买家不受私宅降温措施影响 纯商用店屋涨势今年料延续

分析师认为,本地店屋市场供不应求,导致价格攀升,今年全年总交易额预计维持在高水平。(档案照)
分析师认为,本地店屋市场供不应求,导致价格攀升,今年全年总交易额预计维持在高水平。(档案照)

字体大小:

根据莱坊发布的店屋市场报告,店屋总交易额去年创下19亿元的历来新高,超越了2019年和2020年的总和。去年共有244个店屋转手,尽管这个数量不比2012年的291个多,但成交价更高,当中有超过一半的售价逾500万元。

店屋市场去年火热,总交易额刷新历来纪录,其中全属商业用途的店屋不受私宅降温措施影响,更是引起投资者的兴趣,这个领域今年预料延续涨势。

根据莱坊(Knight Frank)发布的店屋市场报告,店屋总交易额去年创下19亿元的历来新高,超越了2019年和2020年的总和。去年共有244个店屋转手,尽管这个数量不比2012年的291个多,但成交价更高,当中有超过一半的售价逾500万元。  

接受《联合早报》访问的分析师认为,私宅降温措施推出后,投资者纷纷把目光转向全属商业用途的店屋,因为这类房地产的买家不受额外买家印花税(ABSD)的影响。

世邦魏理仕(CBRE)资本市场高级董事利伟强说:“降温措施推出后,我们接到更多投资者对商业店屋的询问。对于拥有多个住宅房地产的海外和本地投资者,这一轮降温措施对他们的冲击最大,因为买房必须支付更高ABSD。作为商业用途的店屋因此对他们更具吸引力。”

此外,相较于洋房和豪宅,店屋的收益率一般较高,也促使投资者把目光投向商业店屋。值得注意的是,部分划为住宅用途的店屋仍受到降温措施的影响。

根据世邦魏理仕整理的资料,截至2月16日中午,今年至今共有16个店屋转手,交易额为1亿5198万元。这少于去年同期卖出30个店屋,共1亿8148万元的交易额。

利伟强指出,今年至今的交易额减少,主要是目前市场上的店屋供应比去年更有限。  

不过,高力国际研究(Colliers Research)指出,如果单看今年1月的表现,这个月份的店屋交易额达到1亿4900万元,比一年前高了37%。该月份的平均交易价约990万元,高于去年同期的570万元。

高力国际研究也预期店屋市场将在今年进一步增长,主要是需求强劲、经济展望转好以及供应有限。位于中央商业区的商业店屋特别受到青睐。

莱坊新加坡咨询与研究部主管郑卫铭认为,店屋市场供不应求,促使这类房地产价格攀高。他说:“在冠病疫情期间,同住宅房地产一样,店屋作为防御性资产引起投资者更大兴趣。店屋街区趋向高档化也带动需求,今年店屋市场的总交易额预计达到20亿元。这尤其是出现一些来自住宅投资市场的溢出效应。”

郑卫铭指出,由于店屋带有文化、怀旧和本土特色,私人和家族办公室对这类房地产有浓厚兴趣。

据博纳集团(Propnex)高级小组区域总监陈家平观察,在中央商业区,以总楼面面积计算的尺价,从疫情前的4000多元激增至目前的超过5000元,可见这类房地产的需求非常强劲。

他指出,物以稀为贵,加上不少业主看中店屋在降温措施推出后更具潜能而暂且不卖,以等待价格上涨。有鉴于此,店屋价格今年预料会进一步上升。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