的乌节路简直可用“人满为患”来形容,在街上走着都很难保持安全距离,可以想象哪天旅游限制全免以后的盛况。从昨天起,居家办公不再是默认的上班模式,如果所有公司都按计划让半数员工返回办公室,路上会更热闹。

人潮带动消费,对实体店铺来说是件好事;虽然我很享受这两年因安全距离带来的更宽敞个人空间。再说,两年来人们一直生活在冠病的恐惧中,身心都很疲累,学会放下、泰然处之,对健康比较好。只要大家在卫生方面做好本分,我们便可恢复正常生活,也不会给医疗体系造成压力。

贸工部将在明天公布2021年第四季和全年国内生产总值初步预估,全年估计将取得约7%增长,这意味着新加坡的国内生产总值已经回到2019年的水平。虽然贸工部预计今年的经济增速将减至3%至5%,但这更多是高基数效应,而不是经济增长失去动能。若各国边界在2022年进一步开放,旅游业与航空业仍有很大的回弹空间。

我国经济接下来将面对的更大威胁,或许并不是疫情。过去两年,各地中央银行的主要挑战是为随时出现的下一波疫情做准备,减缓对经济及就业可能造成的影响。如今,通货膨胀对经济的威胁似乎比疫情还大,新加坡也不例外。

汇率政策可减缓进口通胀 但要控制国内通胀有难度

去年11月,我国整体消费价格指数同比上升3.8%,是2013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金管局和贸工部估计今年的整体通胀率将在1.5%和2.5%之间,核心通胀率则介于1%至2%,属于多年未见的“高”水平。

虽然新加坡沉着应对奥密克戎,继续推进经济开放,但我们毕竟不是孤岛。中国仍在实施清零政策,一些国家因为变种病毒延后重开国际边界,也有些国家收紧防疫措施重新限制活动,好不容易才稍获缓解的供应链中断问题重现,推高从原材料到制成品的价格,而新加坡作为一个国际贸易枢纽,受到的影响会更明显。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可通过汇率政策控制进口通胀,但是要控制国内通胀压力就有点难度了。因为疫情关系而搁置的各种收费调整开始恢复,例如圣诞节一过,巴士和地铁车资便上调2.2%,接着不少费用相信会陆续调高,商家有了起价的借口,消费者便得面对更高的物价。

我一直都认为,人们对通胀的预期比通胀本身更可怕。如果大家都认为通胀将降临,通胀可能会比预期来得更快更猛。

近日,欧美央行都以不同的速度朝紧缩方向迈进。美国联邦储备局表示将加速缩减大规模购买债券计划,并暗示今年可能加息三次。欧洲央行随后宣布将如期于今年3月结束紧急债券购买计划。英格兰银行已经加息,智利、巴西、匈牙利、墨西哥、挪威、波兰和韩国也都提高了利率。新加坡虽然不以利率应对通胀,但是全球利率趋势难免对本地利率构成压力。

随之而来的,将是可能浮现的债务问题和难以捉摸的金融市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