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全球冠病政治长尾值得警惕

各国民众都已经出现程度不一的抗疫疲劳。(海峡时报档案照)
各国民众都已经出现程度不一的抗疫疲劳。(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全球冠状病毒疫情近两年来的反复,不但扰乱了全球供应链,打击了各国经济,也连带导致很多国家出现社会不安乃至政治动乱。无论是实行什么政治体制,冠病疫情都是对所有政府最直接的压力测试,考验的是执政和应对危机的核心能力。因此,不仅在公共卫生和管控疫情方面,国际社会的所有成员,均无法在这波“冠病政治长尾”里独善其身。

世界卫生组织表示,用最乐观的估算,疫情恐怕还要持续一两年才可能缓解。经历了这段时间的折腾,各国民众都已经出现程度不一的抗疫疲劳,一些社会的中低阶层更因为生计遭防疫措施破坏,而陷入生活难以为继的困境。资源丰富的国家尚且不一定能克服挑战,缺乏资源的国家更是雪上加霜。如果国家体制韧性不足,再加上政府失职无能,内部的社会动乱甚至政治冲突均可能外溢为区域问题。

远在加勒比海的古巴,近日就暴发民众大规模示威,各大城市都出现规模不一的抗议人群,高喊“要自由”口号,并高举美国星条旗,有报道称当局已逮捕了至少5000人。分析指出,冠病疫情打击了古巴外汇主要来源的旅游业,社会出现严重的食品、药物、能源和基本日用品短缺。学者估计,古巴通胀率下来可能介于500%至900%。7月18日官方报道有6750新增冠病病例,31人死亡,但外界相信实际数字可能更高。

在地球另一角的南非,最近发生的暴民集体掠夺商店和民宅的动乱,至今已经导致200多人死亡,超过2500人因抢劫纵火被捕。暴动发生在南非最富裕的两个省份,集中于约翰内斯堡及德班两大城市,许多商铺被暴徒洗劫一空,大片建筑遭焚毁,损失估计10亿美元,第三季经济估计将因此萎缩3%。暴动让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许多民众纷纷组织起来武装自保,政府动员2万5000名军人恢复社会秩序。

这是这个非洲最先进的国家自1994年白人政府下台,结束种族主义政策后最大的动乱,导火线虽然是前总统祖玛因贪污和藐视法庭,被判刑入狱15个月,但真正压垮这个多年被官员贪污、部族政治、裙带关系所困扰的国家的,无疑是7月的第三波冠病疫情。南非至今的冠病患者高达230万例,死亡6万7000多人。官方数据显示,35岁以下人口失业率高达64%,疫情让更多民众活不下去。

就算在富裕国家,疫情和防疫措施也引发社会动乱,英国、法国、德国先后出现抗议封城的示威潮,美国的社会治安情况则显著恶化。《纽约时报》称,全美37座城市今年首三个月的谋杀案,同比增加18%;全国数字则是同比增加超过25%,其他暴力犯罪如抢劫、袭击和强奸等都有所上升。虽然美国疫苗接种率已接近50%,但社会对于疫苗、口罩等基本防疫措施政治争议不断,民众认知混乱,加剧社会不安心理。

新加坡的近邻马来西亚和印度尼西亚的情况同样不乐观。马国政治斗争不断,妨碍政府全心抗疫的努力,民间甚至自发“白旗”运动,让断粮的民众举白旗向邻里求救。印尼疫情在7月出现高峰,日增新病例和死亡人数屡破记录,政府的民意支持度则在下滑。关注本地疫情发展之际,我们也必须留意区域的情况。

尽管新加坡因裕廊渔港和夜店两大感染群,被迫部分收紧防疫措施,但通过提高接种率来取得集体免疫,按地方流行病面对冠病疫情的方针不变。国人对政府的信任与配合,是保持人心稳定,避免类似他国乱局的关键因素之一。然而,最近激增的新病例也在在警示,我们还是无法放松警戒。眼下,我们仍须加速全面接种以实现集体免疫,而其他国家的疫情,以及由疫情引发的次生社会和政治动乱,仍然会影响我们。面对全球冠病的政治长尾,我们只能继续保持警惕,沉着面对。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