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管局COP28系列举措 推动亚洲能源转型

本届大会上,金管局宣布的大部分措施中都提到“煤电厂的提前淘汰”。亚洲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煤电厂,煤电厂退出势在必行,却难以一蹴而就。因此金管局一再强调“公正转型”。 (档案照片)
本届大会上,金管局宣布的大部分措施中都提到“煤电厂的提前淘汰”。亚洲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煤电厂,煤电厂退出势在必行,却难以一蹴而就。因此金管局一再强调“公正转型”。 (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过去一周,金融管理局在第28届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28)上连续推出一系列重要金融举措,包括聚焦于转型的分类法、混合融资平台和转型信用等,将对推动亚洲能源转型产生实质性影响。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治理与永续发展研究所所长卢耀群教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指出,这些措施对正在转型的企业来说意义重大。新措施由央行发起,这意味着能使金融机构和所有公司进行互动。并且,几项新措施为转型金融奠定基础并给出了指导方针,使得企业更容易参与并申请融资。

例如,新加坡—亚洲分类法(Singapore-Asia Taxonomy)非常明确地定义了转型活动,有了这些明确的指导,企业如果想申请融资,就有清晰的方向可以遵循。

金管局局长孟文能在大会期间指出,亚洲要实现有效和公正的能源转型,混合融资(blended finance)和碳信用是两个关键的成功因素。

金管局也分别就此推出新措施。首先是混合融资平台——亚洲转型融资伙伴关系(FAST-P),由政府和慈善机构提供优惠资本,承担项目风险,并催化商业资本加入转型融资。

卢耀群说,有些公司本身无法筹集到商业融资进行转型,混合融资的方式由于结合了公共和商业资本,将能够帮助它们。

金管局发展转型信用 以提前淘汰煤电厂

碳信用方面,金管局推出转型信用联盟(Transition Credits Coalition),发展转型信用以提前淘汰亚洲的燃煤发电厂

事实上,碳信用已经在合规市场和自愿市场上运作几年,而转型信用与碳信用不太一样。卢耀群解释,转型信用是碳信用的一种,是“高度可信”的碳信用。“这意味着企业只有在进行转型时才能获得信用,也就是说,转型过程中减少的排放量可以转化为碳信用。”

他说,以往市场上的碳信用通常来自树木,但现在完全不同。转型信用将更多用于煤电厂。当用清洁能源与可再生能源替代了煤炭,企业就可以获得这个特殊的减排信用。

孟文能在大会上透露,新加坡企业未来或可使用符合条件的转型信用,来抵消最高5%的碳税负担。

本届大会上,金管局宣布的大部分措施中都提到“煤电厂的提前淘汰”。亚洲三分之一的温室气体排放来自煤电厂,煤电厂退出势在必行,却难以一蹴而就。因此金管局一再强调“公正转型”。

根据国际劳工组织(ILO)的定义,公正转型(just transition)是指“以对所有相关人员尽可能公平和包容的方式实现绿色经济,创造体面的工作机会,不让任何人掉队。”

在2015年法国巴黎召开的联合国气候变化大会(COP 21)上,公正转型被写入《巴黎协定》。

孟文能表示,亚洲有60%的电力来自煤炭,超过670万人在整个煤炭价值链上就业,淘汰煤电厂在经济上面临巨大挑战。“但如果我们想要阻止灾难性的气候变化,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