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若重返白宫 或影响东南亚外国直接投资及中期增长

彭博经济高级经济师亨德森(Tamara Mast Henderson)提到,在短期内,东南亚经济面临的其他三个不确定性因素分别是美联储政策、中国经济复苏以及地缘政治。图为泰国曼谷空拍图。(法新社)
彭博经济高级经济师亨德森(Tamara Mast Henderson)提到,在短期内,东南亚经济面临的其他三个不确定性因素分别是美联储政策、中国经济复苏以及地缘政治。图为泰国曼谷空拍图。(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大选为东南亚经济前景带来不确定性,若特朗普重返白宫,其对所有进口商品征收10%关税的计划将对东南亚地区的出口造成打击,并可能影响外国直接投资和中期增长。因为更高的关税会导致更多供应链转移回美国,越南对美国呈现贸易顺差,还可能面临特定关税。

彭博经济(Bloomberg Economics)高级经济师亨德森(Tamara Mast Henderson)星期四(6月13日)在媒体圆桌会议上提出以上观点,并阐述了东南亚地区接下来会面临的经济阻力因素以及展望。 

亨德森说:“东南亚面临着强劲的外部阻力,其中最主要的是去全球化,这增加了企业经营成本,削减了消费者和企业的支出能力。此外,全球变暖、人口老龄化以及疫情后各国的高负债和高利率等因素,也使得政府为支持生产率和增长潜力的措施而提供资金的空间更小。”

亨德森提到,在短期内,东南亚经济面临的其他三个不确定性因素分别是美联储政策、中国经济复苏以及地缘政治。

星期三(12日),美国联邦储备局结束了为期两天的货币政策会议,宣布将联邦基金利率目标区间维持在5.25%至5.5%之间不变,虽然最新点阵图显示决策者目前预计今年只会降息一次。但亨德森认为,考虑到鲍威尔强调美联储提出的通胀前景是“相当保守的预测”,降息两次的可能性仍然存在,第一次可能在9月发生,第二次在12月。

对新加坡前景和风险展望不变

上个月,今年51岁的黄循财正式宣誓就任新加坡总理。亨德森说:“虽然有了新总理,但我们对新加坡的前景和风险展望不变。这要归功于政府的长远规划和贯彻执行。这是一个真正深思熟虑、谨慎使用公款的政府。”

在中国方面,亨德森认为中国今年实现5%经济增长目标较为困难,预计实际增长率为4.7%。

根据彭博社编制的经济预测,今年主要经济体的增长将降温,而亚细安六国在2024年的实际GDP增长率将达到4.4%,2025年为4.6%。亨德森透露,她对东南亚接下来的经济前景持谨慎态度。

她说:“我有点怀疑东南亚能否逆势而行,特别是在国内因素有时强化了外部阻力的情况下。此外,美联储推迟放宽政策可能会导致更多投资被推迟,因为投资者不愿在高利率时锁定投资。”

LIKE我们的官方脸书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