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从面簿吹哨人事件看数码通识培养

社交媒体巨头面簿的前雇员豪根在美国参议院供证,指责面簿唯利是图,经常做出置商业利益于用户安全之上的决策,旗下网站和应用危害青少年、制造分裂且削弱美国民主。(路透社)
社交媒体巨头面簿的前雇员豪根在美国参议院供证,指责面簿唯利是图,经常做出置商业利益于用户安全之上的决策,旗下网站和应用危害青少年、制造分裂且削弱美国民主。(路透社)

字体大小:

2021年10月8日

社交媒体巨头面簿的前雇员豪根在美国参议院供证,指责面簿唯利是图,经常做出置商业利益于用户安全之上的决策,旗下网站和应用危害青少年、制造分裂且削弱美国民主。面簿所面对的指控是否违法,目前不得而知,但美国两党议员在听证会上罕见立场一致,认为面簿必须作出改变。新加坡作为社媒渗透率非常高的社会,也须警惕社媒越来越强大的影响力。

面簿近年来频频发生这类置商业利益于用户安全之上的丑闻,但美国政府和国会并未做出能实质改善社交媒体环境的立法或修法。面簿此前发生剑桥分析滥用用户数据的事件后,与美国政府达成50亿美元罚款的交易,美国国会最终并未立法管制面簿的行为。

通过反垄断分拆社媒或许是值得思考的路向之一。如今从美国到中国,都在设法管控互联网巨头。美国众议院月前推出五份反垄断立法草案,剑指谷歌、亚马逊、面簿和苹果四大科技巨头。这些立法旨在限制它们作为平台守门员的角色和在数码市场的主导地位。中国则对阿里巴巴和腾讯的垄断行为开罚。

不过,美国的立法进展如何还是未知数。面簿每年花费过千万美元用于政治游说,要立法加强监管面簿面对一定的阻力。此外,监管科技企业也涉及复杂的技术问题,增加了立法难度。面簿总裁扎克伯格2018年参加参议院听证会后,有媒体评价美国参议员并不怎么知道面簿到底在做些什么。美国立法议员跟不上互联网科技的发展脚步,难以立法限制社媒的冲击。

本地有多达496万个活跃社媒账户,占总人口的84.4%,远超出全球平均的53.6%。这么高的社媒渗透率,使得新加坡高度关注社媒的影响力。社媒作为一种平台,可以为所有人所用,包括老百姓、政治领袖、公共部门、公司企业、对新加坡有敌意或特定目的的其他政府或非政府组织。因此,我国近年来制定《防止网络假信息和网络操作法》(POFMA)和《防止外来干预(对应措施)法》(FICA),旨在阻止有目的人士或组织利用社媒影响我国社会与政治议程。

我国这么做是有必要的。在2018年初的网络假信息听证会上,面簿、谷歌、推特和亚洲互联网政策组织的代表,一致反对我国政府立法约束科技公司。他们认为改善内部措施、教育公众提升分辨真伪的能力,以及加强与政府沟通合作等方式,才是控制虚假信息传播的有效途径。

然而,如果没有立法,单靠社媒平台的自我约束,是很难有成效的。社媒是跨国企业,必然以股东和商业利益为先,很难要求它们在不同国家设定不同的准则自我约束。事实上,社媒没有得到选民赋予的权力,不应该自订涉及政治、社会、道德等等规则,它们只能受营运地的法律管制。

当然,我们除了支持立法管制社媒,也主张应当加强国民的数码与媒体通识。在社媒上传播的信息内容与种类何止成千上万,有的真,有的假,有的真假参半;有的旨在影响消费行为,有的立意影响政治议程,有的蓄意分化社会,有的要散播极端思想。立法的确很难完全消除社媒方方面面的负面影响,最终仍须依靠用户的智慧——也就是自身建立起足够“免疫力”。

社媒是一连串的程序演算,会根据用户的喜好源源不绝推送用户喜好的信息与内容,所以受众必须懂得对所接受的内容作出判断。我们要做一个明智的社媒用户,例如主动搜寻推送内容以外的其他内容和信息,做到“兼听则明”。公共教育方面,有必要教导民众学会分辨真假信息,判断平台上传播的内容可信与否。

不管是在现实生活,还是在社媒或聊天群里,我们总会跟志趣相投的人在一起;但社媒演算逻辑的推波助澜,容易让人变得闭塞和走向极端。因此,培养数码与媒体通识,让老中青民众都知道如何在网络世界开阔自己的眼界,是越来越急迫的工作。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