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放松社交赌博有利有弊

内政部将修订管制赌博的多项法令,准许家人和朋友之间在家里面对面的“社交赌博”。(图/Pixabay)
内政部将修订管制赌博的多项法令,准许家人和朋友之间在家里面对面的“社交赌博”。(图/Pixabay)

字体大小:

内政部将修订管制赌博的多项法令,并邀请公众针对修正建议提出反馈。

法令的修订对赌博的管制有所放松也有所收紧,放松的是,明文准许家人和朋友之间在家里面对面的“社交赌博”。

所谓的“社交赌博”,以人们在家开麻将局为例,这的确是由来已久的现象,一向来当局似乎没有严厉执法取缔。家人之间或朋友之间的牌局,即使牵涉到一些金钱输赢,一般也并无大碍。

打麻将也被广泛视为健康活动,尤其是社会老龄化,打麻将有助年长者锻炼脑力。麻将桌上可以促进家人之间或是朋友之间的感情,这类“社交赌博”有其正面意义,通过明文的非罪化,也是对既成事实的承认。

然而,政府正式为家庭内的小赌活动开绿灯,起了鼓励作用,可能导致其他负面反应,不可不防。

家庭牌局成了家庭中的常态,可能影响家中孩子的学习以及生活环境的安宁,导致邻里关系恶化,此外,当赌博活动超越社交性质,住家成了麻将馆时,当局的执法也不容易。

在我国的远程赌博法令下,网上的赌博,不论是社交性质或是游戏性质都属非法。数码资讯发达的时代里,远程赌博科技化,形式多样化,结合娱乐的性质,赌博与游戏分不清,容易吸引参与者在不知不觉中堕入赌博陷阱。

网上游戏不一定涉及金钱,但奖品的价值可以发挥诱惑力。新奇的网上游戏,可以让人上瘾,对数码游戏较为熟悉的年轻人是明显的目标群体。商业性质的免费游戏,在于促销产品,虽不涉及赌博,但有些促销涉及非法牟利,受害的是消费者。

此次修订赌博法令的一个目的是修改赌博的定义,以跟上时代,涵盖新兴的赌博产品。

没有一个社会可以完全杜绝赌博,赌博会以各种形式明里或是暗里存在,所谓的地下赌博活动跟网上的赌博活动已很难分清界限。智能手机上每天都可以收到非法放贷和非法赌博的信息,禁不胜禁。在一些视频分享网站上,赌博“俱乐部”广告频频出现。政府一方面以更开明的态度对待赌博,客观来说,是承认人们任何时候都存在获利的侥幸心理。另一方面,也必须加强保护在金钱诱惑无所不在的环境中长大的年轻人,防止他们因烂赌欠债而犯罪。

今年1月间,一位星展银行前客户经理由于赌球而倾家荡产,为还赌债专挑“容易骗”,又有“闲钱”的客户下手,以高回报定期存款为诱饵,卷走客户近50万元,在12项罪名下,被判坐牢33个月。他年仅31岁,本来有一份稳定的职业,因一个赌字毁了前程。

过去,教育不高的低收入蓝领阶级较容易因赌债而走上犯罪的道路,今天嗜赌问题是否出现年轻化和白领化的趋势值得关注。

我国现有的监管框架发挥了很大作用,与赌博相关罪案率始终维持在低水平,赌场罪案在总罪案中的占比不足1%,病态赌徒和嗜赌问题的比率也不高,占1%。

在综合度假胜地概念下,外国大财团经营的赌场存在多年,新加坡也累积了不少的管制经验,防止国人染上赌瘾。

尽管如此,放松社交赌博的利弊必须从多个角度来考虑,这不只是执法和治安的问题,更是涉及个人、家庭和邻里关系的社会问题。

管制的放松不能向国人传达错误的信息,“适当的赌博”的界线很难有个明确的界定,执法也不容易。所谓“小赌怡情”,小赌的标准是否有个明确的金额规定等等具体而微的细节,都应该是集思广益的公众咨询中的讨论重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