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查:30岁以下本地年轻人 逾三成视度假为关键长期财务目标

新加坡的25岁至29岁受访者当中,有37%将“有充足应对紧急情况的储蓄”视为关键长期财务目标,其次“享受出国度假”占34%,“购新房”占32%,“有充足用于医疗需求的储蓄”占29%,“维持当下的生活状态”占26%,最后“退休后有收入但无须工作”则占23%。(档案照片)
新加坡的25岁至29岁受访者当中,有37%将“有充足应对紧急情况的储蓄”视为关键长期财务目标,其次“享受出国度假”占34%,“购新房”占32%,“有充足用于医疗需求的储蓄”占29%,“维持当下的生活状态”占26%,最后“退休后有收入但无须工作”则占23%。(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新加坡25岁至29岁年轻人中,34%视出国度假为关键长期财务目标,远超亚洲平均的19%。

根据2024年宏利亚洲关怀调查(Manulife Asia Care Survey 2024),新加坡年轻人的财务偏好与亚洲整体存在明显的差异,更具即时享乐倾向。

整体而言,亚洲同年龄层年轻人的三大长期财务目标依次是有充足应急储蓄(43%)、有充足医疗需求储蓄(33%),以及退休后无须工作但有收入(28%)。

在新加坡,25岁至29岁年轻人的三大长期财务目标则是有充足应急储蓄(37%)、出国度假(34%)、买房(32%)、退休后无须工作但有收入则垫底(23%)。

报告指出,相对亚洲其他地区和新加坡的其他年龄层受访者,只有新加坡的25岁至29岁群体,将度假视为主要的长期财务目标。

尽管如此,新加坡25岁至29岁受访者中,74%对达成个人财务目标有信心,比整体受访者高出13个百分点。

为了支持自己的生活方式,35%受访新加坡年轻人会从事副业,45%更倾向于投资股票和其他金融产品,比率高于更年长的新加坡人。

这份调查在今年1月至2月间以线上问卷的方式进行,受访者为已经或计划购买保险的25岁至60岁人群,来自中国大陆、香港、印度尼西亚、日本、马来西亚、菲律宾、越南和新加坡,共计8400人,其中新加坡居民占1038人。

宏利新加坡首席营销官谢明凯指出,比起长期财务安全,新加坡年轻一代对短期体验的偏好提醒了金融行业,应该反思如何更好地服务年轻消费者的需求,确保他们能平衡好即时享受和长期财务安全。

新加坡年轻人对健康和家庭重视度较低

在健康方面,68%的新加坡25岁至29岁受访者认为财务紧张时,医疗开销是可以削减的奢侈品,这比亚洲同年龄层年轻人整体高出12个百分点。

新加坡25岁至29岁受访者当中,69%还认为家庭计划,包括结婚生子,可能会影响自己达成长期财务目标的能力,比亚洲同年龄层年轻人整体高11个百分点。

此外,66%新加坡年轻人认为,供养需要经济支持的父母是财务负担,比亚洲同年龄层年轻人整体高出21个百分点。

谢明凯说:“调查结果表明,我们须要讨论财务独立和主动展开退休规划。随着社会规范和期望演变,个人也要自己规划退休生活,减少依赖子女提供财务支持的传统情况。”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