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1月核心通胀率升至2.4% 10年来最高

我国1月份整体通货膨胀率维持在4%,连续两个月处于2013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档案照)
我国1月份整体通货膨胀率维持在4%,连续两个月处于2013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档案照)

字体大小:

供应链受限及地缘政治风险推高全球商品价格,我国1月的核心通胀率攀升到10年来的最高水平,达到2.4%。

1月份整体通货膨胀率维持在4%,连续两个月处于2013年2月以来最高水平。

经济师预测通胀下半年才放缓

经济师普遍预测,通胀下来几个月会维持在高水平,下半年才开始放缓。金管局可能在4月进一步收紧货币政策,让新元更快升值,以应对通胀压力。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和贸工部昨日(2月23日)发布的文告显示,1月整体通胀率维持在4%水平,主要是私人交通的通胀放缓,抵消了核心和住宿通胀的上升。

若不包括私人陆路交通和住宿费,1月份核心通胀率从12月的2.1%,进一步上升至2.4%,是10年来的新高。这主要是因为食品、电力和天然气的通胀率上升,以及零售和其他商品成本的下降速度放缓。核心通胀是金管局货币政策的主要考量。

1月份食品通胀率为2.6%,高于12月份的2.1%,非熟食和熟食的通胀率都上升。电力和天然气通胀率为17.2%,高于12月份的10.7%,这是由于电力和天然气费率急剧上升。

金管局和贸工部在文告中指出,外部供应限制的情况应该会在下半年缓解,输入型通胀将有所缓和,但冠病疫情和地缘政治冲击造成的通胀仍面对上行风险,全球供应链可能进一步受扰乱。

文告说,核心通胀预计在短期内进一步上升,今年中可能达到3%,下半年随着外部通胀消退而缓和。短期内,当局预计航空旅行成本上升将占核心通胀涨幅的大部分。

星展集团经济师谢光威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通胀预计在未来几个月维持在4%以上,并在下半年持续在高水平。这是因为俄乌的紧张局势预料继续推高油价,以及在供应链中断和全球需求从疫情中复苏的情况下,大宗商品、食品价格和原料成本继续上涨。”

马来亚银行证券经济师蔡学敏和李主礼则认为,通胀在今年第二季见顶后,下半年会开始放缓。由于公共交通车资、能源价格和工资成本持续上涨,核心通胀或在第二季升至3%。能源供应中断和大中华区实施的封锁措施是主要风险,或让通胀压力持续下去。

华侨银行经济师林秀心预测,上半年的整体通胀应该会处于近4%水平,并在第三季和第四季放缓至3.5%和3.2%。核心通胀可能在第二季上升至超过3%,然后在下半年放缓至3%以下。这部分原因是下半年的比较基础较高,以及一些供应链瓶颈的问题有望在今年迟些时候得以解决。

分析:金管局4月或加快新元升值步伐

蔡学敏和李主礼预期金管局会在4月份收紧货币政策,把新元名义有效汇率(S$NEER)的轴心位置调高至目前的水平,金管局也可能再次调高新元名义有效汇率的升值坡度,即加快升值步伐。

考虑到短期内核心通胀压力不会缓解,林秀心也认为金管局会在4月份收紧货币政策。她说:“虽然金管局去年10月和今年1月已经提前收紧政策,或有助缓解输入型通胀,但许多外部通胀因素并不在我们的控制范围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