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确保我国电力市场的韧性

一个有韧性的电力市场,有赖于监管当局以及相关企业对长期电力的动态供需情况,做出精准的判断。(海峡时报档案照)
一个有韧性的电力市场,有赖于监管当局以及相关企业对长期电力的动态供需情况,做出精准的判断。(海峡时报档案照)

字体大小:

2021年10月20日

能源市场管理局从2018年11月开始,逐步开放电力零售市场,为消费者提供更多的选择。到了2019年5月,全岛的商业以及家庭用户都可选择零售电力供应商,并享有比新能源集团较优惠的电费。截至今年4月底,新加坡共有49%的家庭用户,与12家零售电力供应商签订供电合约。

然而,在全面开放零售电力市场不到三年的时间,至少有四家零售电力供应商最近相继宣布退出市场,而有些已停止接收新客户或终止用电量高的账户。其中,在家庭用户零售电力市场占有13%份额的iSwitch宣布,它将在下个月停止运作。

能源局表示,全球天然气价格飙涨、本地用电需求高于往常,再加上印度尼西亚输送至本地的管道天然气供应量缩减,导致电力批发市场的价格猛涨。

许多零售电力供应商在促销期间,为了争夺市场占有率,与客户签订固定价格配套或是比管制价格更低的配套。电力批发市场价格的激烈波动,使零售电力供应商无法做出适当的对冲。

有分析员指出,单仅过去两个星期,零售电力供应商已损失数千万元。那些本身没有发电厂的零售电力供应商,受到的冲击最大。此外,随着零售电力供应商相继离场,零售电力市场的竞争将减少,而消费者恐怕再也很难享有像目前那样高达两三成的电费折扣配套。

这一轮的电力批发市场价格激烈波动的原因,除了天然气价格飙涨之外,也包括管道天然气供应量缩减以及本地用电需求异常的高。电力供应以及价格的稳定关乎能源安全问题,监管当局以及业者有必要加强电力供需的预测能力,以打造一个更具有韧性的电力市场。

在2010年至2012年期间,电价上涨激起发电厂投资以及扩充产能的热情,连本土成长的水处理公司凯发集团也涉足发电行业。发电产能剧增导致供过于求以及批发市场的电价下跌,使发电厂蒙受巨额亏损。凯发集团也因投资发电行业失利而走向清盘之路。

发电产能持续过剩以及电价下跌,使发电公司不愿做出新的投资,并通过翻新、封存或拆除发电厂减少产能。在2019年,我国的发电产能削减了1250兆瓦,去年再缩减1650兆瓦。我国今年的发电产能估计达1万零280兆瓦。

我国目前的发电产能仍然供过于求。不过,能源局表示,我国接下来10年的电力需求复合年均增长率估计是2.5%至3.1%,比2011年至2020年的2%高。它指出,我国到了2025年可能需要增加发电产能。

其实,由于数据中心的耗电量大,政府已暂停发放土地建设新的数据中心。据贸工部的数据,去年数据中心的电力消耗量占我国总电力消耗量的7%。到了2030年,这占比估计达12%。随着5G、物联网以及人工智能的发展,许多国家都争取数据中心的发展项目。我国在电力供应方面提早部署,将能更快地掌握商机。

我国通过天然气、太阳能、新兴低碳替代能源以及区域电网四大供电来源,确保电力供应的稳定。人力部长兼贸工部第二部长陈诗龙医生今年3月在国会上承诺,政府将竭力确保能源供应的稳定性、可负担以及可持续性。他形容这是能源供应的三角难题,而政府将通过再生能源的使用,确保电力系统有效,并减少价格的冲击。

再生能源以及新兴低碳替代能源的广泛使用,需要一段时间,而且成本也相当高。从区域输入电力,也正在草创的阶段。我国目前95%的电力供应来自天然气发电,在可预见的将来,我国的电力供应仍然依赖外国入口的天然气,而天然气的价格不在我国的掌控之中。因此,在电力供应方面,我国仍然必须在供应稳定、电费可负担以及环境可持续发展的三角难题中,求取平衡。

能源局昨天发布文告指出,它今年早些时候已在原有的两家天然气进口商之外,再委任多两家进口商,以确保天然气的供应。它也将建立备用燃料设施,让发电公司在需要时使用。此外,它表示会密切关注电力批发市场,并在必要时进行干预。这是权宜之计。一个有韧性的电力市场,有赖于监管当局以及相关企业对长期电力的动态供需情况,做出精准的判断。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