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中美科技脱钩形势堪忧

在美国上市后的48个小时内,中国监管部门以保护数据安全为由,禁止滴滴的新用户注册,并对滴滴的数据处理展开调查,导致滴滴的股价暴跌,牵连了在美国股市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法新社)
在美国上市后的48个小时内,中国监管部门以保护数据安全为由,禁止滴滴的新用户注册,并对滴滴的数据处理展开调查,导致滴滴的股价暴跌,牵连了在美国股市上市的中国概念股。(法新社)

字体大小:

上个月底,中国网约车巨头滴滴出行在美国股市低调且火速上市,筹集44亿美元。但在上市后短短的48个小时内,中国监管部门以保护数据安全为由,禁止滴滴的新用户注册,并对滴滴的数据处理展开调查。这导致滴滴的股价暴跌,牵连了在美国股市上市的中国概念股。

与此同时,中国监管部门也对6月份在美国上市的互联网公司——货运物流公司“满帮”以及在线招聘平台“Boss直聘”,启动调查。

这是自去年中国监管当局喊停蚂蚁集团上市计划后,对科技企业的另一系列的严厉监管。当时,中国政府关注的是“大而不能倒”的科技企业垄断市场的行为以及它对金融体系所可能造成的系统性风险。最近中国监管当局对科技企业展开的一系列调查,则是反映它对数据主权的关注,尤其是跨境的数据流动。

中国国务院最近出台了《依法从严打击证券违法活动的意见》,而首部《数据安全法》也将从9月1日起开始生效。在新的条规下,政府有权要求科技企业分享风险数据,并进一步限制跨境的数据流动。中国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网信办)也推出《网络安全审查办法》修订草案,规定掌握超过100万用户资料的企业,在海外上市前必须经过网络安全审查。此外,据报道,中国证监会将成立一个专门机构,审批赴美上市的中国企业。

这组合拳意味着中国科技企业今后要到美国上市,将面对更繁琐的程序与监管。另一方面,美国出台的一系列措施,也使在美国股市上市的中国科技企业面临强制退市的风险。

美国前总统特朗普在卸任之前,颁布了《外国公司问责法案》,规定连读三年未达到美国审计标准的外国公司从美国股市退市,而中国则是长期以国家安全为由,拒绝让美国监管机构对中国在美上市公司的审计记录做调查。此外,该法案也规定,上市公司必须披露它不被外国政府所有或控制。上个月,美国参议院通过决议,将退市的期限从三年缩短至两年。

在美中关系上,总统拜登基本上延续了特朗普的强硬对华政策。他最近签发行政令,禁止美国企业与个人投资于59家涉及国防和监视技术行业的中国企业,其中包括华为以及中国三大电信公司。此外,他也将23家中国企业列入出口管制清单,其中有几家科技企业被指在新疆进行高科技监控。

持平而论,中国对跨境数据流动以及国内科技巨头垄断行为的忧虑,并非没有根据。在互联网的时代,数据的掌控与处理关乎国家的安全与利益。同样的,美国对中概股的企业治理与透明度的质疑,也不无道理。在美国上市的中概股约达250家,总市值超过2万亿美元。美国监管当局有义务保障美国投资者的利益以及美国股市的声誉。

然而,在中美战略竞争越演越烈的大背景下,中国科技企业在美国股市上市所面对的内忧外患,反映出中美两国的科技竞争已达到水火不相容的局面。中美两国缺乏互信,在各自的国家安全考量下,美国制裁中国的科技企业,而中国则致力于发展自身的前沿科技,以突破美国的制裁。

科技兴国是中国发展战略的主轴,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另一方面,美国参议院通过了《美国创新与竞争法》,计划在未来五年内扩大美国在高科技的投资,以与中国争一日之长短。良性以及开放的竞争,有利于两国的科技发展,并为全球人类谋福祉。对抗性的竞争则将拖缓两国的科技发展,并可能让全球的科技进步、繁荣创新与必要的合作都一并受阻,这个局面正在步步逼近,其他国家不得不为此做好准备。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