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马国新政府的当务之急

依斯迈沙比里领导的新政府当务之急是缓解疫情对民生和经济的重创。(彭博社)
依斯迈沙比里领导的新政府当务之急是缓解疫情对民生和经济的重创。(彭博社)

字体大小:

随着马来西亚国家元首昨天逐个召见支持依斯迈沙比里的114名国会议员,由他组织下一届政府的局面应该大势已定。马国政坛经历了国阵下野、希盟执政、喜来登政变、慕尤丁倒台等一系列变化后,表面上似乎又回到了由巫统执政的原点。然而,整个权力结构实际上已经重新洗牌,依斯迈沙比里政府仍然缺乏足够的稳定性。新政府当务之急,无疑是缓解疫情的冲击;如何改革政治体制,杜绝党争不断的弊端,则有赖朝野妥协合作。

慕尤丁政府倒台,恐怕有其必然之处。首先,他所领导的国盟联合政府,本身就不团结。最大成员党巫统不满慕尤丁的土团党掌权,不断予以掣肘,最终把他推翻。其次,在野阵营也反复伺机夺权,被慕尤丁篡位的马哈迪,更不惜再支持自己所不信任的安华,一再对政府发难,导致慕尤丁始终面对国会不信任动议的威胁,而失去元首的信心。最重要的是,为了安抚国盟各派,慕尤丁领导的基本是个酬庸内阁,一方面分心于权斗,另一方面也无能应对疫情,引发民怨势所难免。

疫情失控如今是马国的最大挑战,自7月13日单日新增病例突破1万起后,人数便一直刷新纪录,至今总病例逼近150万,死亡病例超过1万3000人;全国接种两剂疫苗人口占比不到四成,距离群体免疫还有一段距离。政府所订购的疫苗,目前仅三分之一到货。由于采取了封锁策略,经济和民生都遭遇严重打击。民间发起“举白旗”自救运动,援助陷入生活困境的家庭。外国直接投资在5月创下一年新低,仅4亿2900万美元,同比下跌25.4%;令吉兑美元也跌到12个月低谷,反映外资的观望态度。

激烈的党争不但削弱了政府应对疫情的能力,更引发宪政危机。巫统对慕尤丁的逼宫,加上希盟的不信任动议威胁,迫使国家元首和马来统治者会议高调介入政治。由于政党领袖表现得过度热衷权力,几次的权力切换更充满了各类阴谋伎俩,马国选民因而对民选政治人物观感欠佳。这让非民选的马来统治者站到了政治舞台中央,反而成为当下乱局中还继续保持民望的机制。马国朝野政党若不思改变,长此以往恐非马国宪政民主之福。

依斯迈沙比里临危受命,所面对的障碍不言而喻。新政府的当务之急固然是缓解疫情对民生和经济的重创,如何确保新政府能顺利开展工作,本身也是一大挑战。朝野各党能否以苍生为念,暂时搁置斗争,将是新政府成败的关键。慕尤丁在下野之前,曾抛出以政治改革换取延后不信任动议的提议,可惜不获支持。政治改革的两大要害,一是明确首相任期限制;二是确立政党政治原则,杜绝“政治青蛙”在政党间跳槽牟利的乱象。若能落实改革,或许有助于对当前的政治动荡起到釜底抽薪之效;当然,实现的难度不容低估。

马国目前陷入疫情及党争的泥淖中,挑战不下于一场举国危机。因此,朝野有必要考虑类似战时内阁的权力分享安排。在会见所有政党领袖时,马国元首也做出类似暗示。他指出,胜出的国会议员应以和为贵,主动伸手与落败者合作;胜利者不能全拿,失败者也并非一无所有。看来,朝野唯有分享权力,才能暂时平息炽烈的党争之乱,让政府能全力以赴聚焦解决问题。

权力分享的前提,除了朝野的基本互信,可能还需要有一言九鼎的政治核心。如果依斯迈沙比里无法取得足够的朝野支持,这个政治重担可能又会落到元首及马来统治者肩上。无论如何,马国人民急盼政治尽速回到正轨,以便解决疫情影响,让社会经济生活恢复正常。马国所有政治人物都不能辜负人民的期待。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