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沉默”成新常态 更多公司闭口不谈可持续目标

有不少公司正走向“漂绿”的对立面,它们不再公开谈论可持续行动和目标,而是选择闭口不谈,即“绿色沉默”(greenhushing)。(档案照片)
有不少公司正走向“漂绿”的对立面,它们不再公开谈论可持续行动和目标,而是选择闭口不谈,即“绿色沉默”(greenhushing)。(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在气候挑战成为共识的今天,“漂绿”(greenwashing)这个词对很多人来说已不陌生,它指的是企业夸大或虚假宣传在可持续方面的努力。最近,却有不少公司正走向“漂绿”的对立面,它们不再公开谈论可持续行动和目标,而是选择闭口不谈,即“绿色沉默”(greenhushing)。

本月,摩根大通(JPMorgan)和道富环球(State Street Global)宣布退出全球最大的气候变化投资联盟“Climate Action 100+”,让“绿色沉默”这一现象再次出现在人们的视野。该联盟拥有700多名投资界成员,成立的目的是向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等石油巨头施压,要求其脱碳。

同时,全球最大的基金管理公司贝莱德(BlackRock)也说,将把Climate Action 100+的成员资格转移给子公司,母公司将不再是联盟成员。

从高调支持ESG(环境、社会和治理)到缄口不言,这些投资巨头的转变究竟为何?

新加坡国立大学商学院治理与永续发展研究所所长卢耀群教授接受《联合早报》访问时说,首先,在许多投资者和股东的眼中,可持续性和价值的关系仍然不明确,ESG的回报在许多情况下仍未得到很好的验证,因此这些公司在推动ESG上遇到阻碍。

卢耀群也认为,公司保持沉默也可能出于对被贴上“漂绿”标签的恐惧。简单来说,说得越大声,披露得越多,面临的外界审查就越多,也更容易被人挑出毛病。

媒体活动公司GreenBiz Group主席兼联合创办人麦考夫(Joel Makower)也有类似观点。他在一篇博客中写道,当公众不理解或不欣赏公司的可持续发展的说法时,很容易为公司扣上“漂绿”的帽子。这是公司变得沉默的理由之一。

碳金融咨询公司South Pole的最新调查结果也佐证了这一点,即外部的关注和审查正让公司在宣扬ESG方面变得束手束脚。这份对12个国家的1400家公司的调查发现,70%的受访者承认他们有“绿色沉默”做法,58%正在减少与外部的气候沟通。

促使这些公司减少对外气候沟通的最重要原因,包括变化的法规及更高的行业要求(57%)、增加的客户审查(45%),以及缺乏足够数据支持其声明(43%)。

欧盟“绿色沉默”比例更高 美国ESG话题政治化

调查显示,在法规最为严格的欧盟,“绿色沉默”的比例比其他地区更高。

今年1月,欧洲议会正式批准了一项临时法令,禁止公司在没有确凿证据的情况下使用“环境友好”“绿色”等进行宣传,以打击“漂绿”行为。

美国的情况有所不同,“绿色沉默”可能多由共和党的反ESG浪潮推动。多个州的共和党官员已对银行和资产管理公司展开调查,出台了反ESG法律,并从贝莱德等倡导可持续投资的公司撤资。

贝莱德首席执行官芬克(Larry Fink)早在去年6月曾公开指出,虽然公司会继续关注气候和社会问题,但他不会再使用“ESG”一词,因为它已经变得过于政治化。

卢耀群说:“民主党支持ESG,而共和党反对,因此可持续话题仍然是分裂两个政党的问题。在之前的总统选举期间,共和党退出了《巴黎协定》。很多共和党人是公司的投资者,这些公司可能通过保持沉默,避免冒犯他们。”

不过,他认为,全球范围内的“绿色沉默”现象虽不会很快销声匿迹,但它并不像“漂绿”那般糟糕。“当然它也并不是好事,因为如果他们披露,会鼓励更多人走向绿色。但更重要的问题是,公司是否仍是绿色的。”

可以肯定的是,在这个问题上,“沉默是金”并不适用。South Pole就在报告中表达了对这一新常态的担忧,报告认为,社会亟需那些在可持续目标上取得进展的人来激励其他人开始行动,沉默不会带来进步。

South Pole临时首席执行官戴维斯(John Davis)认为,积极的一面是,现在的“绿色沉默”趋势可能是监管风暴来临之前的宁静。随着各地政府起草或实施推动公司报告其可持续工作的法规,必然会要求公司披露并讨论气候影响,应对未来怀有希望。

卢耀群说,新交所早在2016年就确定了可持续性披露规则,上市公司不得不进行披露。因此,“绿色沉默”在新加坡可能并不是一个严重的问题。目前,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也已经在考虑引入气候披露规则。

“通过监管,越来越多的公司会披露其可持续工作和目标,这仍然是未来的趋势。”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