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失业而创业畅游加密游戏蓝海

吴海辉被裁后,从零开始创立了一家价值数百万元的电子游戏公司。尽管公司后来因发展受限而决定脱售,但他在冠病疫情期间趁空档上网进修区块链课程,随后与朋友联手创立了加密游戏公司SkyArk Studio。(张思庆摄)
吴海辉被裁后,从零开始创立了一家价值数百万元的电子游戏公司。尽管公司后来因发展受限而决定脱售,但他在冠病疫情期间趁空档上网进修区块链课程,随后与朋友联手创立了加密游戏公司SkyArk Studio。(张思庆摄)

字体大小:

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能走出逆境的就是赢家。

《逆境翻转.创业重生》系列第一期,访问被裁退后两次创业的年轻老板。在未来两期,一个创立美容生意的单亲妈妈,以及一个屡战屡败、但却屡败屡战的连续创业者,也将分享他们扭转逆境、找到人生新方向的创业故事。

当我们说生活就像一场游戏,往往只是一种比喻,但吴海辉(39岁)却在他的生命中做了恰如其分的的诠释。

他在刚迎来第一个孩子时突然被裁员,从零开始创立了一家价值数百万元的电子游戏公司。

尽管后来因发展受限而决定脱售公司,但他在冠病疫情期间趁空档上网进修区块链课程,随后与朋友联手创立了加密游戏公司,公司不久前也刚筹到660万美元(905万新元)资金。

创业八年来,他成了三个孩子的父亲,大儿子和小儿子分别是八岁和三岁,女儿六岁。

不论克服过去的种种障碍和磨难靠的是运气还是坚毅,要亲身经历这一切对他来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但或许是因为他的坚毅,以及从艰难中走出一条路的决心,让他在面对一次次挑战时,仍然能够安然渡过。

SkyArk Studio联合创办人吴海辉接受《联合早报》专访时,叙述了他曲折的创业故事。

其实,他生命的挑战,并非始于被裁员后。持有多媒体电脑文凭的他之前并没有什么商业知识,但却在一家电子游戏公司开启了他的职业生涯,担任商业分析师。

尽管他边做边学的过程艰难,但他却克服挑战、连年升职,不久之后开始掌管公司在亚洲和欧洲的业务运作。

就在他的事业看似一片美好,生活一帆风顺,而他也沉浸在初为人父的喜悦时,公司决定转移阵地、从本地市场撤走,这个变故顿时改变了他的人生轨迹。

2014年,八年辛勤耕耘的事业,给一场裁员行动划上句号。然而,裁员也让他迈上了创业的道路。

吴海辉思忖着自己八年没有换过工作,只能找回同一个领域的工作,但问题是他并没有设计游戏方面的工作经验。

他一方面考虑到找工作不容易,另一方面也想到本地也会有许多缺乏经验、但又想加入电玩公司的人,他于是决定自立门户。

他与一个在电玩行业有多年工作经验的儿时玩伴,联手成立了移动游戏工作室XII Braves,一开始整个团队只有12个人。

接下来,他在集资时跌跌撞撞,面对了“老派”投资者的质疑和抗拒,他们认为电子游戏只是一种虚无缥缈的爱好,而不是一门有利可图的生意。

他日以继夜地辛勤工作寻找投资者,结果却一再遭到拒绝,有人告诉他:“至少如果我投资土地,还能够摸得着。”

不过,他对移动游戏和智能手机新时代的信念,始终没有被动摇。

最终,吴海辉的坚持得到了回报,他不仅争取到约100万美元的投资,也推出了工作室的第一款手机游戏“Valiant Force”。公司的员工阵容增加至50个。

这个游戏随后成为东南亚开发的第一款获得AAA评级的游戏,在苹果(Apple App)应用商店和谷歌(Google Play)商店排名前10。这让本地游戏与拥有丰富人力与资源的Supercell等全球游戏巨头,一样在国际上亮相。

初创公司发展遇瓶颈 为员工饭碗忍痛脱售

公司的亮眼表现也引起了全球游戏发行商世纪游戏(Century Games)的注意。

然而,公司的发展却陷入瓶颈。虽然第一个游戏取得成功,但公司过后在考虑是否推出第二个游戏时面对两难局面。

以公司的规模来说,如果把人力和资源调去发展第二个游戏,势必冲击到第一游戏的业绩表现,但如果不推出第二个游戏,公司的发展前景将受限。

考虑到员工的饭碗,他因此决定让世纪游戏收购公司。这项收购在2020年5月完成,而他也履行合约留任公司。之后,公司的团队进一步增加,后来增至100人。

2020年,也是加密游戏热火朝天的一年,吴海辉对它的潜力既持有怀疑态度,却又不免感到好奇。

疫情暴发后,吴海辉利用空档时间,上了牛津大学设立的区块链的网课,结果发现这竟是他至今上过的课业最为繁重的课程。不过,这项课程也让他对区块链有了一定的认识。

或许是命运的安排,他与几年前集资时认识的一个朋友重逢并恢复联系,他向对方提出了创办加密游戏公司的想法,结果对方也有意参与。

这个朋友之后与另一人先行成立了加密游戏公司SkyArk Studio。吴海辉于今年4月在XII Braves约满,隔月加入加密游戏公司,成为创办人之一。

SkyArk Studio的任务是通过把传统电子游戏转化为采用区块链科技的游戏,在新加坡打造加密游戏生态系统。目前,该公司已得到加密货币交易所币安(Binance)的扶持。

吴海辉把推动区块链电子游戏,即网络3.0,看成是赋予玩家更大“权力”的一项追求。

他解释,在传统电子游戏的环境中,一旦游戏商关闭伺服器,玩家的辛劳将付诸流水,但他们什么也做不了。

区块链电子游戏则不同,基于去中心化的特性,“伺服器属于‘云’和群体所拥有”,而不属于游戏商所有。

“这意味着,如果玩家10年后还喜欢玩这个游戏,伺服器就须要继续开放。它不属于(游戏)公司所有。在这个意义上,我们赋予了(玩家)群体权力,因为他们也是游戏的拥有者。”

作为加密游戏公司,吴海辉的设想是,让玩家最终完全过渡到使用加密货币玩游戏。

他5月加入SkyArk Studio的时候,正好碰上加密货币市场崩盘,但他并未乱了阵脚,反而泰然处之。

“没有了(加密货币的)炒作,也意味着不必在产品还未做好准备的时候,被匆忙地推进市场。”

汲取先前教训 先策划三游戏逐季推出

公司最近刚筹得660万美元,这笔钱也能够让公司维持三四年。

他吸取了在上一家公司的教训,如今一早就策划了三个游戏,确保不重蹈创立第一家公司的覆辙。第一个游戏将在今年12月进行封闭测试,并预料明年第一季推出;至于第二游戏则在明年第二季进行封闭测试。

三之一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