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论:缅甸问题解铃还须系铃人

为期三天的线上亚细安峰会没邀请缅甸政治代表出席,因此,缅甸军人政府领袖敏昂莱无法与会,成了亚细安有史以来首例。(路透社)
为期三天的线上亚细安峰会没邀请缅甸政治代表出席,因此,缅甸军人政府领袖敏昂莱无法与会,成了亚细安有史以来首例。(路透社)

字体大小:

为期三天的线上亚细安峰会前天落幕,此次峰会最引人注目之处,是会前决定不邀请缅甸政治代表出席,因此,缅甸军人政府领袖敏昂莱无法与会,成了亚细安有史以来首例。

有论者以为,亚细安此举违反了《亚细安宪章》中最重要的不干涉成员国内政的条文,开了一个先例。事实不然。敏昂莱落得如此下场,一定程度上可以说是自己打错了算盘。原因是他在今年4月受邀出席在雅加达举行的亚细安特别峰会,当场接受了化解缅甸危机的五点共识,或许以为可以此作为缓兵之计,拖延时间,不料反而给自己将了一军。

敏昂莱同意的五点共识是:停止暴力镇压、与相关各方进行建设性对话、委任一名亚细安特使促成对话、接受人道救援,以及允许特使访问缅甸。特别峰会是专门为缅甸问题而召开的,缅甸军政府本来可以借此作为一个下台阶,可惜它错过了这个机会。

敏昂莱在今年2月1日以选举舞弊为由,发动政变夺权,推翻了此前几个月在大选中再次获胜执政的全国民主联盟政府,并逮捕了翁山淑枝等领导人,控以各种莫须有的罪名,引起国内民众强力反弹,四处抗议,军队镇压结果造成千余人死于非命,也招致联合国和国际舆论同声谴责。这是亚细安罕见的召开特别峰会的背景。

不过,缅甸军政府过后并没有履行许下的承诺,也拒绝让亚细安特使到访和会见反对派领袖翁山淑枝。这显然给其他亚细安成员国提供了机会。违背通过共识达致的承诺,成了本届峰会把敏昂莱排除在外的理由。我国总理李显龙就指出,“(化解缅甸政治危机达致五点共识)这个工作进展缓慢,对缅甸人民和亚细安作为一个基于规则组织的信誉,造成了负面影响。”

在亚细安决议不邀请缅甸政治代表出席峰会后,缅甸军政府曾宣布释放超过5600名政治犯。不过,翁山淑枝等前民选政府领导人并未获释,有些人在获释后不久再度被拘留。军政府此举显然是为了缓解国际压力。不过,直至峰会前,亚细安缅甸问题特使埃里万尤索夫(文莱外交部第二部长)仍然无法成行。亚细安的调解努力因此也一筹莫展。

不过,亚细安这回毫不留情,已向缅军政府释出非常明确的信号,亚细安不会让缅甸拖住前进的步伐。这应足以促使缅甸军政府认真反思,不能再负隅顽抗,必须回归五点共识,否则将进一步陷于孤立。而僵局和乱局持续也可能给缅甸带来更大的灾难。一种可能是迫使更多人走上武装反抗的道路,进而引发内战。另一是随着经济的急速恶化爆发人道危机。军政府的外交部本周二晚发表的声明,表示将会与亚细安建设性合作,包括实行五点共识,显示军方立场已有所软化。

缅甸政变至今已10个月,但军人政府始终无法平息乱局,更有甚者,被强行推翻的民选政府和其他反对派已组成了民族团结政府,并宣称在国际上有权代表缅甸,要求派代表参加本届亚细安峰会。这其实也成了亚细安拒绝敏昂莱出席峰会的一个很好的理由。

随着峰会结束,柬埔寨将接替文莱成为下届轮值主席国。柬埔寨也表明,会委任新的缅甸特使,明年初就开始工作,继续推动缅甸军政府与反对派展开对话。与此同时,联合国也委任了我国社会学者诺琳·海泽博士(Noeleen Heyzer)出任联合国缅甸事务特使。海泽长期在联合国工作,主要负责亚洲与太平洋地区的事务。希望外界这些新的努力,能给缅甸僵局带来新的转机。但解铃还须系铃人,缅甸军方和反对派能否为国家利益着想,相互妥协,才是解决问题的关键。

LIKE我们的官方面簿网页以获取更多新信息