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德日选后在外交上的变与不变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9月29日举行了党总裁选举,岸田文雄胜出,将于10月4日接替菅义伟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法新社)
日本执政党自民党9月29日举行了党总裁选举,岸田文雄胜出,将于10月4日接替菅义伟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法新社)

字体大小:

2021年10月1日

世界第三大经济体日本和第四大经济体德国,在过去几天先后举行了重要的选举。日本执政党自民党9月29日举行了党总裁选举,岸田文雄胜出,将于10月4日接替菅义伟成为日本第100任首相。德国9月26日举行了全国大选,没有一个政党拿下过半数得票率,德国由此进入漫长的组织政府谈判期。

在德国大选中,中左的社会民主党得票率领先中右的联盟党(基民盟和基社盟组成的联盟),联合左派的绿党和中右的自由民主党组织联合政府的可能性较大。不过,社民党与联盟党再次组织大联合政府,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毕竟现任总理默克尔就是与社民党联合执政的。在德国,中右和中左的分歧基本上不是特别大,双方可以就一些差异达成共识而联合执政。极右民粹的另类选择党在上一届大选得票率大涨,但这次小倒退,可能是难民涌入的问题已不比过去尖锐。

肖尔茨领导的社民党如果成功组织政府,他将取代默克尔出任德国总理。在联盟党与社民党联合执政期间,肖尔茨是默克尔内阁的副总理兼财政部长,他在竞选中突出自己是默克尔路线的继承者。虽然他们都坚持务实主义,关注经济和社会政策,但左派政党会更重视社会公平、气候变化、人权问题等。

肖尔茨新政府的外交政策走向,可能受中左路线、绿党及自民党的影响而出现微调,特别是对中美的态度。中国是德国最大的贸易伙伴,德国所有政党都关注中国,包括与中国的竞争合作、人权问题、气候变化等,只是程度上有所不同。绿党和自民党较强烈反对默克尔时代高度依赖中国市场的经济政策。

德国是美国盟友,肖尔茨对美态度也不会与默克尔有太大的不同。不过,德国左派政党传统上反对跟美国有更密切的军事同盟关系。社民党上一次执政时,总理施罗德就拒绝出兵支援美国发动的伊拉克战争。肖尔茨若执政,会在中美之间保持怎样的距离,将影响德国在欧盟乃至中美之间的角色。

肖尔茨是欧洲一体化的坚定支持者。他认为,在大国主导的世界里,单靠德国不会有什么作为,所以应该加深欧盟一体化,来实现欧洲的共同利益。事实上,从奥巴马、特朗普到拜登,逐渐使得德国、欧盟乃至美国盟友日益觉得美国不可信赖,在区域安全合作方面有必要探索自己的路。不过,德国作为工业大国,即使左派政党执政,应该不会在全球化方面走回头路,毕竟自由贸易有助德国经济增长。

日本自民党虽然换了党魁,但自民党还是执政党,也是国会众议院实力最强大的政党,可以预期日本的整体外交方向不会出现大的变化。岸田文雄的首要任务是带领自民党赢得10月下旬举行的众院选举,由于反对党不具实力,自民党要赢得大选应不难。

鉴于日本的冠病疫情依然严峻,岸田文雄的另一要务是控制疫情和提振经济。如果无法做好抗疫工作,他可能沦为第二个菅义伟。菅义伟任相一年,深陷冠病疫情和经济恶化的泥淖。日本办成疫情中的奥运会,成为菅义伟的成就,却也使他因疫情恶化而被党内抛弃。

岸田文雄曾担任外交部长四年多,被形容为“最懂得掌握外交平衡感”。虽然他是党内鸽派,但在竞选期间对中国态度强硬,表示“应对中国”会是他的首要任务之一。岸田在党魁竞选中获得主要派阀支持,他承诺延续安倍经济学,很大程度上也会延续安倍和菅义伟的对华政策。日本国内的对华舆论在中短期内应该不会出现太大变化,不排除岸田政府可能进一步追随美国,联合澳大利亚和印度等国加强围堵中国。

不过,日本和德国一样,经济高度依赖中国市场,它们很难一边配合美国对抗中国,一边扩大与中国的经贸关系,中国也不会允许它们这么做。倘若像澳洲那样被中国挤压,德日的对外贸易势必受到沉重打击。因此,德日新领导人都必须在中美之间走一条更难平衡的钢索,并以各自的国家利益为先,来调整它们在中美之间的距离。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