非有地住宅用地土地增值费 平均上调0.1%

在118个区当中,37个区的非有地住宅土地增值费上调3%至14%,27个区的土地增值费则下跌1%至19%,其余地区维持不变。
在118个区当中,37个区的非有地住宅土地增值费上调3%至14%,27个区的土地增值费则下跌1%至19%,其余地区维持不变。

字体大小:

非有地住宅用地的土地增值费平均上调0.1%,扭转过去半年的3%平均跌幅。

分析师指出,土地增值费上扬的地区多数位于市区外,下调的地区则大多位于市区内,反映了过去六个月来政府售地计划(GLS)中央区和非中央区地段招标情况的强烈对比。

新加坡土地管理局(SLA)星期四(2月29日)傍晚发文告指出,有地住宅和非有地住宅用地下来半年的土地增值费(Land Betterment Charge,简称LBC)分别平均上涨7.8%和0.1%。商用、酒店与医院,以及工业用地的土地增值费也分别上涨3.8%、0.7%和1.7%。

土地增值费是由发展商支付给政府,用来填补土地使用密度和价值提高后的价差,反映了发展商的土地需求。

土管局是在征询首席估价师的意见后,制定最新的土地增值费,每年进行两次调整。

这一轮的土地增值费调整从3月1日起生效,直到8月31日。

就非有地住宅而言,在118个区当中,37个区的土地增值费上调3%至14%,27个区的土地增值费则下跌1%至19%,其余地区维持不变。

世邦魏理仕(CBRE)东南亚研究主管宋明蔚指出,非有地住宅的土地增值费波动与政府售地招标情况基本一致。像大巴窑和金文泰地段的招标结果比预期来得好,就带动相关地区的土地增值费上扬。

在去年11月的政府售地招标结果中,大巴窑和金文泰地段的得标价分别为容积率每平方英尺1360元和1250元,高于市场预期,同时也创下各自地区的地价新高。

仲量联行(新加坡)研究与咨询部主管郑惠匀说,非有地住宅土地增值费跌幅最大的地区包括东陵、乌节路和那森(Nassim)等。“这些地区的土地增值费下调在预期之内,因为发展商在过去六个月开出的土地标价疲软,尤其是大型地段以及购买需求潜在疲弱的地段。”

例如,滨海花园弯(Marina Gardens Crescent)政府售地计划地段的标价过低,因此当局没有颁发这幅地段。乌节林荫道(Orchard Boulevard)地段的最高竞标价比2018年5月颁发的卡斯加登路(Cuscaden Road)地段低32%。

投资者对商业房地产兴趣回暖

合登集团(Huttons)高级研究主管李思德指出,非有地住宅土地增值费下跌的主要是核心中央区(CCR)。但他认为,这不太可能刺激市场对集体出售地段的兴趣,因为目前额外买方印花税(ABSD)调高到60%仍是外国买家的最大阻碍,替代房子的成本也相当昂贵。

有地住宅方面,有116个区的土地增值费调高7%至8%,其余两个地区没有变动。政府在上一轮调整时,维持有地住宅的土地增值费。

莱坊(Knight Frank)研究部主管郑卫铭说,随着市区重建局的有地住宅价格指数去年上涨8%,几乎所有地区的土地增值费上涨,原因是市场持续对这些供应有限的住宅有需求。

在这一次调整中,商用用地的平均涨幅远高于上一轮的0.4%涨幅。郑惠匀认为,这是因为投资者对商业房地产的兴趣回暖。

她说,投资者青睐那些商用部分较大的资产,因为良好的供需基本面为房地产未来的租金收入,以及资本或发展收益提供支持。

至于工业用地,42个区的工业土地增值费上调3%至5%。酒店与医院则有18个区的土地增值费上涨约5%。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