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师:我国今年高通胀属暂时性

当全球食品和能源通胀压力放缓时,我国食品和电力与煤气这两个领域的通胀压力也会相应缓解,但本地私人交通、点对点交通服务和住宿费用的通胀压力,缓解速度会较慢。(档案照片)
当全球食品和能源通胀压力放缓时,我国食品和电力与煤气这两个领域的通胀压力也会相应缓解,但本地私人交通、点对点交通服务和住宿费用的通胀压力,缓解速度会较慢。(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受访经济师认为,我国今年的高通货膨胀率只是暂时的,当全球食品和能源通胀压力舒缓时,我国食品和电力与煤气这两个领域的通胀压力也会相应缓解。不过,本地私人交通、点对点交通服务和住宿费用的通胀压力会较慢缓解。

油价高涨是造成食品、点对点交通服务、电力与煤气、私人交通、假期开销和住宿费用(accommodation cost)这六个领域通胀压力的共同因素。

新加坡兴业银行高级经济师颜圣充受访时指出,当全球食品和能源通胀压力放缓时,本地食品和电力与煤气这两个领域的通胀压力也会相应缓解。但其余四个领域的调整速度可能较缓慢,除了受能源和食品价格冲击之外,它们还受到其他因素的影响。

汽车需求与拥车证是私人交通价格一大因素

以私人交通来说,汽车需求(拥车证)是一大因素,并且与经济增长有关。他认为,拥车证价格今年料将居高不下,因为国人工资调高了,更有能力买车。

颜圣充也预期住宿费用将居高不下,除了因为冠病疫情影响供应,边境开放也使旅客增加,并且会有更稳健的外劳供应进入我国,促使住房需求增加。

他预料,食品通胀率下半年会达到5%,交通的通胀率会下降一些但仍将是双位数。食品通胀率全年预料为4.6%,交通为15.4%,住房与公用事业为5.5%。而今年的高通胀,会在明年下降。

我国目前的高通胀压力,主要是来自交通、住房与公用事业(主要是住宿费用)和食品。新加坡金融管理局最近预测整体通胀率和核心通胀率在第三季将进一步达到高峰,到年底时才开始缓解。

货币政策若继续收紧 新元走强可缓解外压通胀

华侨银行首席经济师林秀心受访时说,新加坡是进口食品与油气等商品和原材料的“价格接受者”,如果金管局继续收紧货币政策,贸易加权的新元走强将有助于缓解外部驱动的通胀。

“把进口来源多元化也会有所帮助(比如进口印度尼西亚鸡肉替代马来西亚鸡肉),而全球央行积极收紧货币政策以抑制全球需求,可能会对未来的商品价格通胀产生影响。”

林秀心也指出,国内商品和服务的价格,例如点对点交通服务、私人交通和住宿,是与强劲的家庭资产负债表、强劲的就业市场,以及支持私人消费的充足流动性,有着更紧密的关系。这些因素,使人们有能力购买汽车和房地产等大商品。要缓解住房价格,可能需要采取宏观审慎的措施,例如房地产降温措施。

疫情干扰和俄乌战争影响供应,造成国际食品与能源价格高涨。大华银行高级经济师柳天成受访时说:“中央银行的货币政策不能对供应方面做什么,但它的政策可以影响需求,通过提高政策利率来减少需求,从而减少需求驱动的通货膨胀。”

金管局主要通过新元汇率来调控货币政策,让新元加速升值,抑制通胀率。

柳天成也认为,一些导致价格居高不下的挑战,明年可能会获得缓解,例如主要商品市场的供应限制和主要经济体的就业市场紧张情况会有所改善。

他说:“随着全球经济各地货币政策的收紧,预计明年的经济增长也将放缓,这也意味着需求会减少。因此,我们预计其中一些领域明年的价格压力会有所缓解。”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