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看好自己才能看护至亲

订户
插图/梁锦泉
插图/梁锦泉

字体大小:

作为一名看护者是一件不容易的事,除了照顾至爱的人在身心上的需要,

还可能面对财务上的挑战。通过适当的规划,可以降低看护者面临的财务风险。

女性的财务规划重点通常放在两方面:女性的平均寿命比男性长,得为退休准备更多钱来应付生活费和医药费,以及女性更容易患上某些疾病,应将风险转移给保险公司。

大家容易忽略一个跟女性颇有关联的看护者风险。2012年由当时的社会发展、青年和体育部(MCYS)委托进行的一项“非正式护理调查”发现,照顾家中年长者的看护者有60%是女性。

看护者的责任往往在没有预警的情况下降落在一个人的身上。一场意外或疾病可能令伴侣失去自理能力,或家中迎来的新生命有先天残疾缺陷。

更多人是在不知不觉的情况下,扮演起看护者的角色。起初可能只是陪同父母亲到诊所复诊,然后渐渐地须要照顾他们的三餐、购买他们所需的日常用品。直到有一天才发现,自己的生活完全被颠覆,精力与时间都用来照顾他们。

女性看护者常忽略自身需要

女性本来就需要更多钱才能退休,但是作为看护者,她们会因为难以兼顾工作和家庭,不得不离职或转为部分时间工作,收入因此减少。与此同时,她们往往得承担护理开销,这也会影响她们日后的退休生活。当她们终于可以卸下看护者这个身份时年纪已经不小,这时才来填补退休缺口可能为时已晚。

受访的财务顾问告诉《联合早报》,看护者最关心的事项是至亲能不能得到最好的照顾,以及若有一天自己病了无法照顾他们或比他们先离世,他们怎么办。当初期的焦虑沉淀下来以后,看护者便会思考自身的退休问题。

陈沿霏:看护者应该得到津贴,这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都很重要,有了这笔钱,她们就能妥当地安排财务,规划自己日后的退休生活。 (受访者提供)

丰联集团(Aspire Alliance)董事陈沿霏分享道:“很多时候,看护者和他们的家人,都没有意识到看护者本身的需要。我有一名50多岁的客户,多年来全职照顾母亲。兄弟姐妹在财务上支持她,但这些钱都用在母亲身上,她得依靠自己的积蓄和兼职收入过活。自从成为全职看护者之后,她的一些保单失效了,连住院保单也处于终止的边缘。”

karentang.sg的资深财务顾问邓淑慧也分享了类似个案。35岁的安妮在职场有杰出表现,但父亲突然去世、母亲两个月后中风瘫痪,打乱了她的生活。她哥哥已婚并有两个孩子,单身的安妮决定把家庭摆在首位,暂停工作。虽然哥哥会给她经济上支持,但她仍得动用自己的储蓄。安妮担心退休后没有足够现金周转,害怕万一残疾会失去收入或病了没钱付医药费。

为了确保至亲可以得到最好的照顾,看护者会把多数资源甚至是所有资源放在亲人身上,以致忽略了自己的需要,这是许多看护者犯的错误。他们其实应该先处理好自身的问题,才能无后顾之忧全心全意去照顾至亲。

陈沿霏认为,看护者应该得到津贴,这在精神上和经济上都很重要,有了这笔钱,她们就能妥当地安排财务,规划自己日后的退休生活。“当我们雇用一名帮佣或护士的时候,他们是有报酬的,但作为看护者,他们没有想过得到报酬。”

同样重要的是至亲去世以后,看护者的生活安排。

陈沿霏的另一名客户在50岁的时候决定提早退休,全职照顾患有失智症的丈夫,忽略了自己的生活安排。“我们制定了计划,确保她日后有足够储蓄、在照顾丈夫之余也有自己的生活。如今他已经离世,她也安稳退休,并把时间用在志愿服务和一些兼职工作。”

为收入减少提前做好规划

邓淑慧:每个人都可能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成为一名看护者,如果有人可能得依赖我们的照顾,那就应该提前为这种情况做好规划。(受访者提供)

邓淑慧表示,看护一个人,可以只是几个月也可以是几十年的事情,“每个人都可能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成为一名看护者,考虑到看护者在精神、体力、情感、时间、金钱等方面的付出,如果有人可能得依赖我们的照顾,那我们就应该提前为这种情况做好规划。”

首先是确保至亲的保险的到位,包括医疗保险、残障保险、危重疾病保险,如此一来当发生状况时,保险赔偿额可用来解决燃眉之急。同时,让他们签好持久授权书(LPA),日后处理事情也比较方便。

妇女行动及研究协会(AWARE)在2019年的一项调查发现,因看护需要得离职或改变工作时间的女看护者收入平均减少约63%。调查也发现看护者的护理开销不小,每月约1287元,占家庭月入约37%,这些开销包括居家护理服务、女佣薪金、日用品等。

看护者在面对财务压力时,唯有开源节流,让家中其他成员也出一份钱,并养成做预算的习惯,避免入不敷出。用钱的时候,要分辨什么是必须、什么是想要。就算是必要开支,也能再想一想,有没有比较便宜的替代?比方说非专利药物或超市自家品牌产品。

为避免钱不够用,GYC财务咨询公司(GYC Financial Advisory)副总裁李昆运建议预留一笔可维持6到12个月的应急资金,并将余额投资于多元化的全球平衡投资组合,通过定期投资让投资组合长期增长,当有一天须要停止工作时,这些资金肯定会派上用场。

另一方面,根据调查,55%看护者的年龄介于45岁到59岁,常规退休计划要到60岁或65岁才开始提供收入,邓淑慧表示,他们可设计一个始于45岁或50岁的退休计划,例如50岁到期的储蓄计划、提供10年派发的年金计划,以及可随时兑现投资组合。

她说:“我给每个人的核心建议是一样的,先是保护你的财富,然后再看怎样增长财富。然而每名看护者的规划都是独特的,没有一个放诸四海而皆准的办法。”

设计养老金类 投资组合或信托

看护者照顾的对象,很多时候是年迈父母,也有的是家中有特需孩童或患病的伴侣。他们惧怕的一个情况,是自己早逝,留下不能照顾自己的亲人。

李昆运:担心比至亲早逝,留下不能照顾自己的亲人,可设立信托确保资产得到妥善管理,并定期支付资金满足亲人的需要。(受访者提供)

GYC的李昆运建议看护者跟专业人士讨论,设计一个养老金类型的投资组合,通过产生长期可持续收入,用以支付亲人所需的开支。

此外,他们也可以设立一个私人全权信托(private discretionary trust),以确保资产/投资组合得到妥善管理,并定期支付资金满足亲人的需要。

设立信托的费用取决于要求、复杂程度和不同的服务商。李昆运表示:“一个简单的选择是特需信托机构(Special Needs Trust Company,简称SNTC),然而,为了维持低成本,它的灵活度非常小。

如果需要更灵活的选择,就要考虑设立一个传统信托,以满足个人的具体需求和情况。”

另外,看护者本身也可能因为生病或失去心智能力,以致无法照顾亲人,做好LPA、通过死亡和重大疾病保险,都可确保他们的至亲有足够的金钱继续得到照顾,比方说支付疗养院的费用或聘请帮佣。

丰联集团的陈沿霏补充:“同样重要的是遗嘱。清楚说明资产要如何分配或专门用于照顾亲人,这可以加快遗嘱认证过程,并确保遗产可以尽快发放给需要的人。”

利用政府津贴减轻财务负担

符合条件的看护者可利用政府提供的一系列援助计划减轻财务负担。

家中有永久中度残障亲人,可申请居家看护津贴(Home Caregiving Grant),每月200元;不久前刚发布的新加坡女性发展白皮书中提到,政府计划将这个津贴增加到400元。如果需要聘请帮佣照顾年长者或残疾人士或特需人士,可享有60元的女佣优惠税,正常税款是300元。

此外,看护者每年可获得200元的看护者培训津贴(Caregivers Training Grant),参加获批准的培训课程以更好地照顾自己的亲人。

GYC的李昆运不忘提醒看护者找一个合适的支持小组,减少孤独感并管理压力,同时不要害怕向他人寻求帮助,“毕竟,他们只有在自己身体和精神健康的情况下才能照顾别人。”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