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尼解除出口禁令 棕油股股价劲升

在俄乌战事及印尼出口禁令的冲击下,原棕油期货价格在4月27日一度升至7757令吉(2439新元)的历史高位。(路透社)
在俄乌战事及印尼出口禁令的冲击下,原棕油期货价格在4月27日一度升至7757令吉(2439新元)的历史高位。(路透社)

字体大小:

印度尼西亚的棕榈油出口禁令即将解除的利好消息带动棕油股的股价劲升。不过,有分析师认为原棕油价格已经见顶,中长期料继续回跌,也有分析师担心政策可能改变,对棕油股前景持谨慎态度,建议投资者趁机套利。

金光农业资源(Golden Agri-Resources)今天(5月20日)股价涨幅最显著,上升9%至0.3元。益资源(First Resources)、布米达马农业(Bumitama Agri)和丰益国际(Wimar International)的涨幅介于2.86%至4.67%。

印尼政府从4月28日起禁止原棕油及其他棕榈油产品出口,但禁令出台不到一个月,总统佐科周四宣布从下周一(23日)起取消禁令,这是因为考虑到棕榈油行业1700万工人的福利。

卓星企业融资(SAC Capital)分析师麦敏媚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棕油业者在出口禁令期间已减少向油棕小园主和第三方采购新鲜油棕果,库存水平跟着上升,增加约200万吨。”

她分析,若禁令实施至6月底,棕油业者第二季净利可能被削减30%至40%。不过随着禁令提前解除,业者库存有望出售,对业者净利冲击缩小至2%至5%。

尽管如此,新加坡兴业银行分析师何丽玲在一份最新报告中指出,印尼当地食用油价格尚未恢复至理想水平,加上禁令解除后国内市场可能再度面临短缺问题,印尼政府可能会改变政策,例如调高出口税或重启国内市场义务(Domestic Market Obligation,简称DMO)来限制棕油业者的销售。

碍于印尼政策的不确定性和出口税增加的可能性,或许会损害公司盈利的能力,何丽玲对整体行业维持“中立”评级,建议投资者把握套利机会。

印尼经济事务统筹部长艾尔朗加(Airlangga Hartarto)周五宣布下周一起对棕油业者重启DMO,以保障印尼1000万吨食用油库存。

印尼政府今年1月曾实施DMO,要求业者把计划出口的20%保留给国内市场,3月份将比率调升30%,之后宣布取消DMO,转而征收更高的出口税。

在俄乌战事及印尼出口禁令的冲击下,原棕油期货价格在4月27日一度升至7757令吉(2439新元)的历史高位,近期逐渐回落,昨晚6时报6658令吉。

考虑到气候变化和肥料成本上涨等因素,麦敏媚预期棕榈油产量今年将减少。另一方面,通货膨胀和宏观经济环境疲弱将影响印度和中国等主要市场的需求。综合来看,原棕油价格今年接下来料在6500令吉至7000令吉间徘徊。

她指出,益资源和布米达马农业处于原棕油产业链上游,今年首季息税折摊前盈利率(EBITDA margin)达40%和37.8%,显著高于处于产业链中下游的金光农业资源(13.8%)和丰益国际(6.3%)。若原棕油价格走高,将造成下游业者的投入成本上升。

不过整体来看,由于近期缺乏催化剂,麦敏媚对行业持“中立”评级。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