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加速推动科研 发展创意经济

字体大小:

社论

2016年1月11日

政府未来五年将投入190亿元进一步推动和资助研究与开发项目,这比过去五年的161亿元增加18%,平均起来,每年近40亿元的拨款相等于我国年均国内生产总值的约1%,与美国等发达国家在研发方面的开支不相上下。政府再次大手笔资助国家的科研工作,要在各个领域投资人才促进研发活动,全力将我国打造成一个创意经济体。

李显龙总理是研究、创意与企业理事会(Research, Innovation and Enterprise Council,简称RIEC)主席,他上周五宣布这个消息时说,这是对人才、科学的可能性及能改革我们生活上的投资,有关计划将为经济带来巨大贡献,创造工作和机会,并支持智慧国和未來技能等全国性计划,协助工人在科技变化和全球化中进步成长。

在“研究、创意与企业2020计划”下,其中45%的资源将优先分配到四个领域:先进制造与工程、保健与生物医药科学、服务与数码经济、城市解决方案和可持续性。过去几年来,新加坡不断尝试扭转经济结构性问题,但这是个巨大而艰困的工程,因为投资驱动型经济(investment driven)已经走到尽头,我们必须走向创意驱动型经济(innovation driven)与知识驱动型经济的领域,这需要透过新创意、新知识来推动。

自从英国政府1998年正式提出“创意经济”(Innovation Economy)的概念以来,发达国家和地区纷纷提出以创意为基础的经济发展模式,创意经济不仅是推动经济持续发展的动力之一,也是当今衡量一个国家或地区经济竞争力高低的重要标志之一。在中国,面对经济增速放缓,于是启动了金融、财政、土地、收入分配等领域的经济改革方案,同时也致力发展创意产业,一些中国城市已各自推动创意经济发展计划,并积极引进高层次创意人才。

韩国总统朴槿惠上台后也推出创意经济计划,希望借此让停滞不前的经济脱胎换骨。韩国已成立40亿美元政府基金协助青年创业,并于去年在主要城市成立17个“创意经济创新中心”,鼓励年轻人想出创业点子,同时扶持中小企业提升创新能力,进而带动韩国经济走上稳定的复苏轨道。

我国政府其实早已通过不同的管道拨款资助各种研发活动,例如国家研究基金会(NRF)在鼓励开展科研活动方面就发挥了重要作用,从2008年至2015年,国家研究基金会总共投资4130万元在144家科技起步公司,其中58家起步公司另外吸引到3亿1500万元的投资额。国家研究基金会今年将调整出资的方式,本地大型公司将在该基金会的财政资助下,设立本身的企业创业公司和科技起步公司进行合作。

虽然过去有些投资项目因资金不足或新产品无法商业化而失败,但从资金获得的角度来看,我国有创意点子或科技能力的年轻人,并不担心缺乏资金无法在各领域开创事业。不过,创业者和科研人员必须对所得到的资金负起责任,李总理说,一旦开始了一个项目,不能以改变了主意为理由,要结束就结束,“必须确保我们投了钱,我们能从中得到好的价值。”

因此,不管是私人设立的创业基金、政府成立的资助金或其他类型的基金,获得资金者必须有创业和科研工作的纪律。整体而言,正如李总理所说的,拨出国内生产总值约1%的钱在研发上是有价值的,但他说我们必须在这方面要更努力地去做,政府也会继续把研发开支维持在这个水平。

跟以往不同的是,这次宣布的新的研发计划方向更明确,将资助优良和合适的科学项目,所支持的研发项目也更有选择性和针对性。无可否认,我国未来的经济增长必须通过价值来创造,因此推动科研活动发展创意经济的工作必须加速。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