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家暴并不仅仅是家事

家暴的受害者都是家庭中的弱势者,除了传统上经济无法自主,必须仰赖丈夫的女性,也包括体弱多病或生活无法自理的年长者,体障或智障者以及年幼孩童等。(示意图)
家暴的受害者都是家庭中的弱势者,除了传统上经济无法自主,必须仰赖丈夫的女性,也包括体弱多病或生活无法自理的年长者,体障或智障者以及年幼孩童等。(示意图)

字体大小:

家庭暴力工作小组经过一年半的研究和商讨后,日前总结出报告,提出了16项建议,以便更全面和多管齐下处理复杂多端的家暴问题。这些建议涵盖四大方面,包括:加强宣导和预防性措施;让受害者和公众更容易通报家暴案;加强给予受害者的保护与援助,以及让施暴者负起更多责任并加强改造机制等。

这些建议涉及宣导、教育、辅导、执法、刑罚、保护、改造等多方面的工作,落实起来,等于是须有政府跨部门的协作,也须动员全社会的所有相关力量,才能取得预期的成效。因此,即连向来只负责执法的警方人员,如今也决定扩大职能。警方将给超过3500名警员提供相关训练,让他们能更好的处理家庭暴力个案。这些动作显示政府对有关课题的重视。

家暴课题与女性息息相关,上个周末,李显龙总理在长达一年的新加坡女性发展对话会闭幕式上讲话时提到,政府接下来会通过职场机会、支持看护者,以及保护妇女的人生安全这三大方面,协助女性在社会上获得平等对待。当时他便透露,在保护女性方面,家暴工作小组将在近期内公布检讨报告,而报告中涵盖的一些建议包括为家暴受害者提供即时的援助、避免暴行一再发生,以及提高人们的意识。

21人家庭暴力工作小组由社会服务机构、非政府组织、医院和政府机构等代表组成,并由教育部兼社会及家庭发展部政务部长孙雪玲和内政部兼国家发展部政务部长费绍尔副教授共同领导。他们已把报告提呈给政府。社会与家庭发展部长马善高,形容这是一份实质性报告,涉及家暴课题的方方面面,他和内政部长兼律政部长尚穆根都表示,政府未来几周会详细研究其建议,并作出回应。

在传统观念里,家暴一般被视为家事。因此,一般人也采取少管他人家事的态度。其次,家暴也被视为家丑,家丑不可外扬,因此即连受害者往往也消极的忍气吞声,默默忍受,不愿或不敢声张。《联合早报》昨天就报道了一则黄女士忍受前夫长达20年暴力欺凌的真实个案。黄女士遇人不淑,她的遭遇令人同情。在我们这个文明社会里不应该再有类似的事件发生才对。

家暴的受害者都是家庭中的弱势者,除了传统上经济无法自主,必须仰赖丈夫的女性,也包括体弱多病或生活无法自理的年长者,体障或智障者以及年幼孩童等。一些雇主欺凌外来女佣的行为,其实也可视为家暴。家庭本应是所有成员互相照顾的避风港,出现成员恃强凌弱的事,说明其运作已经失灵。一个家庭的正常运作出现问题,的确属于家事,但却又不仅仅是家事,因为在现代社会里,家事很难完全与社会切割。

举例说,当局的研究就显示,家庭暴力即使是发生在大人身上,也可能影响目睹暴力的孩子一生。如果孩子本身经受暴力,更会影响他们的学习和人格的正常发展,形成社会问题。严重的家暴事件如果没有及时阻止,也可能酿成伤亡悲剧,这也是社会问题。

因此,工作小组的各项建议也落到实处,除了要具备适当的硬件(措施),也需有正确的软件(观念)配合,也就是说,人们必须摒除家暴纯属家事、外人不宜插手的旧观念。家暴原因复杂,有时受害者陷于无助境界,或不知何处求助,就须有人及时伸出援手,这就要求人们有同情心,在发现情况不妙时,适当介入。

有些受害者也许受到恐吓,不敢声张,就得靠亲友、邻居、医生、老师、同学等的警觉性,从一些蛛丝马迹尽早发现、举报和施救。正如小组报告所强调的,我们必须集体协力,采取主动,制止新加坡家庭里的暴力循环。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