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经济不尽早解封代价沉重

本地保民生的压力已经持续累积,在确保疫情不失控之际,还必须避免更多人丢失了生计。(海峡时报档案照)
本地保民生的压力已经持续累积,在确保疫情不失控之际,还必须避免更多人丢失了生计。(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随着近段时间本地新增冠病病例持续维持在两三千人的高位,重症住院和急需加护治理的病人也在增多。尽管政府已经预见到这一情况,并相应收紧防疫措施,这突如其来的指数性病例增长势头,仍然导致公共医疗资源面对压力;社会也因此开始产生恐慌心态,一些民众希望延长甚至提高防疫措施,以免情况失控。然而,在保生命的同时,另一端的保生计目标不容忽视。已经有更多家庭申请公共救济,加上全球通货膨胀压力显著,都可能对民生造成严峻的冲击。

全球各国经历冠病的几波袭击,期间反复收紧放松的防疫措施,都让各自的经济遭到程度不一的打击,新加坡也不例外。虽然最近的经济数据显示了复苏迹象,但并非所有人都水涨船高,尤其是面向内需的行业和员工,不少家庭仍然面对捉襟见肘的困境。社会及家庭发展部在答复本报时指出,今年1月至6月平均每月收到200份英勇基金的申请,今年8月1日放宽申请条件后,当月就收到了大约1800份申请。

由社区筹款设立的英勇基金,自去年疫情暴发以来,除了帮助染疫的医疗和前线人员,也帮助受疫情影响的低收入家庭,让他们获得一笔500元至1000元不等的现金补贴,住户收入越低,补贴就越高。不仅低收入群体生活不易,一些中高收入阶层家庭同样不能幸免。社会及家庭发展部的数据显示,上个财政年经由社区关怀计划,获得中短期援助的三房式至公寓式组屋住户比率,从42.1%回升至44.9%,受惠家庭超过1万6000户。

此外,也有更多就业人士在疫情期间向当局求助。上个财政年获得中短期援助金的家庭中,有四分之一的主要申请者仍然就业,比前个财政年的22.3%略高。换言之,就算还没有失业,一些家庭的收入,已经因为反复松紧的防疫措施而减少,使得家庭财务入不敷出而必须寻求帮助。雪上加霜的是,由于全球供应链受到干扰及能源价格上涨,本地居民下来将面对通货膨胀的生活压力。电费和燃气费已经率先涨价。

金融管理局也调高了通胀预期;为了控制输入型通胀对民生的影响,金管局决定让新元升值,将新元名义有效汇率升值坡度略微调高。全球多国的央行越来越担心,通胀压力持续的时间,可能比预期的还长。美国、挪威、巴西、墨西哥、韩国和新西兰等已开始收紧货币政策。因此,如果新加坡不尽早恢复适当的经济活动,更多居民将面对收入减少及生活费上涨的双重打击。

当然,疫情失控的风险依然不能忽视,虽然新加坡的疫苗接种率已经提高到84%,但需要输氧和入住加护病房的病患人数还不断增加。政府因而一再强调,开放经济的步伐将根据疫情发展不断调整,不会冒然放开;然而,往开放经济的方向前行的做法也不会改变。因为除了保生计的考量,民众的集体心理影响同样必须考虑在内。如果长期处于对疫情的恐慌状态,恐怕容易滋生非理性的恐惧心理,干扰社会生活恢复正常。

据报道,泰国一项民调意外发现,虽然绝大多数的企业主和雇员,支持政府11月1日允许已接种疫苗的外国旅客入境的做法,近六成受访者却因担心疫情扩散而反对。旅游业在2019年占泰国国内生产总值的21.9%,2020年的占比因疫情下挫至6.78%。民众对于疫情扩散的担忧不是没有道理,然而面对染病或饥饿的两难,任何政府都不能束手无策,坐以待毙。本地保民生的压力已经持续累积,在确保疫情不失控之际,还必须避免更多人丢失了生计。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