穆迪: 亚太国家和地区负债率仍高于冠病疫情前

字体大小:

穆迪分析公司(Moody's Analytics)的最新报告显示,亚太地区国家的债务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都高于冠病疫情前的水平。

新加坡、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在2021年的负债率则低于2020年,这主要因为国家对抗冠病疫情的措施,成功控制疫情的同时也保持生产线的开放。反之,泰国、越南和菲律宾则因为控制疫情相关的收紧措施,无法控制总债务的上升。

虽然各国政府的债务在2021年继续攀升,但升幅比前一年趋缓。泰国和菲律宾在2019至2021年之间的经济增长最缓慢,需要扩张性的财政开销以支持经济复苏。因此,两国的政府债务在国内生产总值的占比升幅最高。

其他东南亚国家,如新加坡和印尼,相较于2020年的大幅财政赤字,两国政府已经在2021年收紧财政支出,因此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的比率只是微涨。

中国的政府负债比率相对较低,在2021年的负债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约70%,比上一年高出将近10%。

韩国的政府负债比,相较亚太其他先进经济体算是处于低位,不会对财政稳定构成威胁。

在过去10年经济复苏缓慢的日本则有最高的政府负债率。但是因为多数的债务属于日本国内投资者,利率低并以日元计算,因此不会对日本的经济造成太大的威胁。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政府债务水平在2021年则有所下降。虽然两国的财政支出庞大,但经济复苏比预期快,加上商品价格猛涨,使到澳洲和新西兰的政府债务与国内生产总值比率下降。

东南亚房地产价格攀升是推高家庭负债率主因

在家庭负债方面,东南亚各国政府的财政支出政策在稳定家庭负债方面起了支持作用。尽管如此,房地产价格节节攀升的问题是推高各国家庭负债率的最大原因。当中,马来西亚和泰国的家庭负债率就是东南亚国家中最高的。

在北亚国家中,韩国的家庭负债率高企于106%,是疫情暴发以来上升最快的国家,当中大部分都是抵押债务。韩国央行意识到拥屋需求强劲和价格快速上涨的问题,因此须要抑制抵押贷款。韩国是区内最先加息的国家之一。

对比之下,虽然中国的抵押债务也占了家庭债务的大部分,但中国的家庭债务只占国内生产总值的60%。随着近期房产价格的下降,中国的家庭负债率有望在下来几个季度回跌。日本的家庭负债率与中国相似,但是日本的家庭负债涵盖消费者债务,所以不集中在抵押贷款。

在公司债务方面,越南的负债率增长速度在2021年是全球之首。公司债券的发行在2021年猛涨56%,当中房地产公司占了44%。随着利息的提高,比率有望在未来几年下调。

相较越南,澳洲和新西兰的公司债务保持低位。疫情期间的薪金资助和针对性的支持,撇除了公司贷款的需要。澳洲的公司负债占国内生产总值的比重减低了4.1个百分点,而新西兰则减少了5.5个百分点。

除越南外,更严格的贷款标准导致大多数东南亚金融机构在2021年减少贷款。在先进数码银行工具投资带动下,推高了日本,香港和新加坡的金融行业债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