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治安执法面对复杂挑战

新加坡能够长久维护良好治安的两根支柱是:警方在公众心目中建立起高度公信力,人民也有很强守法自觉心。(档案照)
新加坡能够长久维护良好治安的两根支柱是:警方在公众心目中建立起高度公信力,人民也有很强守法自觉心。(档案照)

字体大小:

新加坡警察部队庆祝成立200周年之际,国会前天特别动议答谢警察部队多年来的贡献,朝野政党对警察部队执法效率给予高度评价,也同时指出它今后面对的复杂和非常规的挑战。

新加坡经济发展局在其官网上便以我国生活质量亚洲第一,全球第二安全城市为宣传卖点。根据调查,94%本地受访者认为晚上独自在街上行走是安全的,远高于69%的全球平均数。

良好治安是宜居城市的重要条件,副总理兼经济政策统筹部长王瑞杰指出,我国积极投资顶尖科技,以提升警方收集情报、处理高压情况对付罪犯的能力。

政府一向来不遗余力,从人力和科技投资,全方位打造新加坡作为一个安全城市的形象。

警民合作是维持治安的一个重要理念,民众协助破案的百分比在20%至30%之间。警民合作一直取得进展,去年共有5万人加入通勤者守望计划,提高一些地点的公共交通安全。

网络信息发达,对警方的办案有利也有弊,社交媒体和手机上即时上传的案发或是交通事故等等视频,提供了有利的调查线索。

但是,网络信息和视频也有以偏概全的反面效果,社交媒体甚至可能有意无意散播片面或是虚假信息。

如警方执法自我克制,费一番力气才制服暴力反抗者的视频被放上网,常引起网民的揶揄嘲弄。

更严重的是,社交媒体不时出现以假信息攻击警方的恶意行为。如今年5月间,有社交平台上传所谓的警察欺负老妇人的假信息,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随即严厉反驳,事实上是四名警察协助一位失智的老妇,还为她买晚餐。警员的随身摄像镜头画面还原了实际情况。

有关司法与执法的公平公正问题,在今天的网络时代,更是社会的关注点。公众的任何疑虑,必须得到当局的认真回应。去年轰动一时的廖文良家女佣洗脱偷窃罪名的案件,引发社会上质疑警方和总检察署在调查和立案过程中存在偏袒显赫富裕家庭之嫌。政府对此进行了内部调查,尚穆根在去年11月中发表调查结果,厘清公众的疑虑。

网络犯罪,形形色色,已成为当局一大棘手问题。

在本地的中国学生是网络诈骗的主要目标,案件频发,导致中国大使馆在去年底向本地的中国人社群发出提醒。诈骗分子冒充银行、快递公司、中国使馆、公检法等机构工作人员不断行骗。根据我国警方的数据,单在去年上半年接获的这类网络诈骗案共有220起。

新加坡人也是来自海外的电信诈骗的下手目标,本地银行和汇款服务因此提高了警惕,曾经及时阻止一些受害者蒙受金钱损失。

新加坡警察部队今年2月公布的数据显示,警方在2020年接获3万7409起案件通报,比2019年增加了6.55%,犯罪率上升主要是由于诈骗案激增,达1万5756起,比2019年增加65.1%,如果不包括诈骗案,去年罪案总数其实比2019的2万5570起减少15.3%至2万1653起。

自冠病疫情暴发以来,人们减少出门,偷窃、抢劫和破门行窃、非法借贷骚扰案和非礼案等等明显下降,网络勒索案件则增加260%。而受害者被诱导在网上镜头前作出不雅行为而遭勒索,去年通报245起,勒索总金额超过79万元,其中最高一笔达20万元。

跨境的网络犯罪需要国际间加强合作,从源头打击犯罪分子,才有助于改善情况。

新加坡能够长久维护良好治安的两根支柱是:警方在公众心目中建立起高度公信力,人民也有很强守法自觉心。两者互为因果,缺一不可。但我们不能把这些当成理所当然,随着网络的普及,犯罪活动也随着人们生活习惯的改变而数码化,这方面的执法行动也得跟上,才能继续维持这得来不易的互信关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