亚洲家办爆发式增长 虚假“玩家”令人担忧

业内人士指出,假冒者多是为借机打入高净值人士群体,以实现销售产品或服务的目的,若要辨别真伪,须多与相关合作伙伴或其他家族交流。(档案照片)
业内人士指出,假冒者多是为借机打入高净值人士群体,以实现销售产品或服务的目的,若要辨别真伪,须多与相关合作伙伴或其他家族交流。(档案照片)

字体大小:

亚洲财富格局日益成熟,带动人们对传承、遗产规划等家族办公室服务的关注、交流和需求。但是,由于家办的界定模糊,以及保密性等特点,该行业里的“冒牌”或者“蹭流量”现象也变得更加明显。

业内人士指出,假冒者多是为借机打入高净值人士群体,以实现销售产品或服务的目的,若要辨别真伪,须多与相关合作伙伴或其他家族交流。

新加坡金融管理局受询时强调,该局主要关注的是潜在洗钱风险,为应对这一风险,获得税收优惠的单一家办必须在本地银行开设户头。

今年3月,一名自称是迪拜王室成员的男子表示有意投资5亿美元(约6亿7600万新元)在香港设立家办,但后来这项计划不仅无疾而终,更有媒体爆出这名王子原是拥有大量菲律宾歌迷的迪拜歌手。这让其真实身份,以及是否真的要在香港设家办的计划都变得疑云重重。

Dentons瑞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兼首席运营官刘家铭在与《联合早报》的采访中指出,以往提到家办可能更多会想到亿万富翁等类似形象,但现在更像是一个泛化的概念。单一家办和联合家办(multi family office)虽然都可简称为“家办”,但前者是集中管理单一家族的财富、投资和传承规划,大多数后者则类似一个第三方财富管理组织,为非关联的多个家族提供财务解决方案。 

商业与慈善论坛(Business and Philanthropy Forum)创始人郑伟对《联合早报》透露,由于是管理私人财富,单一家办具有高保密性的特点,绝大多数的无论是其名字、工作人员都不容易为外界所知。

典型家办流动资产须达1亿美元

根据康顿研究公司(Campden Research)此前的研究,一般而言,一家典型的家办每年的运营成本至少为150万美元,这意味着其流动资产须要达到1亿美元。

以新加坡为例,我国在2017年首次允许家办可在所得税法令第13R条文下申请税务减免时,没有对家办的资产管理下限进行规定,即使后来提高门槛,在2019年到2023年间,享受税收优惠的单一家办数量从200个增加到了1400个。根据德勤的一份报告,香港共设有2703个家办,但其中67%的管理资产不足1亿美元。 

刘家铭说:“在新加坡,如果你是单一家办的人,这意味着你的资产管理规模最低有2000万元,但如果是联合家办,你可能实际上没有那么多钱。因此,为给自己‘贴金’,方便‘混圈子’,有人会在自我介绍中故意模糊概念。” 

郑伟指出,假冒家办人士或是在自我介绍中蹭家办“流量”的人的目的一般有两种。一是想快速打入高净值买家圈子,销售产品或者服务,二是希望借机在展示一种“高大上”的生活方式及形象后,借钱甚至骗钱。 

金管局发言人接受《联合早报》询问时说,由于单一家办只管理属于家族的资产,而不管理第三方资金,本地的单一家办与美国、英国、瑞士和香港等地一样,无须获得执照。

发言人说:“金管局主要关注的风险在于流入单一家办的资金具有潜在洗钱风险。为应对这一风险,获得税收优惠的单一家办必须在本地银行开设户头。” 

发言人也说,金管局去年7月宣布加强家办的监察机制并展开公众咨询,它将在今年稍后公布反馈意见的回应以及进一步的实施细节。

资产管理规模5000万元及以下家办 “注水”概率较大

在新加坡为家办申请者提供咨询服务的Bayfront Law董事林韦恩说,目前很难根据公开信息区分真假家办。但这一行业规模较小,可以向熟悉家办行业的消息人士核实,也可查看金管局的投资者警惕名单,查看相关公司是否被列为欺诈或无适当执照经营。

Oppenheimer Generations Asia的董事总经理科勒维奇奥(Collevecchio)认为,亚洲家办领域目前不存在系统性风险,若要辨别家办的真伪,花时间与相关合作伙伴和其他家族交流,并雇用优秀的员工进行尽职调查是有益的。

他说:“在WhatsApp上询问一圈后,大家都会说‘不要相信这个人’。这虽然不能阻止人们在这个领域活动或参与欺诈,但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个系统会自我修正。”

另外,有业内人士透露,一般而言,那些资产超过2亿元且符合新加坡经济发展局(EDB)全球投资者计划(Global Investor Programme,简称GIP)的家办是“安全”的,因为其申请人的资质、投资方案,以及未来的续签要求方面都有较高门槛,而如果是资产管理规模在5000万元及以下的家办,出现“注水”的概率较大。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