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济篇】新加坡经济更多元 人均GDP翻倍

李显龙接任总理的2004年,新加坡走出沙斯疫情,经济强劲反弹增长9.2%,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大约4万6664元。(档案照片)
李显龙接任总理的2004年,新加坡走出沙斯疫情,经济强劲反弹增长9.2%,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大约4万6664元。(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新加坡过去20年的经济发展更多元,而我国作为全球金融中心、人才中心和贸易节点的国际地位也更加稳固,人均国内生产总值和人均国民总收入都增长超过一倍。

李显龙接任总理的2004年,新加坡走出沙斯疫情,经济强劲反弹增长9.2%,人均国内生产总值(GDP)大约4万6664元。

时间快转20年,2023年因外部需求放缓,经济仅增长1.1%,但名义GDP已是2004年的3.5倍、人均GDP是当年的2.4倍,达到6733亿元和11万3779元。

人均国民总收入则从4万3841元翻倍至9万5455元。

经济蓬勃发展,新元也表现坚挺,较我国主要贸易伙伴的货币上涨了40%,是美元在同时期涨幅的两倍。 

亲商政策长期维持国家竞争力

前内阁部长、职总前秘书长林瑞生接受《联合早报》采访时说,李显龙的亲科技和亲商政策,是新加坡维持竞争力的关键。“对他来说,如果这个国家的经济发展不上去,跟不上科技的潮流,最终整个国家就会落伍,可能就会变穷。

“他对经济发展看得很准、抓得很紧,同时不断地作出政策的调整、政策的改变。这样的话,多年来我们新加坡的经济竞争能力,就能够持续下去。” 

中国银河证券新加坡经济顾问宋生文受访时指出,我国走过亚洲金融风暴,接着遇上网络泡沫化和沙斯疫情。“当时李显龙还未主政,但已参与政策制定,并意识到须要为新加坡经济寻找更多增长引擎,才能应付未来更频繁的外部冲击。”

造赌场综合度假胜地 打破我国一贯政策立场

发展生物医药是李显龙上任前,为新加坡找到的一个新增长引擎。他上任后,又打破我国一贯不开赌场的立场,拍板建造附有赌场的综合度假胜地。

打造综合度假圣地的构想于2004年初提出时,在民间和政府内部引起激烈辩论,李显龙花了不少时间阐述政府改弦易辙的个中原因。

他不讳言:“当综合度假胜地的构想首次提出时,我在情感上是支持反对者的。这么多年来,政府一贯的政策是不允许开赌场,而我们也一再拒绝开赌场的建议。”

然而眼看香港的迪士尼乐园开幕在即、马来西亚每年举办一级方程式赛车,新加坡旅游业在逐渐失去竞争力,李显龙促国人思考:“如果整个区域都在前进,而我们却原地不动,20年后我们会处于什么位置?”

两座综合度假胜地在2010年开幕,如今雇用大约2万名员工,超过65%是本地人。它们已承诺投资共90亿元扩建,预计将再创造5000个就业机会。

新加坡太平洋经济合作理事会主席陈企业博士受访时说:“当时有不少人反对,现在回过头看,综合度假胜地成了我国旅游业一个重要支撑,也把新加坡推到另一个高点。”

如果没有这两个超级项目更强力带动会议、会展与奖励旅游(MICE)发展,就不会有今天兴盛的“演唱会经济”,助我国争取到国际天后泰勒丝世界巡回演唱会的东南亚独家主办权。

抓紧全球化机遇 任内签订最多自贸协定

陈企业指出,李显龙也抓紧了全球化的机遇,为我国缔结了很多自由贸易协定。“如果当时没签下这些协定,等到保护主义抬头再来协商谈判就很困难了。”

根据贸工部网站,我国历来落实的自贸协定共27项。2004年至今,有将近20项双边和多边自贸协定生效。这期间,我国的商品贸易总额几乎翻倍至2023年的1.2万亿元、服务贸易增长超过四倍至8373亿元。

新加坡国立大学李光耀公共政策学院实践型副教授何伟伦认为,对贸易、人才和投资保持开放,是李显龙奉行的发展方针,有助新加坡从一个以制造为主的经济体,发展成重要的服务枢纽。

何伟伦说:“李显龙努力实现经济多元化,尤其重视金融和专业服务,以及作为知识经济基础的研究、创新和企业。”

然而,新加坡这些年来不断加强作为全球金融中心和贸易节点的地位,也面对竞争。

马来亚银行经济师蔡学敏受访时说:“尤其在2000年代初,香港正处于中国大陆崛起的浪潮中,大量中国大陆企业在香港上市和投资。不过面对有限的劳动资源和来自中国的竞争,我国制造业至今还占我国GDP大约20%。”

对于新加坡在经济面对外部变化多端的环境仍能保持前进,蔡学敏认为,李显龙主政期间秉持的变革精神、远见和适应能力,提高了新加坡的韧力。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