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推迟上课时间不保证充足睡眠

推迟上课时间是否就能增加学生睡眠的时间?(李健玮摄)
推迟上课时间是否就能增加学生睡眠的时间?(李健玮摄)

字体大小:

2021年10月15日

教育部正在进行两项与睡眠有关的研究,探讨影响学生睡眠时间和睡眠质量的因素,以了解推迟上课时间是否可以让学生有更充足的睡眠。这个关乎许多家庭的消息一经宣布,立即引起热议。

目前,学校多数在早上7时30分开始上课,学生要在6时起床准备上学,住得远的甚至要更早出门搭地铁巴士。学校多数在下午1时许放学,学生下午有许多活动,包括课外活动、补习课、增益课等,回到家已是下午5时许、6时,甚至更迟,晚餐后做功课,最后可能临近午夜时分才上床。

如果把上课时间推迟半小时或一小时,早上8时或8时30分开始上课,就和成年人上班或大学生上课的时间接近。这也许更符合人的生理时钟。所谓日出而作,日落而息,新加坡的日出时间介于6时45分至7时15分之间,不考虑当下疫情管制因素的话,成年人多数在这个时间起床准备出门工作。如果晚上能在午夜前后入睡,就有相对充足的七小时睡眠。

不过,延迟上课时间的确会影响一部分父母的上班时间,因为得送孩子上学后才能上班,而且上学与上班时间重叠,公交和路上交通必然更拥挤。因此,延迟上课时间的确会有广泛的影响。

推迟上课时间必然会推迟放学时间,以及下午和晚上的日程,最终上床的时间很可能也会延迟。这就回到终极问题:推迟上课时间是否就能增加学生睡眠的时间?

学生要有更好的学习效果,如何安排自己的课余时间成了关键。教育部应该研究的,是大多数学生一天的时间表:下午和晚上做些什么,时间花在哪里,有哪些活动可以减少、停止或增加。时间用好了,晚上才能早一点上床。

现代人的生活和过去很不一样。二三十年前没有手机,互联网也还远未普及,入夜后活动不多,也许晚上10时就可以不受干扰地就寝。如今,互联网和各种现代科技给生活提供了诸多不受时间限制的娱乐和休闲便利,时间普遍不够用。学生则一方面可以花更多时间在网上学习,另一方面也要抵御互联网和社交媒体带来的各种会浪费时间的诱惑。

《联合早报·交流站》有读者投函指出,现在的学生面对庞大的压力,小学离校考试、O水准和A水准像一座座大山,每一个科目要考的,和教师要教的内容似乎越来越多也越难。以每年的会考为例,数理科总有一些高水平的考题,以鉴别学生的水平,学生为了培养解题能力,平日得花更多时间训练。这种考核方式一年比一年复杂,学生要花在训练上的时间一年比一年多,家长对孩子的期望值一代比一代高,学生面对的压力一代比一代大,整个社会恐陷入内卷而不能自拔。

事实上,学生的繁忙课业只是提前体会成年人的忙碌工作日程。新加坡作为没有天然资源的发达国家,最重要的资源就是高水平的劳动力队伍。最近英国一家床褥制造商公布的疲惫国家排行榜,在15个国家当中,新加坡人一年平均工作2238个小时,排第二,每天平均花七小时上网,排第三;换言之,我们每天只剩约八个半小时做其他事情,包括睡觉、通勤、休闲等。长时间工作的成年人成就了今天的新加坡,学生长大后会延续我们的努力,继续谱写新加坡的成功故事,但也可能一代接一代跳不出“疲累陷阱”。

我们面对的竞争日益激烈,要培养优秀的人才,就要花更多时间在学习上,一天八小时的睡眠成了仅剩可以挤压的时间。除非我们从此改变观念,坚持睡眠时间不能缩减,只能调整剩余的16个小时,否则新加坡人“不够睡”的问题将永远存在。

如何增加学生的睡眠时间,乃至提高学生的睡眠素质,是一个牵涉广泛的问题,也许需要不同领域专家、多个公共部门和整个社会的集思广益,更需要个人的心灵反思——包括我真正要追求什么,付出又该多少,值不值得?而这种种付出,当然包括了越来越少的睡眠时间。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