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马国政治与疫情变幻莫测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右)与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前天率领在野党国会议员聚集于吉隆坡独立广场,抗议慕尤丁政府展延国会特别会议,并要求慕尤丁及内阁总辞。(法新社)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右)与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前天率领在野党国会议员聚集于吉隆坡独立广场,抗议慕尤丁政府展延国会特别会议,并要求慕尤丁及内阁总辞。(法新社)

字体大小:

马来西亚前首相马哈迪与国会反对党领袖安华前天率领在野党国会议员聚集于吉隆坡独立广场,抗议慕尤丁政府展延国会特别会议,并要求慕尤丁及内阁总辞。安华声称,参与抗议集会的在野党议员共有107名,再加上退出国民联盟(简称国盟)的国会议员,慕尤丁政府已失去国会过半的席位。不过,国盟后座议员理事会网站指出,参与集会的在野党议员只有64名,并批评安华只是在“装腔作势”。

慕尤丁面对的下台压力,非一日之寒。去年3月,在巫统的支持下,他领导的土著团结党以及脱离公正党的阿兹敏组成国盟,取代了执政只有22个月的希望联盟。然而,国盟在国会的议席只是稍微过半,而在国盟之中,巫统是席位最多的政党。此外,慕尤丁政府尚未在大选中获得选民的委托。

这样的政权结构,导致慕尤丁面对来自在野党以及巫统的压力。其实,去年9月,安华便声称他获得大多数国会议员的支持,推举他取代慕尤丁的首相职位。不过,安华当时没有得到国家元首的支持。一个月后,巫统恫言退出慕尤丁的国盟。慕尤丁随后要求元首颁布紧急状态条例,以对抗冠病疫情。紧急状态条例的颁布意味着国会即将休会,这间接地可纾缓慕尤丁面对的倒台压力。然而,国家元首当时拒绝这个要求。

今年1月,两名巫统议员退出慕尤丁政府后,国家元首颁布了紧急状态条例,而国会复会以及大选展延至8月1日。不过,随着冠病疫情恶化,国家元首在6月间要求慕尤丁政府尽快让国会复会,并确定开会日期。最终,首相办公室宣布国会在7月26日复会。

然而,主管国会及法律事务的首相署部长达基尤丁在国会复会时表示,内阁已经撤销了紧急状态条例,这引起了王室的不满。根据王室的声明,国家元首两次表明,对慕尤丁政府未经他的批准就在国会宣布撤销紧急状态条例,感到“非常遗憾”。

首相办公室回应时强调,根据宪法,国家元首须听取内阁的意见行事。此外,紧急状态条例也无须通过国会撤销,因为内阁已向国家元首提出这么做。不过,慕尤丁昨天却宣布,政府将在9月国会会议上提呈动议,以辩论及废除紧急条例。

这事件可能导致慕尤丁政府与王室之间就宪制问题,产生摩擦。安华指责慕尤丁政府违宪以及轻藐王室,要求慕尤丁及内阁总辞。马哈迪则批评慕尤丁在这个课题上对国会撒谎,须引咎辞职。另一方面,巫统主席阿末扎希昨天表示,他已经觐见国家元首,提呈足够的巫统国会议员宣誓书,以撤回他们对慕尤丁的支持。在马国政党政治势均力敌的情况下,王室的举动备受关注。

其实,即使慕尤丁挂冠而去,马国的政党政治与权力斗争相信还会持续发酵。安华穷毕生精力问鼎首相职位,虽频频碰到阻力,但他仍然锲而不舍。不过,安华没有获得马哈迪的支持,而阿末扎希也表示不会让希盟成为政府的一部分。此外,据报道,巫统有意推举现任副首相沙比里取代慕尤丁的首相职位。

除了政治,马国的冠病疫情发展同样令人感到忧虑。马国去年3月18日第一次实施行动管制令,关闭边境、学校与非必要服务。今年1月13日,马国进入第二个行动管制,并在6月1日实行第三轮的行动管制。尽管如此,马国的确诊病例最近每天超过1万个。从人均比例而言,马国的疫情比印度来得严重。马国较早前表示,确诊病例下跌至每日4000个就可解封。从最近的疫情来看,情况并不乐观。

疫情牵动了马国的政治与经济。虽然疫情期间实施的紧急法令让慕尤丁在政党政治斗争方面有喘息的机会,但是他也因疫情的恶化而面对反对势力的不少压力。国家元首也在疫情恶化之际,要求慕尤丁提早让国会复会。另一方面,马国财长扎夫鲁指出,今年6月1日起实施至今的第三轮行动管制令,使马国每天损失11亿令吉。

在疫情严峻之际,相信大部分的马国民众都不希望政党政治拖缓抗疫的工作。新加坡与马国是一衣带水的邻居,我们希望马国尽快摆脱疫情的煎熬,并享有政治的稳定。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