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航空枢纽地位面临危机时刻

我国边境关闭越久,失去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和对国际投资者吸引力的风险也越大。(档案照)
我国边境关闭越久,失去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和对国际投资者吸引力的风险也越大。(档案照)

字体大小:

英国咨询集团Skytrax最近公布2021年“世界最佳机场排行榜”,自2013年连续八年蝉联榜首的樟宜机场,跌至第三名。

卡塔尔的哈马德机场从去年的第三跃升至第一,日本东京羽田国际机场保持亚军位置。

由于卡塔尔正在筹备2022年的国际足联世界杯赛,哈马德机场的扩建工程并未停顿。尽管冠病疫情肆虐,全球旅行受阻,哈马德机场如常忙碌,并同时推出更多机场健康和安全标准。

哈马德机场将拥有全球最具特色和最奢华的航厦,到时必为国际航空界增添异彩。

Skytrax是去年8月至今年7月对来自100多个国家的旅客发出问卷调查,了解他们对全球超过500座机场在登机、抵境和过境程序,以及购物等方面的评价。调查覆盖了冠病疫情的高峰期,全球的国际机场皆受影响。

樟宜机场目前仅第一和第三大厦开放运作,从另一个角度来看,在这样的情况下,它还能维持第三的位置已算不错,但如果反应滞后,难保排名不会继续往下滑。

樟宜机场虽然失去了“世界最佳机场”的光芒,却仍旧在“世界与亚洲最佳机场职员”榜,以及“世界最佳机场(服务1000万至1500万乘客人次)”榜上位居榜首。

在“世界最清洁机场”排行榜上,樟宜机场屈居第二,排在羽田机场之后。在“最佳机场安全”的榜单上,樟宜机场第四,落后于仁川机场、苏黎世机场和关西机场。

为了表彰世界各地机场在疫情下对环境清洁与安全维护的成果,Skytrax今年也新增了“防冠病卓越奖”。一共有39个机场获此殊荣,樟宜机场是其中之一。

另一方面,在Skytrax的航空冠病安全评级中,新航集团属下的新航和酷航获得最高的五星等级,它们在190多项卫生程序,包括机场与舱内清洁、社交安全距离措施、使用口罩与消毒液等等表现特出。

在疫情中,健康为上,旅客的飞行体验已逐渐改变。如何让旅客安心,也让机场和机上服务人员放心是机场与航空业者的最大考量,谁能做到巨细靡遗,发挥更高的效率和创意,谁就能在新的竞争局面中胜出。

我国边境关闭越久,失去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和对国际投资者吸引力的风险也越大。重振樟宜机场航空枢纽地位的窗口,将随着全球疫情的拖延而日渐缩小,少了樟宜机场,其他国家的航空公司照样可以连接或是过境其他城市。卫生部长王乙康去年10月(时任交通部长)在国会中提出的警告显示,重振国际航空枢纽地位已是非常迫切。

贸工部长颜金勇前天接受彭博社电视访问时透露,我国正与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韩国等商讨试点计划,重点在商务旅游,同时探讨开放让国人到感染率较低且安全的国家休闲旅游。关键在于到了下个月,我国必须达到八成人口接种率目标。

边境开放可带动其他经济领域包括酒店、会议场所的活力,也刺激购物、饮食业等等的消费,长时间严守边境将会影响国际上对新加坡的安全信心。西方国家的疫苗接种率高,可成为我们开放边境的优先目标。不过,即使是开放也须按部就班,有规划有管控。

来自接种率高的国家的旅客,完成疫苗接种,登机前通过健康检测者落地不再需要隔离才是合情合理的安排,这也才能鼓励国际上双边对等的开放和往来。

全球冠病疫情改变了整个竞争形势,樟宜机场的全球排名下跌是一个警讯,危机感促使我国加快脚步走出严格的边境管控。卡达尔的做法值得我国参考,要维持新加坡作为国际航空枢纽的地位,我们就必须跟时间赛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