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推动工业去碳化 探讨碳捕集和封存并留意电价影响

我国虽缺乏可再生能源资源,仍须展开能源转型,跟上全球净零排放的步伐。除了成立50亿元未来能源基金,我国也跟企业合作,探讨发展跨境碳捕集和封存项目的可行性。(吴先邦摄)
我国虽缺乏可再生能源资源,仍须展开能源转型,跟上全球净零排放的步伐。除了成立50亿元未来能源基金,我国也跟企业合作,探讨发展跨境碳捕集和封存项目的可行性。(吴先邦摄)

字体大小:

新加坡虽缺乏再生能源资源,仍须展开能源转型,跟上全球净零排放的步伐。除了成立50亿元未来能源基金(Future Energy Fund),我国也和跨国企业合作,探讨发展跨境碳捕集和封存(carbon capture and storage)项目的可行性。

人力部长兼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星期五(3月1日)在国会拨款委员会辩论贸工部开支预算时说:“新加坡自然资源稀缺,却仍发展成全球领先城市。若要维持领先,须最大限度地释放资源潜力,并将之转化为下阶段的成功。”

陈诗龙说,要实现去碳化,新加坡须大规模采用清洁能源。这很可能涉及尚未成熟的新兴技术,这些技术也具有重大商业和地缘政治风险,或需要高额的前期资本支出。

能源市场管理局 年底前将成立未来能源基金

但如果项目对新加坡的去碳化进程具战略价值,政府将提供支持,促进项目的发展。这么做可确保我国得到可靠和更清洁的能源供应,协助我国实现气候目标。

我国在今年财政预算案宣布设立未来能源基金,投资可采用低碳科技如氢能源的基础设施。这项基金将在今年底前,在能源市场管理局内部成立。我国迟些时候将为此立法修订。

陈诗龙强调,政府会非常谨慎规划能源转型,确保去碳化的同时维持国家能源安全,并保持成本竞争力。

继续给予中低收入家庭支持 减少能源转型对电费影响

他说,政府尤其密切留意能源转型对电价的潜在影响。“我们会继续给予中低收入家庭支持,以减少能源转型对电费的影响。”

除了电力,工业流程也占新加坡碳排放量很大一部分,我国正在积极探索工业流程去碳化的途径,其中一个是发展碳捕集和封存。

陈诗龙透露,政府一直与有意发展这项技术的公司接触,并将与由埃克森美孚(ExxonMobil)和蚬壳(Shell)组成的S Hub合作,研究跨境碳捕集和封存项目的可行性。

项目将评估捕集我国碳排放的技术可行性,以及与国际伙伴合作寻找适合封存的地点。

根据两家公司的联合声明,S Hub去年12月和新加坡经济发展局签署谅解备忘录,目标在2030年前,一起规划和发展每年可捕集和封存至少250万吨二氧化碳的项目。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