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路权共享须从长计议

脚踏车在本地并非新现象,不少家庭在周末都会把骑车当作休闲活动之一。(档案照)
脚踏车在本地并非新现象,不少家庭在周末都会把骑车当作休闲活动之一。(档案照)

字体大小:

活跃通勤咨询小组在10月1日向政府提呈公路安全条例检讨报告,建议规定脚踏车骑士结队在公路骑行时,车队的首尾长度限制在五辆脚踏车以内。这意味着,脚踏车队应保持最多单列五人,或双列10人。但报告不建议在现阶段为脚踏车注册及骑士须注册牌照等。报告也对其他公路使用者提出建议,如在高级驾驶理论和驾照备考手册中加入准则,列明驾车者在超越脚踏车骑士时,应保持至少1.5公尺的超车距离。

这些建议,目的是为了确保所有公路使用者的安全。由于本地公路出现越来越多的脚踏车骑士,如何更有效地分配路权,保障所有人的利益,正成为社会关注和讨论的课题。脚踏车符合政府打造“减少用车”的社会愿景,同时也贴近保护环境的理念,因此获得当局更多的照顾。在基础建设方面,除了增加设施,如在2023年将目前的脚踏车道从460公里延长至800公里;到2030年全岛的脚踏车道将达1320公里外,耗资74.7亿元的南北廊道还特地增设了脚踏车专用道。

冠病疫情带来了方方面面的冲击,影响之一,就是人们更注重通过户外活动来锻炼身体,在提高免疫力的同时,也为长时间居家上班的隔离状态,添加生活情趣和变化。因此,近段时间以来,本地公路上的脚踏车数量持续增加,不但周末如此,平日也不难看到他们的身影。然而,这对于驾车者却造成困扰甚至交通隐患。因为脚踏车速度相对车子慢,一些骑士更不顾交通规则,导致公路险象环生,甚至发生致命意外。所以,如何改善这一情况,便成为社会焦点。

脚踏车在本地并非新现象,不少家庭在周末都会把骑车当作休闲活动之一。此外,把脚踏车作为通勤交通工具者,似乎也有增加的趋势。最为显著的改变,是冠病疫情催生出来的两类新骑士。一类是在邻里把脚踏车当作谋生工具的快递员和送餐员,他们身穿颜色鲜艳的制服,在公路上冒着日晒雨淋之苦,为居家上班者或隔离病患服务。另一类则是一身运动配备的脚踏车运动爱好者。后者通常结队长途出行,有时占据一条甚至两条车道,并因此跟驾车者发生争路权的矛盾。

尽管有数百公里的脚踏车道和公园连道,这些脚踏车爱好者更喜欢在公路上飞驰,有计划地完成特定旅程,所以既有的专用道和连道,并不能减少他们使用公路的倾向。这是问题的症结之一。由于他们成群结队,也就更容易同驾车者发生摩擦。所以,咨询小组才会建议限制他们骑行的人数,以避免车队在公路妨碍其他车辆的正常行驶。如果这个建议被当局所采纳,下来要怎么有效地执法,也是公路使用者所关注的。

当然,咨询小组报告所做出的建议,基本还是反映了包容各方权利,特别是脚踏车爱好者群体的态度。必须承认的是,问题涉及不同的价值判断以及利益相互抵触的群体,要面面俱到并不容易。从报告采纳某些建议,并在现阶段不接受其他建议,就显示要解决这一难题,必须是个长期的过程。各利益攸关方有必要持续沟通,准备妥协,接受某种循序渐进的方案。甚至,一些既有的假设,如“减少用车”的社会愿景,在电动车科技突飞猛进的当下,恐怕还得重新检讨审视。唯有各方同意从长计议,才可能最终取得大家都能够接受——尽管不全然满意的答案。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