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芳达:劳资政三方伙伴密切合作 解决港口拥堵等问题

交通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徐芳达(站立者右三)说,当局将部署更多人力、优化新加坡港口容量、促进信息交流并与利益相关者进行积极规划,共同度过挑战。他星期五在太平船务执行主席张松声(站立者左二)和首席执行官高瑞泽(部长背后)等人陪同下,参观了太平船务学院的海事效率优化中心。(梁麒麟摄)
交通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徐芳达(站立者右三)说,当局将部署更多人力、优化新加坡港口容量、促进信息交流并与利益相关者进行积极规划,共同度过挑战。他星期五在太平船务执行主席张松声(站立者左二)和首席执行官高瑞泽(部长背后)等人陪同下,参观了太平船务学院的海事效率优化中心。(梁麒麟摄)

字体大小:

近期红海危机使大量商船改道,导致全球多个港口出现船只拥堵情况,我国交通部和海事及港务管理局(MPA)正与劳资政三方伙伴合作,增强新加坡港口的能力和容量。

海事领域的劳资政三方伙伴包括新加坡港务集团(PSA)、航运合作伙伴、行业公会,以及工会。交通部长兼财政部第二部长徐芳达星期五(6月7日)在太平船务学院(PIL Academy)成立仪式上说,这三方将密切合作解决当前港口拥堵等问题

他说:“我们将部署更多人力、优化港口容量、促进信息交流并与利益相关者进行积极规划,共同度过这一充满挑战的时期。”

他指出,海运业是国际贸易的关键,全球80%以上的货物通过海路运输。“如果船舶及其货物是全球经济的支柱,我们的海事专业人员就是它的命脉。如果没有他们的专业知识和奉献精神,任何船只都无法安全驶入和驶出我们的海岸,我们的港口运营也将陷入停滞。”

徐芳达提到:“想想最近的红海危机,它使大量船只改用绕过好望角的较长航线。这种改道导致全球多个港口出现‘拥堵’(bunching,指货船须排队入港)。自2024年初以来,新加坡港口也经历了船舶到港、集装箱处理量和停泊位需求显著激增,许多船只把新加坡港口作为缓解货运途中遭遇延误的中心。”

红海承载着全球12%航运量,但自以哈冲突发生后,去年11月以来胡塞武装就对途经这条繁忙航道的商船展开了数十次袭击,迫使很多商船绕道非洲好望角。

太平船务奠定我国海事业基础

徐芳达说,当前全球航运业也面临数码化、脱碳等新挑战,新加坡海事业须持续提升和重新培训劳动力,以确保便员工能够与时俱进,保持竞争力。我国正致力于运用政府、业者和工会之间强大的三方伙伴关系,使新加坡成为全球海事人才发展的中枢。而太平船务学院的成立,也是新加坡海事业实现培养未来劳动队伍目标的重要一步。

他指出,作为新加坡本土的集装箱船运公司,太平船务是新加坡海事业成功故事的一个基石。自1967年成立以来,太平船务在塑造新加坡海事业格局方面发挥了关键作用。如今,它在新加坡船舶注册处是第11大船东,公司的新加坡办事处运营着一支由100艘船只组成的船队,在本地的员工近700名。

根据太平船务,集团作为全球第12大、东南亚本土最大的集装箱船运公司,在全世界拥有约8000名员工,其中包括4000名海员。考虑到员工多样化的背景和不同的培训需求,太平船务学院的成立旨在为所有员工提供结构化、客制的培训。从长远来看,这不仅可以增强公司实力,还有助于提升海事业的能力。

太平船务首席执行官高瑞泽(Lars Kastrup)说:“我们的目标是提高员工的技能,使他们能适应未来职业发展需求。同时,我们也致力于确保太平船务业务的可持续发展、提高效率和推动创新。太平船务正转型成为一个更强大、更高效、更具创新性、可持续发展且着眼未来的机构,通过太平船务学院系统全面的培训计划,赋予员工能力,共同推动公司向前发展。”

太平船务学院星期五也与新加坡理工大学(SIT)、本地技能管理软件提供商JobKred,以及英国专业机构海事培训学院(Maritime Training Academy)签署谅解备忘录,携手为学院设计和开发课程。

学院与新加坡理工大学将合作开发一套与海事相关的微证书课程,让员工可以选择最适合他们当前职业发展的专业证书,并可集结这些微证书,考取学士学位或更高文凭。

学院将与JobKred公司合作,利用数码科技,让员工能够以灵活的方式按照自己的步伐学习,同时兼顾工作。此外,与海事培训学院的合作还将为员工提供多样化的短期海事课程选择。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