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南中国海浪涛再起

全球冠病疫情未有停歇迹象,西方国家近月来在南中国海动作频频,显示亚细安正陷入大国博弈场。(档案照)
全球冠病疫情未有停歇迹象,西方国家近月来在南中国海动作频频,显示亚细安正陷入大国博弈场。(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21年8月6日

全球冠病疫情未有停歇迹象,西方国家近月来在南中国海动作频频,显示亚细安正陷入大国博弈场。区域国家须谨慎行事,保持中立和定力,竭力避免陷入选边站的困境。

美国总统拜登上任半年多来,逐步处理了其前任所遗留的棘手问题,包括与西方盟友恢复关系、退出和结束中东反恐战争等;中美在阿拉斯加和天津的两轮谈判又没有发出积极信号,预示着大国博弈进入了新阶段。

近几个月来,南中国海的军事活动频繁。中国的航母战斗群在南中国海不同海域演习,美国、法国和英国的军舰及航母战斗群先后穿越南中国海,英国航母战斗群还将部署在印太地区到年底,德国和印度下来也将派军舰前来南中国海。

除了军舰,美国副国务卿谢尔曼、英国防长华莱士和美国防长奥斯汀前脚后脚地到访本区域国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则通过视频会议参加亚细安外长常年会议与扩大会议。布林肯近日也和到访美国的印度尼西亚外长雷特诺正式启动美印战略对话,承诺在包括捍卫南中国海航行自由等课题上展开合作。本月下旬,美国副总统哈里斯将访问我国和越南,白宫表明此行重点是捍卫南中国海的国际规则,加强美国的地区领导地位和扩大安全合作。这些都是美国加快“重返东南亚”的信号。

东南亚作为中国的后院,一直处在中国的影响力范围内。上世纪末亚洲爆发金融危机,中国为本区域的金融稳定提供助力;2008年世界金融危机后,中国又为本区域提供了经济复苏的机遇,也让东亚地区的经济联系更紧密。冠病疫情暴发以来,中国控制住疫情后,通过疫苗外交为本区域国家提供了不少帮助。东南亚与中国越走越近,拜登看在眼里,如今拉拢盟友高调重返东南亚,为的是与中国竞争在本区域的影响力,以重建在特朗普时代所丢失的战略地位。

正如我国总理李显龙所说的,中美两强中任何一方现在都不可能把另一方剔除,也不可能自己倒下。中美必须意识到它们必须共存,否则将陷入一段艰难时期,也不可避免地将其他国家拖下水。对很多亚洲和欧洲国家来说,中国是它们的最大贸易伙伴国,美国是它们的重要友邦或盟友,要大家在中美之间选边是难以想象的。

处在中美博弈场中,亚细安必须继续对两国保持开放,一方面发掘新的成长领域深化与中国的合作,另一方面继续对美国等其他主要伙伴国保持开放和联系。在经济合作方面,七国集团的“重建美好世界”全球基础设施计划和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互相竞争之余,也能给本区域国家带来更多高质量的投资机遇和基础设施建设。在安全方面,中国可加快推动“南中国海行为准则”磋商,争取尽快签署,为南中国海的和平与稳定作出贡献。

亚细安作为一个多边组织,过去几十年来主导的“亚细安核心”原则得到周边国家的认可和支持。亚细安须竭尽所能维持本区域的开放和包容性,竭力不在中美之间选边站,争取双方在本区域扮演各自的角色,唯有这样才能维护“亚细安核心”原则。

不过,这对亚细安来说是不小的挑战。亚细安是一个多元化的多边组织,成员国在历史和政治体制上差异性极大,社会经济上处在不同的发展阶段,有不同的需要,也面对各种棘手的问题。亚细安对缅甸政变的无能为力,凸显其在处理一些事务上的无力感,而大国博弈是另一个水平的挑战。冠病疫情又削弱了亚细安国家的经济和社会韧性,降低了亚细安在大国之间的议价能力。在这关键时候,如何抵御大国的拉扯和分化已是绕不过的问题。

美国高调重返东南亚,目前看来南中国海虽存在争议课题,但还没有重大到足以引发战争的利益和动机。尽管如此,大国在本区域的角力,使得一众小国很为难,只能步步为营,这反过来也使得大国无法真正赢得区域国家的好感与支持。

面对中美,亚细安须拿出更多努力、耐心与智慧。这个区域组织在过去半世纪,克服重重矛盾和困难,不但生存了下来,还提升了6亿人的福祉,表现让世人刮目相看;如今来到全新的变局和挑战,没有理由不能团结应对,继续掌握自身命运,续写成功故事。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