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同仇敌忾应对外来干预威胁

内政部长尚穆根强调,外来干预是新加坡最严重的威胁之一,但许多新加坡人,包括国会议员,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个威胁。(gov.sg截图)
内政部长尚穆根强调,外来干预是新加坡最严重的威胁之一,但许多新加坡人,包括国会议员,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个威胁。(gov.sg截图)

字体大小:

2021年10月6日

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案(FICA),前天在国会经过约10个小时的辩论后,最终以75票支持、11票反对、两票弃权通过。该法案旨在对付外来势力通过敌意信息宣传或利用本地代理人,干预我国的内政。

内政部长尚穆根在法案提出二读时,花了两个多小时解释立法的必要。他说,我国的种族与宗教结构很容易为他国所利用,而政府也在社交媒体上发现到越来越多精心策划的论述方式。它们看似不是宣传,但却左右人们的想法,尤其是在外交课题上。

他列举2016年至2017年,我国与一个国家关系紧张期间,外来势力通过社交媒体账户上载网络评论和视频,并通过聊天应用发布敌意的信息。接着,在2018年,我国与另一个国家出现双边问题时,社交媒体上批评我国的评论大幅增加,其中许多评论来自匿名账户,试图制造一种普遍反对新加坡立场的假象。

尚穆根指出,颠覆其他国家的行为自古存在,但互联网是更强大的干预媒介,各国也积极发展这方面的攻防能力,并把它视为海陆空军力之外的第四种作战手段。

我国政府很早就觉察到网络信息对国家社会可能造成的破坏。在2019年10月2日生效的《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作法案》(POFMA)下,政府可下令发出假信息的网站做出更正或撤下,同时规定网络平台须遵守一套行事准则,包括加强数码广告的透明度。科技公司也必须向公众披露有关内容的赞助商身份,以防止他们通过付费内容达到某些政治目的。

在前天三读通过的FICA,进一步把监控的对象扩大到干预我国内政的外国势力以及本地代理人。在这法令下,内政部可将个人或组织列为“具政治影响力者”,要求他们披露与外国实体的关系。此外,内政部长有权要求接获指示者协助调查和对付敌意信息宣传,这包括敌意宣传媒介的全球网络平台。

尽管朝野双方都不认同外来势力干预内政的做法,但反对党在国会辩论中批评新的法案赋予政府太大的权力,并指法案的推出过于仓促。此外,它们也认为,政府应将该法案下的上诉案件交由法庭进行司法检讨,而不是交由政府委任的审查庭处理。

尚穆根在回应时指出,有关FICA的讨论早在三年前就已开始,当时政府成立了特选委员会,征求公众对防止网络假信息的意见。此外,司法检讨该法案的上诉案件,可能会导致情报的泄露以及危及情报提供者的安全。

他表示,与内部安全法等法律相比,FICA并未赋予内政部长更大的权力。其实,与内安法不同,抵触FICA者不会在未经审判前就遭拘留。

尚穆根强调,外来干预是新加坡最严重的威胁之一,但许多新加坡人,包括国会议员,还没有完全意识到这个威胁。他说,与我国面对的巨大外部威胁相比,授权内政部长发布指示的新法案更像是把“玩具枪”。

对任何国家来说,预防外来干预的症结与难点在于,试图干预他国的外来势力往往在隐蔽的情况下操作,普通民众难以了解它们的运作方式、它有别与正常国际交流的特征,以及所可能造成的破坏。而在现代民主社会里,“攻心”又是最重要的战役,足以对一个国家的氛围、社会认知造成很大影响。政府以及内安局官员站在前线,熟知外来敌对势力的诡诈与威胁。但是,碍于外交利益的考量,有关当局经常有口难言。因此,不在前线的国人,也就难以想象外来势力干预的威胁。

要全国上下一心应对外来势力干预,就必须缩小这个认知的落差。在这方面,沟通与信任至关重要。在情况许可下,政府可向民众更具体说明外来势力干预的个案以及它的运作方式与企图。这有助于国人提高警惕,避免掉入陷阱。它也能让那些不在前线的人,对外来干预的威胁有更全面的体会。

另一方面,即使尚穆根也不讳言,新的法令存在被滥用的风险,但它是当局在应对外部威胁和制衡政府滥权之间所能取得的最佳平衡。他保证,言论自由与商业活动只要公开透明,就不会受到新法令的约束。在来临的日子里,政府秉公及透明地执行新的法令,将有助于扫除新法令被滥用的疑虑。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