报告:我国与苏黎世并列 全球外派人员生活费最高城市

我国是商业投资的主要地点,服饰、食品和酒类饮料价格也是全球最贵之一。(王彦燕摄)
我国是商业投资的主要地点,服饰、食品和酒类饮料价格也是全球最贵之一。(王彦燕摄)

字体大小:

私人交通费和物价上涨,使我国第九次成为全球外派人员生活费最高的城市,与瑞士的苏黎世并列第一。

11年来九次列全球最贵城市

根据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在星期四(11月30日)发布的《全球生活费》(Worldwide Cost of Living)调查报告,我国在过去11年来九次成为全球最贵城市。

报告说,我国政府严格控制车辆数量,以致私人交通费为全球最高。新加坡是商业投资的主要地点,服饰、食品和酒类饮料价格也是全球最贵之一。

针对这项调查,贸工部发言人回应时重申,该调查“并不反映新加坡人的生活费”,因为它旨在帮助世界各地的人力资源经理和财务经理,为外籍人士和商务旅行者计算生活费津贴并制定薪酬配套。

发言人说,该调查的消费篮子并没有反映新加坡人通常的消费情况。例如,消费篮子包括名牌雨衣和外国日报等,而新加坡家庭通常不会购买这些产品。

此外,“它将所调查城市的商品和服务价格换算成美元,以便在城市之间作比较。因此,新元汇率强劲使新加坡的排名高于其他城市。然而,货币走强并不会提高以新元赚取收入的新加坡人的生活费。相反,新元走强有助于通过降低进口产品的价格(以新元计),以及随后消费者面对的价格,来抑制新加坡的进口通胀。”

发言人也说,政府了解到新加坡人对生活费的担忧,并在采取更多措施来支持新加坡人并缓解物价上涨的影响。政府将继续密切留意局势,并帮助新加坡人度过这个充满挑战的时期。

报告也指出,苏黎世与新加坡同样并列第一,则是因为瑞士法郎走强,以及食品、家庭用品和休闲费用高昂。

日内瓦和纽约并列第三,香港则排在第五位。

去年位列第三的以色列城市特拉维夫(Tel Aviv),今年滑落到第八的位置。

报告说,这项调查在今年8月14日至9月11日进行,当时以哈军事冲突还未爆发。军事冲突影响以色列的货币兑换率,也让一些商品难以购得。

若以当地货币计算,全球172个城市的生活费平均同比上升7.4%,低于去年的8.1%涨幅,但仍然高于2017年至2021年的涨幅。

亚洲城市的物价平均上升3.2%。中国大陆的四座城市南京、无锡、大连和北京,以及日本大阪和东京的排名都显著下滑。

中国城市的生活成本下降,主要是因为中国经济在冠病疫情过后复苏缓慢,导致消费需求低迷,也让人民币贬值。日本则是因为通货膨胀率长期低于其他国家,导致日元贬值。

澳大利亚和新西兰的物价涨幅没有显著趋缓,但这些国家的七座城市排名因为货币走软而下滑。

分析:利率高涨后滞冲击经济活动 进而影响消费需求

EIU的全球生活费主管杜特(Upasana Dutt)说,2021年至2022年供应链中断导致物价上涨的情况,在中国于2022年末解除防疫措施后已经缓解,而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引发能源价格飙升的情况也已缓解。

他预测,通货膨胀率会在明年进一步放缓,全球物价涨幅也将放慢。原因是利率高涨的后滞影响开始冲击经济活动,进而影响消费需求。不过,若以哈冲突升级,则可能导致能源价格上涨,厄尔尼诺气候现象也会进一步推高食品价格,

发达经济体的消费价格指数可能会趋向各国央行的2%目标,但发展中经济体的物价可能会飙涨。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