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敏锐掌握绿色经济商机

温室效应导致气候极端变化,也推高了海平面。(法新社)
温室效应导致气候极端变化,也推高了海平面。(法新社)

字体大小:

温室效应导致气候极端变化,也推高了海平面。对于新加坡这个低洼的小岛国而言,海平面上升可淹没我国的大片土地,对我国是个生死存亡的课题。因此,我国不遗余力推动绿色经济的发展,也从中寻找商机。

美国咨询公司贝恩、微软与淡马锡控股最新的研究报告显示,东南亚未来10年的基础设施投资需要2万亿美元的融资,以朝可持续发展转型。这不能仅靠政府的资金投入,而必须透过公共和私人领域相互合作和混合融资,才能填补资金的缺口。

新加坡作为金融中心,在绿色经济融资方面,可扮演积极有用的角色,而绿色经济也有潜能成为我国的新增长点。美国资金管理公司贝莱德的主席兼总裁拉里·芬克表示,新加坡是本区域最成功的经济体,它应该协助新兴经济体达致零碳排放的目标。他指出,对这些经济体而言,可持续发展转型是痛苦的过程,而对资金的需求也非常殷切。

绿色基础建设项目的投入大、回收期长,而风险也很大。私人资本的逐利性,使它们较难对投资回报率较低的绿色经济发展项目进行投资。在这个情况下,公共资金的投入起着引导的作用,从而吸引私人资本参与这些投资。然而,绿色经济还处于草创的阶段,而新加坡也正在建构一个完整的绿色金融生态体系,以推进本地与区域的绿色经济。

由于绿色经济的融资需求大,因此绿色债券的发行是绿色金融生态体系的重要一环。财政部最近设立了“绿色债券计划办事处”,以与法定机构合作制定绿色债券的发展框架。此外,金融管理局发起的绿色金融工作小组,也为本地金融机构制定绿色投资分类法以及绿色项目的审核标准,并积极参与亚细安国家在这方面的努力。

财政部长黄循财日前在一个论坛上表示,私人投资对于何谓“绿色”或“转型”项目,需要更明确与一致的定义。新加坡将积极参与发展一个区域以及国际认可的绿色项目分类方式,以加强投资者的信心。其次,新加坡也将通过科技改进信息的获取、素质与可比性,以协助企业、金融机构与投资者衡量绿色项目的进展是否符合可持续发展的目标。

另一方面,它将确保信息披露符合全球的标准,以协助投资者投资于真正的绿色企业,而不是那些打着绿色旗帜而实际上是污染的“漂绿”项目。

黄循财表示,除了绿色债券,政府将扩大碳信用市场,以扩大绿色经济的生态系统。由淡马锡控股、星展集团、新交所和渣打集团联合推出的碳交易所,就是其中一个例子。他说,目前的碳市场相当分散,而且相当复杂。亚洲将来需要一个大型、完整、透明、可验证以及亲环境的碳市场。在这方面,新加坡有潜能发展成为区域的碳服务与交易中心。

在本区域,新加坡在绿色经济的发展有先行者的优势。此外,我国的融资能力,也可协助区域填补资金的缺口,并为私人投资带来经济的回报。除了融资之外,绿色经济的发展仍然还有许多空白须要填补,包括发展一套国际认可的审核标准以及风险评估。

正如刚刚卸任淡马锡控股首席执行长的何晶所说的,应对气候危机的努力并不是一项成本,而是可以带来实际回报的投资。随着全球转向洁净能源和其他可持续方案,这也会创造数百万份新工作。她呼吁政府和投资者把资金投入绿色基础设施,向净零排放经济转型的同时,也应向散户投资者提供这类新的投资机会,让他们为退休生活或为孩子进行投资。

当应对气候危机能带来实际的投资回报时,碳零排放的目标就不再只是空谈。新加坡若能在绿色经济中为投资者创造价值,并同时对可持续发展项目做出贡献,将可大大提升国家的竞争力与国际形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