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餐饮和零售商狮城设 “首店” 激发消费新动能表现亮眼

去年3月,被称为中国版“星巴克”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将海外首店开在了乌节路和滨海广场,在它的爆款产品生椰拿铁和首杯0.99元的促销带动下,不少消费者纷纷前来体验。(档案照片)
去年3月,被称为中国版“星巴克”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将海外首店开在了乌节路和滨海广场,在它的爆款产品生椰拿铁和首杯0.99元的促销带动下,不少消费者纷纷前来体验。(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即便面临大环境不稳定的困扰,新加坡在彰显商业活力的“首店经济”上依然交出亮眼成绩单,去年零售和餐饮行业净新增公司达1088家。分析师指出,“首店”不仅为消费者带来新颖体验、为品牌自身带来经济效益,也能是拉动本地经济的重要一环。

去年3月,被称为中国版“星巴克”的瑞幸咖啡(Luckin Coffee)将海外首店开在了乌节路和滨海广场,在它的爆款产品生椰拿铁和首杯0.99元的促销带动下,不少消费者纷纷前来体验,开业之初的盛况被形容为“排队三小时,爽饮两分钟”。

除此之外,加拿大国民咖啡“Tim Hortons”、香港米其林大排档“聚兴家”、武汉老字号“蔡林记”等不少餐饮品牌也选择在新加坡开出地区首店。一些在疫情时期离开新加坡的国际品牌也“重出江湖”,香港美妆连锁品牌莎莎(Sasa)在2019年撤出后,于去年12月重回本地。

成功首店可提升企业声誉

根据会计与企业管制局(ACRA)的数据,2023年,本地零售贸易和餐饮行业共有9612家新公司成立,8524公司结束营业,净新增公司1088家。

所谓“首店”,指的是行业领域里代表性较强的品牌在某一区域开的第一家店,或传统老店通过创新经营业态和模式在某一区域形成的新店。

新加坡管理大学市场营销学副教授拉玛斯瓦米(Seshan Ramaswami)在接受《联合早报》的采访中指出,“首店”通常被视为一次试验,为品牌提供了测试、了解新市场的机会,并能够为未来的扩张积累经验教训。一个成功的“首店”,不仅能为消费者带来新颖消费体验,在引领和创造需求方面表现突出,也将提升这一地区作为企业扩张理想地的声誉,引起其他企业进入该市场的兴趣。

企发局生活服务与消费产品副局长林雪颖向《联合早报》指出,新品牌的引入带来了创新概念和体验,丰富了本地人和游客的购物选择。除了促进消费和创造就业机会外,国际品牌也带来与本地品牌合作的机会。

在最新开业的国浩时代城(Guoco Midtown)中,共设有30家零售和餐饮店面,其中包括五个在新加坡首次亮相的品牌,六个由已在本地开展业务的品牌开设的新概念店。 

国浩房地产资产管理董事经理黄美贤说:“我们在国浩时代城项目中引入新品牌,使得零售体验更具差异化,不再千篇一律。这有助于吸引更多顾客,增加我们开发项目的客流量。新店面也激发了消费者的兴趣,在社交媒体上出现很多曝光和讨论,帮助国浩时代城进一步提升知名度。” 

不少店面存在“开业即巅峰”问题

根据英国《经济学人》智库(EIU)此前发布的经商环境排名,2023年,新加坡在82个国家和地区中排名第一,未来五年料继续是全球经商环境最佳的国家。

经济发展局(EDB)的网页资料显示,在新加坡,在线注册公司只需15分钟的时间,设立公司仅需1.5天,远远超出地区平均水平(25.5天)。至于注册成本,也只有315元。因此,对于外国企业开说,在本地开公司、设门店并非难事。 

林雪颖说:“国际零售和餐饮品牌被新加坡所吸引,不仅是因为这里充满活力,有多元化的生活方式和国际化的人口,还因为本地具备有利的商业环境和完善的基础设施。这些品牌自然将新加坡视为在本区域乃至全球扩张的落脚点。

聚兴家的母公司,聚美食投资公司(Gourmet Food Holdings)的首席执行官蔡国栋说:“新加坡顾客的口味偏好与香港顾客相似,因此是我们开拓海外市场的不二选择。我们的重点在于保持食物的口味和稳定性,以及设定可负担的价格范围,从而在本地获得忠实客户。另外,我们也在不断创新菜单,以满足顾客需求。” 

首店经济强调的是重资产的线下门店,不少店面其实也存在“开业即巅峰”,随后人流量下滑、门可罗雀的问题。比如,此前中国知名茶饮品牌“奈雪的茶”就在本地掘金失败。 

“首店”能否长红取决于适应新环境能力

拉玛斯瓦米指出,在新加坡,许多行业中的竞争都是“零和博弈”,一家店的成功运营可能是以关闭附近竞争对手为代价的。“首店”能否持续长红取决于其适应新环境的能力,比如持续观察和适应当地市场的季节性需求变化、当地口味的演变,以及不同地区顾客偏好的多样性。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