康盛答复新交所询问:新加坡业务展望不明朗

康盛人生集团董事会表示,公司此时要筹集新资金(配股约810万元),是不希望仅仅为了满足新加坡业务眼下对现金流的需求,而损害集团在其他地区的业务的运营或监管义务。(档案照片)
康盛人生集团董事会表示,公司此时要筹集新资金(配股约810万元),是不希望仅仅为了满足新加坡业务眼下对现金流的需求,而损害集团在其他地区的业务的运营或监管义务。(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去年12月15日卫生部下暂停令以来,康盛人生集团一直没能创造新营收,或从采集新脐带血样本取得现金流,集团董事会认为新加坡业务展望不明朗,即便暂停令撤除后也不明朗。

新加坡交易所挂牌公司康盛人生集团(Cordlife)董事会,星期五(5月10日)答复新交所监管公司的询问时指出这点。

董事会答复时也提供了大股东南京新街口百货(Nanjing Xinjiekou Department Store,下称南京新百)的回应,但没有提供链接到南京新百致股东的公开信,它说这是鉴于初步法律意见认为其中的内容可能涉及诽谤。

另外,董事会指出,公司此时要筹集新资金(配股约810万元),是不希望仅仅为了满足新加坡业务眼下对现金流的需求,而损害集团在其他地区的业务的运营或监管义务,“特别是考虑到集团在其他地区的大部分合同都是来自客户预付款”。

董事会星期五答复股东在股东大会前提交的问题时透露,集团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以及定期存款,超过一半是在印度和马来西亚,而且主要是来自这两个国家的客户预付款,公司认为不耗尽这些市场的现金是审慎做法,以维持公司对这些顾客的持续义务,并确保这些业务的持续运营有足够的营运资金。此外,资金汇回新加坡也须遵守各自司法管辖区的法规。截至2023年12月31日,公司拥有现金和现金等价物710万元和定期存款610万元。

至于公司需要更多资本,为何不发售附加股,而是选择配股,它的理由是:一、配股所需时间一般远比附加股更短而且有更高的确定性,而公司急需现金,管理层和大多数董事都认为配股更适合;二、配股成本更低,没有中介费和财务顾问费,法律费用只是签约时的5万元。附加股的邀约书和包销协议都涉及法律费用,也须要寻求大股东包销附加股和额外认购其余股东没认购的附加股。

另外,它答复股东说,如果所有高风险储罐的活跃顾客(合计5300份脐带血,不包括已终止合约的顾客)接受退款和免除年费,将导致集团截至2024年12月31日财年的收入和税前盈利减少约920万元。这不包括拒绝接受退款或免除年费的客户可能展开诉讼/或集体诉讼的财务影响。

康盛人生下星期二(14日)上午9时举行股东大会。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