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国亟待解决生育低落问题

中国近日宣布“三孩”政策,以解决人口增长放缓、人口老化的问题。(法新社)
中国近日宣布“三孩”政策,以解决人口增长放缓、人口老化的问题。(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中国最近宣布放开“三孩”,以解决人口增长放缓、人口老化加速的问题。然而,在“二孩”政策无法取得明显效果的情况下,“三孩”政策似乎也不被看好能够逆转新生人口持续减少的趋势。中国要解决低生育率的难题,和许多发达国家一样,必须先解决“难养”的问题。

生育率下滑和人口老化是发达国家和高度城市化地区的老大难问题。中国几10年来的产业政策,依赖其人口红利特别是广大的劳动力储备,是中国摆脱贫困、成为经济强国的主要推动力之一。然而,中国整体上还是发展中国家,它的东部沿海地区的人均国内生产总值虽然已接近高收入国家,但内陆的经济发展水平仍然滞后,因此面临所谓的未富先老的巨大隐忧。

中国的最新人口普查统计显示,过去10年,中国人口年均增长率下滑至0.53%,比上一个10年下降0.04个百分点,创下1953年中国开始组织人口普查以来的新低。中国在推出“全面二孩”的2016年取得1786万新生人口,之后连年下降,2020年只有1200万,同2019年相比减幅多达18%。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也下降至1.3的低位,低于人口更替所需的2.1。

中国人口峰值何时到来,成了中国国内外关注的课题。新生人口一旦低于每年约1000万的死亡人口,中国就会出现人口负增长。

人口萎缩的影响是深远的。人口红利的耗尽,将削弱中国作为“世界工厂”的劳动力规模,影响中国的经济增长。劳动力队伍老化和缩小,势必影响养老金制度的可持续性,进而影响整体社会和政府财政的运作。中短期内,中国依然是一个庞大的“世界市场”,但人口一旦萎缩、老化,中国市场这一吸引力就会减弱。

“全面三孩”政策宣布后,新华社在微博进行的网络调查显示,超过90%的人选择了“完全不考虑”。这在某种程度上说明,即使中国政府允许人民生育更多孩子,但还有其他难题促使人们少生、不生。

因此,中国政府此次宣布“全面三孩”,关键还在紧随其后的配套支持措施。尽管配套细节还未公布,但中国政府已意识到,必须全盘解决生育率低下所面对的结构性问题。中共政治局会议就提到,促进生育政策必须和相关经济社会政策配套衔接,包括治理婚嫁陋习、天价彩礼等不良社会风气,发展普惠托育服务体系,降低家庭教育开支,完善产假和生育保险制度,保障女性就业权益等。

中国目前所面对的难题,新加坡和许多东亚社会也在面对。新加坡很早就制定全面的措施鼓励生育,包括婴儿花红现金奖励、育婴补贴、新生儿保健储蓄补助金等,也在托儿、产假、结婚等方面推出鼓励和扶助措施,但尽管不断加码,总生育率依然维持在低位。可以这么说,措施对于有意生养更多孩子的夫妻,确实起到了减轻负担的帮助,但无法从根本上改变人们的婚恋和生养决定,以及现代社会思潮的大势所趋。其实,各种结构性问题,例如女性经济社会地位的全面提升和“被解放”、大都会的高房价和高养育孩子成本等,当代东亚社会都普遍面对,但思考和解决方案不可能相同,还得各自摸索和努力。

整体而言,高度重视教育的东亚儒家文化圈的人民都有生儿容易养儿难的顾虑,所以在竞争压力下,都出现少子化现象。但中国国情还稍微不一样,它的东部城市人口还面对种种“内卷化”压力,年轻一代选择“躺平”,加重了鼓励结婚生育的难度;而在一些农村地区,现代化程度相对较低,人们一般还有多子多福、天生天养的观念,适当的鼓励政策也许还能有一些作用。

生育是一个国家的头等大事,一旦陷入低生育率陷阱,要扭转就极为不易。中国目前还处于人口增长阶段,但低生育率和未来人口缩减的挑战已摆在眼前,确实有必要及早谋划和制定应对方案。明知不可为而为之,多少还能起到补救的成效。如果完全不为之,则人口断崖式减缩的不归路就不远了。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