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经济和生产力等显著改善 我国竞争力排名回升至全球第三位

字体大小:

国内经济、就业和生产力等显著改善,新加坡今年在全球的竞争力排名回升至第三位。我国竞争力之前在连续两年高居榜首后,于去年滑落至第五位。

根据瑞士洛桑管理学院(IMD)昨天(6月15日)发表的全球竞争力报告,丹麦也跃升两个名次,首次登上榜首,而去年居首的瑞士则跌至第二位。

紧随我国之后的分别是瑞典和香港,这也是香港继去年跌至第七位后,再次重返全球五大最具竞争力经济体的行列。香港在2018年和2019年都位居全球第二,2020年则滑落至第五位。

这项调查每年对63个经济体的竞争力进行排名。调查是根据经济表现、政府效率、商业效率和基础设施等四大评估指标来排名,每个指标各有五个次要因素。

对于我国竞争力排名改善,贸工部长颜金勇昨天在职场社交媒体领英(LinkedIn)发文表示乐于听到这项消息。

他说:“新加坡良好的经济基本面,例如亲商环境、政治稳定及与全球的互联互通,让我们维持吸引力,成为企业落户和发展的地方。然而,我们不能自满。”

全球经济继续面对许多不明朗因素。企业必须创新、建立深厚能力,并调整业务模式以适应未来和建立全球竞争力。

“新加坡必须继续灵活适应不断变化的环境,同时加强我们与世界的联系,并继续对全球企业、人才和创意保持开放。”

他说,政府会密切留意可以在哪些方面做得更好,并与利益相关者紧密合作,加强我国作为可信赖商业中心的地位。

IMD将我国的排名归功于强劲的经济表现和国内生产总值的增长,并指出我国“国内经济、就业、公共财政,以及生产力和效率都有很大的改善”。

我国在国内经济、国际贸易和科技基础设施等次要因素(sub-factor)位列全球第一,但在管理做法(第14位)、科学基础设施(第16位)和保健与环境(第25位)等次要因素仍处于相对低的排名。

根据对高管情绪进行的调查,也突显了他们对混合工作模式,以及我国对外国高技能专业人员的整体吸引力的担忧。

IMD说:“如果这些担忧成为现实,它们可能会阻碍新加坡在接下来几年里吸引海外人才的能力,这可能会遏制它的长期竞争力。”

IMD学院主管布里斯(Arturo Bris)说,新加坡在2021年的全球竞争力排名“意外下滑”,与它严格的抗疫限制,以及与国际服务和人员的流动隔绝有关,这“与西方经济体更为宽容的做法相反”。

他认为,新加坡若想要超越丹麦并重回榜首位置,需要在可持续发展方面作出改进。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