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疫情突破防线构成新挑战

裕廊渔港暴发大型感染群,让人想起2003年沙斯疫情时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的情况。(档案照)
裕廊渔港暴发大型感染群,让人想起2003年沙斯疫情时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的情况。(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21年7月23日

裕廊渔港感染群持续扩大,我国从昨天起再度进入为期28天的高警戒解封第二阶段。在短短一个星期,本地冠病感染群从KTV夜店扩大到裕廊渔港、巴刹、小贩中心、咖啡店、滨海湾金沙赌场等,我国的抗疫防线可说全线告急。

这是我国去年暴发客工宿舍疫情以来的另一个重大抗疫挑战。巴刹、小贩中心和咖啡店是我国住宅区的核心地带,有不少年长者常客,这些场所出现大面积疫情,情况令人担忧,也再次说明冠病的防不胜防和强大传染力。

KTV夜店很可能不是这一轮疫情的源头,病毒极有可能是由外来渔船人员带入裕廊渔港再传进社区的。裕廊渔港暴发大型感染群,让人想起2003年沙斯疫情时巴西班让果菜批发中心的情况。当时有人在新加坡中央医院感染沙斯病毒后进入果菜批发中心,以致疫情在那里传开。批发中心后来暂时关闭消毒,影响了本地蔬果供应。

与果菜批发中心不同的是,裕廊渔港的病毒很可能是通过外国渔船入境的。由于渔港感染群的确诊病例没有出现症状或只出现轻微症状,因此很多鱼贩和摊主可能没有意识到自己生病而如常工作。虽然渔港已尽可能以无接触方式运作,但是闷热潮湿的环境以及活动性质,使得业者不容易严格遵守戴口罩等措施。这些因素都可能促使病毒在不知不觉中传播。

同样的,不知自己染病的鱼贩,在渔港完成采购后回到全岛巴刹、小贩中心、咖啡店、餐馆等工作,无形中把病毒散播开来,包括传到夜店。非法经营的夜店又导致冠病在不容易追踪的情况下进一步散播,这种情况就像台湾茶艺馆传染导致全台出现新一波疫情。年长者是巴刹、小贩中心和咖啡店的常客,目前还有约20万个60岁以上年长者未接种疫苗,他们很可能是这一波疫情的最大受害群体。

目前,KTV夜店感染群已有趋稳迹象;有专家预测,渔港和巴刹感染群则可能在两三个星期后才会逐渐趋稳。我们确实有必要从中吸取经验和教训,找出哪处防线是最脆弱的环节,并立即改善。裕廊渔港和樟宜机场一样是对外口岸,前者输入粮食,后者是人员跨境流动;由此可见,边境失守的威胁始终存在。

事实上,冠病疫情暴发后,当局就已加强边境、货柜港、海鲜和果菜批发中心的防疫措施。海鲜和果菜批发中心从去年2月22日开始为工作人员和访客测量体温,裕廊渔港和圣诺哥渔港一度暂时限制非鱼贩进场,夜游鱼市场的活动也早已暂停。此外,当局为进出我国的国际海运人员采取防疫措施,甚至为通过陆路入境的马来西亚货车司机接种冠病疫苗。如今看来,外国渔船是还没堵上的漏洞。寻找防范对策,以及查核是否还有其他潜在的破口,是当务之急。

另一方面,这一轮冠病疫情会大面积传开,但染病者情况相对不严重,与广泛接种疫苗有一定关系。打了疫苗的确有效降低感染冠病和陷入重症的概率,这对于年长者和慢性病患者来说是最好的生命保障,也可避免卫生体系因重症病人过多而承压。我国如今面对严峻挑战,却无须实施病毒阻断措施,是因为已有超过50%人口接种了疫苗;少了这一条件,防疫措施就得更为很严格。

不过,我们也知道,打了疫苗仍可能感染冠病,以及仍有可能感染其他人,这就使得那些无症状感染者成为社区中行走的传染源。此外,极少数已接种疫苗者仍可能陷入重症。没有人希望自己成为那少数几个百分点的其中之一,所以安全管理措施应该继续下去。个人应当自律,坚持遵守戴口罩、保持安全社交距离、勤洗手等防疫措施,集体活动如宗教、婚礼、聚餐等仍须有所限制,一些行业则需要更严格的监管。

尽管抗疫遭遇挫折,但我们别无他法,只能秉持去年对抗客工宿舍疫情的精神和毅力,化解这一波的社区大感染。同时,我们也须设法找出薄弱环节,避免疫情一再反扑,不断伤害经济活动和民众抗疫决心。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