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美国应聆听东南亚的在地心声

哈里斯在美国仓皇撤离阿富汗之际,在访问新加坡和越南时重申美国对本区域的承诺,时机点显然有些不利。(法新社)
哈里斯在美国仓皇撤离阿富汗之际,在访问新加坡和越南时重申美国对本区域的承诺,时机点显然有些不利。(法新社)

字体大小:

美国副总统哈里斯8月26日离开越南,结束了她的亚洲行程。哈里斯在美国仓皇撤离阿富汗之际,在访问新加坡和越南时重申美国对本区域的承诺,时机点显然有些不利。新越两国领导人都以不同的方式,表达了不希望被迫在美中大国博弈之间选边站的立场。美国自九一一反恐战争以来,长期忽视了在本区域的经营,期间高唱“重返亚洲”,也是雷声大雨点小。如今因中国崛起而亡羊补牢,美国的重返要成功,就不能忽视本区域国家的心声。

阿富汗撤军原本就是美国奥巴马政府以来的既定国策,只是世人万没有料到,拜登政府竟然处理得荒腔走板,事前完全没有与北约盟友商议协调,导致大批美国人和盟国公民滞留,可能沦为塔利班人质,不但引发出兵阿富汗的北约盟友的愤慨,也让美国的国际威信扫地。但是,从美国的全球战略利益而言,撤离阿富汗是明智的决定,毕竟那是大量消耗美国财力与国力的无底洞;如今应对冠病疫情需要数以万亿计的拨款,越发凸显了撤离“止血”的必要性。

然而,若因此而判断这是美国霸权下坡路的拐点,恐怕未必正确。相比在西太平洋对冲中国不断壮大的影响力,美国在阿富汗的战略投入,同产出不成正比。尽管撤退得毫无章法,美国此举反而把烫手山芋丢给了战略对手俄罗斯和中国。塔利班接管阿富汗,冲击了俄国的中亚传统势力范围的稳定,更威胁中国新疆的安全形势和一带一路的布局。在给北京增添麻烦的同时,美国还能腾出手来巩固对中国的印太包围圈。

哈里斯此行意在沛公,目的相当明显。她在新加坡所发表的政策演说里,除了重申美国对亚洲地区的承诺,还不忘强调美国并不会让中国的亚洲近邻陷入选边站的两难。本世纪以来,亚洲地区因为中国的发展,已经形成了所谓“安全靠美国,经济靠中国”的格局。由美军支撑的“美国治下的和平”,保障了世界经济中心东移亚洲的过程平顺,就此而言,地区国家对美国的安全承诺自然表示支持。

但是,对于美国把中国视为战略对手而全力围堵,区域国家的立场就暧昧不一致了。虽然美国自二战以来,就在亚洲深耕细作了几十年,建立了庞大的利益网络和深厚的外交和盟约联系,但对比近在咫尺的中国,美国毕竟远在大洋的另一端。任何大国在壮大后,必然会因实力的外溢,而对周边地区造成战略挤压,中国也不例外。这是本区域国家所难以回避的地缘政治现实。因此,美国若要获得区域国家的信任,就不能不正视它们的利益诉求和战略担忧。

虽然存在南中国海主权争议,东南亚国家和中国大体上维持着互惠互利的关系。东南亚国家固然在经济上乘搭了中国起飞的快车,中国要真正成为有国际影响力的大国,也离不开东南亚国家的支持。因此,美国期望东南亚国家跟随它围堵中国,无异于缘木求鱼。若一味强求,美国收获的或是亚细安的分裂所导致的区域不稳定。这并不符合美国的利益。所以,哈里斯信誓旦旦不会要求区域国家选边站的说法,不应只是口惠。

这也不意味着美国就一筹莫展。既然对华强硬已经是美国两党共识,在兑现不逼区域国家选边站的同时,华盛顿还是可以增加筹码,在“安全靠美国”之外,为深化区域国家的向心力提供新的诱因。就如在二战后扶助日本复兴,在朝鲜战争后帮助韩国发展,以及在冷战期间助力“四小龙”的诞生,美国的市场、资金和科技,仍然对区域新兴国家存在巨大的吸引力。哈里斯宣布华盛顿有意主办2023年的亚太经合峰会,就是朝这个方向踏出的正确一步。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