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互为因果的马国双重危机

马国冠病疫情持续恶化,即使目前实施最严格封城的行动管制令,每天的确诊人数依然居高不下。(彭博社)
马国冠病疫情持续恶化,即使目前实施最严格封城的行动管制令,每天的确诊人数依然居高不下。(彭博社)

字体大小:

2021年6月11日

马国深陷政治恶斗与抗疫不力的胶着困境,以致国家元首近日采取主动,召见朝野政党领袖,并在下周召开统治者特别会议,以寻求突破口。马国元首主动介入国家行政事务极其罕见,说明他已对冠病疫情在紧急状态令即将届满却毫无改善,且政治危机持续,而感到焦虑和失去耐心。

马国冠病疫情持续恶化,即使目前实施最严格封城的行动管制令,每天的确诊人数依然居高不下。虽然近期的单日新增确诊病例,在五六千起的水平波动,但卫生部长阿汉峇峇说,这是因为检测量减少的缘故,并非疫情好转。据他前天公布的统计数据,马国疫情还在加剧;上周同前一周相比,死亡人数上升42.1%,活跃病例整体增加23.3%,入住加护病房病例增加15.1%。

另一个让抗疫工作受阻的原因是疫苗供应不足。尽管马国未来两个月将获得1600万剂疫苗供应,同时全国单日施打剂量加速至15万剂以上,但是主管疫苗接种工作的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凯利前天说,泰国产的阿斯利康疫苗无法如期交货给马国。这将影响疫苗接种进展和抗疫工作。

马国疫情严峻,抗疫政策朝令夕改,作业程序出现双重标准,导致民间怨声载道。一些政治评论员批评国盟政府不像一个有抗疫经验的团队,原因可能出在国盟政府的领导弱势、缺乏领导力和决策不够果断。例如,首相办公室于5月28日宣布从6月1日起全面封锁,主管防疫事务的国防部高级部长依斯迈沙比里30日才开始发布相关标准作业程序,以致民众没有多少时间做准备,也让利益团体有机会游说政府出台符合其利益的条例。内阁部门之间也被指扯后腿:沙比里宣布封城行动后,国际贸易及工业部高级部长阿兹敏被指批准数万家公司在全面封锁期间继续营业,沙比里在社交媒体发文暗批阿兹敏打开了“防疫后门”。

多个州的苏丹也对疫情严峻向中央政府表达关切。柔佛州苏丹5月20日下令该州的国州议员召开特别会议商讨对策;一个星期后,苏丹更直接向中央政府提出抗疫建议。雪兰莪州作为人口最多和疫情最严重的州,雪州苏丹对该州只获得61万5000多剂疫苗分配,而向中央政府表示不满。吉兰丹州苏丹多次对该州疫情严峻表达关切,也对疫苗注册率偏低表示难过。

马国这一轮全面封锁持续至6月14日,如今只剩三天,紧急状态令则将在8月1日届满,但疫情明显还未缓和。慕尤丁政府没能善用半年多的紧急状态控制好疫情,以致马国各界指他要靠疫情来延长紧急状态令和政权的说法甚嚣尘上。执政党则指责反对党不顾疫情,一心施压夺权。

马国的政治运作如今已因为疫情和紧急状态而陷入混乱。紧急状态令冻结了国州议会和选举,赋权中央政府制定法律,反对党为此质疑慕尤丁政府滥权,并一直施压国州议会复会。迫于压力,慕尤丁政府正在研究以“线上线下”的混合方式,为国会可能复会做准备。但是可以预料,由于去年底巫统已有数名议员宣布撤回对国盟政府的支持,因此国会一旦召开,慕尤丁可能面对不信任动议的挑战,甚至倒台。在疫情危机中换政府,并不利于抗疫工作。

在朝野力量处于均势的情况下,统治者的角色越来越重要。去年3月喜来登事件后,国家元首召见所有国会议员后委任慕尤丁为首相,马国一些政治观察家因而批评君主立宪制度受到损害。如今,慕尤丁政府抗疫不力,政治危机持续,马国民众越来越期望统治者能采取主动打破僵局;统治者填补政治权力真空及其对马国体制的影响,则已不太受到民众关注。当人民生命安全受到威胁时,民主宪政完整性恐怕也要靠边站。

最后不论马国统治者和中央政府采取什么行动,最重要还是希望马国朝野政党置人民利益先于政党利益,暂时“停火休战”,携手把疫情尽早控制下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