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应对气候变化挽狂澜于既倒

联合国报告指出,人类自19世纪以来由于碳排放量增加而使地球的温度升高了约1.1摄氏度。各国领袖在2015年《巴黎协定》制订的1.5摄氏度的上限,很可能在2030年就被突破,这比它之前预估的时间加速了10年。(路透社)
联合国报告指出,人类自19世纪以来由于碳排放量增加而使地球的温度升高了约1.1摄氏度。各国领袖在2015年《巴黎协定》制订的1.5摄氏度的上限,很可能在2030年就被突破,这比它之前预估的时间加速了10年。(路透社)

字体大小:

联合国政府间气候变化专门委员会发布报告指出,人类自19世纪以来由于碳排放量增加而使地球的温度升高了约1.1摄氏度。各国领袖在2015年《巴黎协定》制订的1.5摄氏度的上限,很可能在2030年就被突破,这比它之前预估的时间加速了10年。全球气温持续上升使冰川崩塌,海平面提高以及海洋生物受到威胁。此外,它也使全球出现更为广泛及频繁的极端天气,并导致人命与经济的巨大损失。

这个来自66个国家的234名气候专家团警告,全球务必在2030年之前完成碳排放量减半,并在2050年将碳排放量归零,否则根本无法将地球温度的上升控制在1.5摄氏度之内。它指出,全球暖化已经不可逆转,现在能够做的是尝试限制地球升温的速度以及极端天气的强度。

联合国秘书长古铁雷斯形容这份报告是向人类发出的“红色警报”,而且警报声“震耳欲聋”。他强调,化石燃料和森林砍伐造成的温室气体“正在扼杀我们的星球”,并使几十亿人面临直接风险。

这不是气候专家第一次对全球气温以及气候变化发出警告。但对一般人而言,2030年或是2050年似乎还很遥远,因此气候专家震耳欲聋的警告,成为荒野中的呼声。在国际舞台上,不少政治领袖基于国内经济发展的考虑,对减低碳排放量的目标虚与委蛇。在特朗普担任总统期间,美国公然退出《巴黎协定》。

然而,地球气温上升导致的极端天气,在全球多个地方所造成的破坏,已历历在目。上个月,欧洲多个国家发生洪灾,德国总理默克尔在视察灾区时表示,“洪灾规模超出想象、相当可怕,几乎没有适当的用词可以描述”。同时期,中国河南省也发生特大水灾,突如其来的洪水造成罕见的地铁站灌水事故。中国媒体为这场洪灾是“百年一遇”或是“千年一遇”而争论,反映了这场暴雨的严重性。

除此之外,极端天气也导致旱灾以及林火事件。去年7月至8月间,美国加利福尼亚州发生严重的山火事件。美国气象部门指出,加州的高温干旱季节平均至少比上世纪70年代延长了两个半月,而雷暴天气也是引发山火的原因之一。根据气象学家的研究,全球气温每升高一个摄氏度,雷击次数增加12%。加州林业和消防局当时表示,加州遭遇“历史性雷暴围困”。一年后的今天,加州再度出现“加州史上第二大的山火事件”。

极端天气肆虐不分国界,新加坡也同样面对温室气体上升导致的热浪与突发性淹水事故。在上述报告发布后,我国永续发展与环境部和新加坡气象署联合发布文告指出,新加坡过去几十年经历了城市化发展,加剧了气温上升的现象,使气温增幅高于国际的水平。此外,海平面在本世纪内持续上升的趋势已无法扭转。

其实,李显龙总理在2019年的国庆群众大会上就指出,气候变化关乎我国的生死存亡,国人应该像看待我国防务一样,严肃看待气候变化课题。新加坡是四面环海的低洼岛国,海平面上升可能淹没这个岛国的大片土地,而地底下行驶的地铁列车以及低洼地区的住宅、医院和学校等基础设施都会受到影响。他当时宣布,政府估计在百年内,我国将耗资千亿元应对海平面上升的问题。

新加坡在应对气候变化问题上不遗余力。我国是首个实施碳税的东南亚国家,并公布了2030年新加坡绿色发展蓝图。李总理表示,新加坡单靠本身无法应对全球的气候变化,但我们可以也必须贡献解决方案,那么我们才能说服其他国家减排,并致力于达致一个全球的解决方案。

碳排放以及气候变化是全球的问题,因此必须通过全球的通力合作,才能有效的应对。然而,由于各国的发展阶段不同,而碳减排触及许多既定的经济利益,因此全球至今缺乏政治决心,落实《巴黎协定》。我们希望,气候专家的警告以及极端天气在家门前所造成的灾害,能加强全球应对气候变化的紧迫感。碳排放量大的大国,更应肩负国际责任,挽狂澜于既倒。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